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2/29/2008

十二月 29, 2008
  • tags: f非官方媒体, p评论, s深圳, s审计, x新闻综述, y预算决算

    • 在做了两届人大代表后,身为市人大预算审查小组副组长的她仍然觉得不容易提出“较深入的问题”,“因为预算都是以事定钱,你不知道事(权)在哪个具体部门,预算监督时就可能出现很大的误会”。

      郑学定一语道破了“审不清”背后的实质:由于财政部门的总预算并非独立制定,而是依赖于各部门提交部门预算的汇总,而各预算部门在“项目经费和专项资金”的预算制定中,通常是先申请经费,花了多少钱在来年的结算里再报告,实质上违背了预算监督的“事前审查原则”。

    • 在这种预算程序下,真正能够发挥监督作用的只能是“事后审查”,也就是政府审计。“现在做得比较好的是审计报告公开,深圳的预算审计报告在网上都可以查到。”郑学定向南方周末记者说。

      也正是在这一独特的财政体制下,90年代末随着公共财政改革启动而刮起的“审计风暴”,成为中国政治变革中一个影响深远的独特现象。

  • tags: f非官方媒体, x新闻综述, g各省, g各部委, ngo行使知情权,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s深圳, y预算决算, g公民参与

    • 在吴君亮看来,“看不懂预算”的背后,其实隐含着各政府部门在多大程度上愿意向社会公众出让预算监督权的问题,“让你看得见,但是看不懂,也谈不上参与监督”。
    • 普通人看得懂的预算是怎么样的?吴君亮指着自己办公桌上一堆厚厚的复印资料说,就像这份香港特区政府的预算报告一样,“我刚看到这份预算报告时,第一个念头就是应该在内地出版,让更多人理解什么叫看得懂的政府预算。”

      在这份长达上千页的报告中,对每个部门的预算描述之细,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程度。比如特区审计署的工作预算,在报告中被细列为数十个需按期向政府提交的报告,然后评估每个报告所需的工时,以此推算出审计署年度工作所需的预算开支。各部门对其职责非常具体,并有量化指标,许多工作都详尽到明白陈述需要多少个人工小时来完成。

      这也是香港政府预算编制的核心理念:衡工量值(valueformoney)——这个在西方社会源远流长的财政理念,国内大多用“行政效率”或“绩效”来陈述。但在吴看来,香港的这个翻译更加“精确和美妙”。“绩效或效率是要事后才能评估的。”吴君亮表示,“衡工量值”则是一个典型的预算概念,也含有购买的概念,“在政府部门花钱之前和花钱之后,都能让公众直观地感受到投入和结果之间的关系”。

      更为重要的是,衡工量值标准的引入,使得公众对政府工作绩效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评估尺度,各政府部门的预算重点在是否最合理和有效地使用公共资源上,也将因此而面临更加广泛而直接的监督。“如果衡工量值这个标准能够在内地推广,全国每年至少能节省1000亿行政经费。”吴君亮一脸认真地向南方周末记者说。

    • “人大预算委员们关注的政府投资项目当然很重要,但从公民参与的角度,其实我们更关注部门预算。”
    • 政府投资项目背后往往是利益集团的博弈,所有的利益相关方都会尽力争取对自己有利的条件;而部门预算除了政府部门这个预算主体之外,缺乏与之相对应的利益关注者,因此更需要公众关注。“政府修一条地铁会有很多地区和部门去争取自身利益,然后平衡出一个相对合理的局面,至少在理论上是如此;但政府部门增加开支,其他机构却不一定会有人感觉自己遭受了直接损失。”
    • 在他们一次次的申请下,越来越多的中央部委机构开始给出正面回应,表示一旦部门内部的信息公开细则制定完毕,就会及时向研究小组公开本部门的预算详情。

      “我们在内部有个打分机制,跟每一个部门沟通后都会按反馈情况打一个分数。”吴君亮笑着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评分最高的机构有可能成为中央部门中最早公开部门预算的“领跑者”。

      在他们的计分表上,环保部、民政部、科技部等几个领先部委的分数一直此起彼伏,“比田径赛还让人期待”。

      10月29日早上,身在美国的吴君亮转发给南方周末记者一份邮件:卫生部在10月27日向他们公布了一份接近完备的卫生部本级部门预算,极有希望成为中央部委中最早向志愿者们公开部门预算的“领跑者”,这让他们始料未及。早先,在经过三次申请被拒之后,第四次申请时,志愿者们将申请书的抬头改成了卫生部的部长。

  • tags: f非官方媒体, x新闻综述, g各省, g各部委, ngo行使知情权,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s深圳, y预算决算, g公民参与

    • 《条例》),其中明确规定:各级政府的预算和决算报告是需要主动公开的“重点政府信息”,必须向公众开放并提供便利的查阅条件。
    • 志愿者们开始耐心地等待。2008年5月1日,《条例》正式实施,他们立即冲出了“起跑线”。

      按照网上查到的政府部门联系方式,吴君亮团队发出一份份申请电邮、传真或信函。申请的开头一般是这样的:某某部门,我们是一群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现根据5月1日正式实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特向贵单位申请公开2008年度部门预算……

      在申请的结尾处,他们还会附上各自的身份证复印件,郑重其事地向对方证明自己的“公民身份”。

      他们向财政部、卫生部、发改委、教育部、科技部、农业部、国家统计局、人民银行等十多个部委,以及上海、北京、广州、重庆、成都、等十几个城市发出了申请

    • 除了证监会之外,基本都有回复。

      但这些最初的回复无一例外地拒绝了申请,有的说公共预算属于机密,有的则说预算内容跟他们无关。

    • 有备而来的申请者们并没有停止行动,他们继续向各个部门发出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申请。部门不回复就发给该部门首长。工作团队在每一个程序和细节上都要求做到完整、标准和透明。对每一个部门的申请,都设立一个文档,详细记录过程和相互往来,包括每次电话交流,都会整理成通话纪要,许多时候还要传给对方确认。他们希望以最符合法定程序的、最经得起检验的方式,推开这扇沉重的“预算门”。
    • 循规依法又锲而不舍的申请之后,事情开始变得有趣起来。某些部门开始主动打电话来跟他们沟通,表示“这是件好事,但我们还没得到授权”;有的自知保密理由无法成立,但传来一堆没有分类和说明的数据,表示这就是本部门预算;还有的在几个往来之后,不理不睬,当作没这回事了。
    • 5月26日,志愿者的努力迎来了第一次回报。经过10天的联系和沟通,深圳市财政局批准了他们“看预算”的申请。

      5月27日下午,吴君亮、李德涛、万宇涵终于看到了那本粉色封面、银色标题的厚书——《深圳市本级2008年部门预算(草案)》。

    • 在向深圳市政府申请预算公开的同时,他们也分别向福田区、龙岗区、南山区和罗湖区政府提出了同样的申请。开始时各区财政部门只是推托自己没有公开预算的权力,要向区长和书记请示。

      当他们获得市级部门预算资料,再度与区政府沟通时,对方的回答更加客气委婉了:“既然市级预算都公开了,我们应该也可以吧,我再替你们申请一下。”

      然而还未等到申请回复,他们就接到了市财政局工作人员语带怨怒的电话:“我们给你们看了预算,怎么能拿报告照片去要挟区政府呢?”“要挟政府?”志愿者们显得莫名其妙,“要挟他们做一件法律规定早就该做的事吗?”

  • tags: f非官方媒体, x新闻综述, g各省, g各部委, ngo行使知情权,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s深圳, y预算决算, g公民参与

    • “深圳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的第一个向普通公民公开政府预算的城市,到目前为止,这也是惟一的一次。”
    • 除了深圳市和市辖的几个区之外,他还曾向十多个中央部委和十几个大城市提出过查阅政府预算的申请,为了看到这些标明纳税人税款去处的预算案,他等了将近两年。
    • 20世纪初,美国经历了一场由民间研究机构推动的轰轰烈烈的公共预算改革,那场运动不仅重塑了美国政府,而且深刻改变了政府和社会民众的关系。“向纳税人负责”从此成为每一届政府不可逾越的信条。
    • 2006年,吴君亮出资创办公益性的“中国预算网”(http://www.budgetofchina.com/)。网站声明中写道:“只要大家一起努力,我们相信,在我国建立起一个公开透明的、科学进步的公共预算制度,将为期不远。”
  • tags: c称赞, f非官方媒体, y预算决算, z知识分子立场, g公民参与, s深圳

    • 如何使得政府负责呢?这首先需要政府公开其活动的各种信息——计划开展的活动、正在开展的活动、已经完成的活动、这些活动的成本,以及为什么需要开展这些活动
    • 但是,最重要的信息是关于政府收支的信息。没有资金,什么活动都是无法开展的。

      只有按照现代预算制度编制出来的政府收支信息,才能全面而且详细地反映政府及其各个部门的所有活动。

    • 我国1999年的预算改革强调政府预算以部门预算为基础进行编制,“一个部门一本预算”,要求各个部门将预算外资金编制进部门预算,并细化预算编制。目前,这一改革已经推行了近十年。与改革前相比,各级政府的预算已经越来越能反映政府及其各个部门的活动
    • 一个没有预算的政府是“看不见的政府”,一个“看不见的政府”不可能是负责的政府。有了预算不公开,也仍然是一个看不见的政府
    • 推动政府向社会公开包括部门预算在内的政府预算。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真正感兴趣的不是拿到政府预算本身,而是借此推动预算公开
    • 在现代国家,公共财政是取众人之财,为众人办事。政府只是人民的“管家”,管家向主人公开“账本”,责无旁贷!
    • 除了公开预算之外,还可以尝试公民参与预算。目前,在国内的一些地方,已经在开始这方面的探索,例如,哈尔滨、无锡、温岭等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