h1

Diigo newsmarks 09/17/2008

九月 17, 2008
  • tags: x学者行使知情权, s申请追踪, y研究机构推动公开, g公共企事业单位公开, z政策落实立法, x下位法篡改上位法, s申请人资格

    • 5月30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沈岿、陈端洪提交的三份政务信息公开申请表被送至北京市发改委,其申请公开的信息皆为“首都机场高速公路的投资总额及其中贷款总额;其收费依据;1993年通车至今收费总额及其去向。”
    • 此前的5月28日,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已受理了其内容相同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
    • 据记者了解,首都高速公路当初立项时定位为“政府收费还贷公路”,其特征是不以营利为目的,贷款全部还清后就应停止收费。但建成收费三年多后,北京市政府把该公路的性质改为“经营性公路”,并把该公路资产注入政府所属的香港上市公司,并重新核定了30年的收费权,其实已赋予该公路以盈利目的。
        在北京,与上述案例类似的还有京石(北京至石家庄)高速公路北京段等三条已收费3至12年的“政府收费还贷”公路。这些高速公路于1999年被划转给北京市新设立的首都公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变为“经营性公路”,并重新批准收费30年。
        学者指出,北京市以上做法,其实已把“收费公路”当作融资平台,以收取公路通行费为手段,谋取地方政府及其所属企业的收入。但由于当时相关法律法规对公路经营权转让缺乏明确的规范,因此上述做法被审计署认定为“虽不合理但不属违法违规”。
    • 十多年来,这些公路的收费及其流向等信息并未向公众公开。近年来,曾有一些公民多次要求相关政府部门公开上述信息,但都以失败告终。2005年,律师胡凤滨告首都机场高速收费不合理案最终败诉。但法院部分认可其起诉理由,并向北京市有关部门发出司法建议函,建议对高速公路收费建立监督机制和相关信息公示制度等。
    • 同时,我们正在进行一个有关收费公路政策研究的课题,也需要相关的信息。”王锡锌表示。
    • “政府信息公开”的主体,不仅限于行政机关,还包括履行一定公共职能的组织和政府拥有或设立的公共企事业单位。
        《条例》明确规定,法律、法规授权的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公开政府信息的活动,适用本条例;教育、医疗卫生、计划生育、供水、供电、供气、供热、环保、公共交通等与人民群众利益密切相关的公共企事业单位在提供社会公共服务过程中制作、获取的信息的公开,参照本条例执行。
        王锡锌指出,上述公共企事业单位,多数为事业单位或垄断国企,直接涉及广大民众的切身利益,其相关信息公开更不能被忽视。首都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就属于此类,当然是相关信息公开的义务主体。
        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政策层面对公共企事业单位的信息公开尚无明确的规定。4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国办发〔2008〕36号,下称“国办实施《意见》”)。但该文件只是要求,在今年10月底前制定关于公共企事业单位信息公开的实施办法。
        王锡锌认为,《条例》生效之日,公共企事业单位的信息公开义务就已经产生,实施办法只不过是要具体规定相关操作细节。他表示,如果不能顺利获取其申请公开的有关信息,他们将会依照《条例》规定的救济渠道举报申诉,不排除提起行政复议和行政诉讼。
    • 依照《条例》第十三条,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这实际上是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人,应“与申请公开的信息有利害关系”。
        不仅如此,上述“国办实施《意见》”还提出,“行政机关对申请人申请公开与本人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无关的政府信息,可以不予提供”。
        对此,诸多学者都认为,这种对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人资格的附加条件,同《条例》的宗旨和原意相背离,可能造成诸多消极后果,尤其会对一些因公共利益需要的信息公开申请造成障碍,应该适时予以修改。
    • 在王锡锌看来,事关公共利益的政府信息涉及很多人,由于大多个体存在“搭便车”心态,可能造成申请信息公开的动力不足,从而损及公共利益。实际上,法律不应限制来自民间组织、研究机构、热心公益的人士等申请涉及公共利益的政府信息,还应当为此提供法治保障。
    • 由其担任主任的北京大学公众参与研究与支持中心,在5月17日启动了一个名为“政府信息公开公众支持”的项目。
        该项目已开通了一条咨询热线(010-62757286),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申请政府公开有关信息提供法律和技术方面的帮助和支持。据记者了解,上述热线电话开通后10天左右,已接到全国十多个省市的40多例政府信息公开的咨询。
        “作为研究行政法治和宪政的学者,我们不只是政府信息公开的旁观者,也应是行动者。”王锡锌如此解释他和两位同事的上述行动,“我们期望以公众关注度高、涉及公共利益的案例来推动政府信息公开,让政府信息公开制度为更多的人所知所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