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1/01/2009

一月 1, 2009
  • 也给他们“一点一点的”提供有关的资料,有些则是“一堆没有经过归类整理的看不懂的预算数据”。

    tags: f非官方媒体, s申请追踪, x新闻综述,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y预算决算, s深圳, g各省, g各部委, x新社会结构影响, q趋势, p培养公民参与价值, t推动政治体制改革, b保密机关立场, m民众对公开法落实缓慢的态度

    • 200811月间,深圳君亮资产管理公司CEO吴君亮接到了来自全国的上千封电邮和无数的电话,但内容并不与他的生意有关,而是关乎他的一项“业余工作”——推动公共财政预算公开。
    • 不但获得了深圳市2008年度市级部门预算草案,还获得了卫生部、民政部、教育部、环保总局等中央部委的部门预算资料。
    • 吴君亮们因此获得了来自全国诸多素不相识的人士的赞美与支持,而最让吴君亮感到高兴的是,电邮和电话中,全国有近百名人士向他们表示愿意加入他们的行列,申请成为志愿者,共同推动公共财政预算的公开。在这些人中,有大学生、省委党校干部、县财政局官员,还有著名教授。

        “还是有很多人愿意为了公共利益做点事情的。”吴君亮对记者说,这是他期待的一种现象,有更多的人“公民意识觉醒”,共同来推动公共预算的信息公开。因为对公共预算的知情权,本来是公民作为纳税人所应拥有的一项权力。

    • 从本科、硕士到博士,吴君亮读的都是政治学专业,1986年,他留学美国休斯顿大学,后来博士专业读的也是政治学。但博士读了一年他就放弃了,因为他越来越觉得以自己的个性,并不适合到体制内安身立命,如果只能做做学术研究,“那也没有什么意思”。
    • 1984~1986年,中国财政制度完成了利改税的改革,由公有制时期的“上缴利润”变为“上缴税收”,也意味着中国由财政自有国家到税收国家或者公共财政国家的转变,而企业和公民作为纳税组织和个体(主要包括个人所得税和增值税),都有权知道税收财政的使用和流向分配。
    • 在美国,则早在1921年国会就通过了《预算与会计法》,完成了公共预算改革。
    • 2006年底吴君亮创办公司之后,有一次因为偶然的关系,他需要查找有关公共预算的资料,但到处都找不到,于是萌生了建立“中国预算网”的想法,为外界提供一个相关的信息平台。

        他预判,中国自1999年启动公共预算改革,建立了以部门预算为基础的编制,其后又进行了收支两条线、国库统一支付等深化改革,他认为到2007年,已经是接近于“外部公开”的时机了。

        时至20074月,国务院颁布《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下称《条例》),其中明确规定:各级政府的财政预算和决算报告是需要主动公开的“重点政府信息”,必须向公众开放并提供便利的查阅条件。

      • 专业人士对国内制度发展和形势的估计 – post by foistudy
    • 吴当初也想过自己掏钱做一做相关的民间研究,“也算是自己的一种业余兴趣吧,满足自己对社会关注的一种姿态。”

        亦曾有过自由知识分子理想的吴君亮笑称,在中国,体制之外可以“玩”的空间其实很少,自己因此也“心死了”好多年。在美国20年,基本上追求的是属于让自己的生活更“享受”的玩喝玩乐。

    • 有些出乎意料的是,吴君亮他们的第一份财政预算公开的申请得到了深圳市政府的良好回应,2008519日,他们以“分析研究”为由,向深圳市政府提出阅览2008年预算的请求,市政府工作人员电话对他们进行了解之后,527日便同意了他们的申请。

        不外借,不复印,可以阅览,也可以拍照,吴和他的同事们非常欣喜,在深圳市财政局阅览室,将一本300页的《2008年度深圳市级部门预算草案》拍成了300张照片。这也成为了中国首个对普通公民公开的公共预算报告,虽为草案。

    • 同事们每天利用两个小时的业余时间,下至深圳各个区政府,全国各大城市的市政府,上至中央各大部委,纷纷发出要求公开部门预算报告的申请。

        但接下来的结果并不理想,他们屡屡碰壁,政府工作人员拒绝提供的理由包括“保密”、“不在可公开范围”、“与申请人需求无关”等等,有些甚至毫无回音。他们于是以《条例》规定的政府部门要在“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为由不断进行多次沟通和申请,多者达5~6次,并将每次的申请和回复记录、电话沟通记录进行保存。

    • 20081027日,卫生部向他们提供了一份并不完备的预算资料,随后,包括教育部、民政部、环保总局等部门也给他们“一点一点的”提供有关的资料,有些则是“一堆没有经过归类整理的看不懂的预算数据”。
    • “按照《条例》,应该是他们要主动公开,但在中国,类似的改革要完成都是自上而下的,但如果不去争取,不做互动,这样的进程就会很慢。”
    • 深圳有的区甚至将吴君亮他们的申请转给了保密局处理,但保密局并没有进行回应,“这就已经是一种进步了,至少说明保密局没有把这个认为是机密文件了。”他说。
      • 民众对公开法落实过程缓慢的态度 – post by foistudy
    • 吴君亮坦承,“其实我也不是一个具有特别强的社会责任感的人,但这个事情,既然付出不是很大,力所能及为什么不做呢?”

        但他认为他们的着眼点更多的在于推动预算公开,而不在于预算本身,至于预算的科学性、合理性、方法论等等议题,则是以后的事情,而不能仅成为“情绪的发泄”。

    • 他们指出这一部门预算草案中,都没有对其部门的基本职责进行陈述,也就是说,对为什么要基本预算支出?拿这些钱去干什么?完全没有说法。
    • 在预算草案中,分列基本支出和项目支出,但这些项目支出所履行的职能与部门的基本职能有重叠,也就是说,项目支出看起来就像是多开出一笔钱来做那些分内之事。也好像是干一件事情,但给纳税人开了两次账单。

        评读指出:“对几乎所有项目支出仅列出名称和所需金额,而对这些项目的必要性、实施的可行性、目标和宗旨、具体内容、细节指标,以及符合效率的评估等等,无一字交待。”

    • 他们提出疑问:“这些项目预算资金是否会通过某一种形式成为各政府部门人员的另一收入渠道?也即,这些钱将或多或少地成为各部门人员(或部门中的一部分人员)的第二收入来源?”

        吴君亮将这一评读分别寄给了深圳市长和深圳市财政局局长,但两周过去了,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于是,他们将这一评读报告挂到了“中国预算网”上,结果得到了网友的一片赞许之声。而据吴透露,深圳市政府工作人员因此也有点后悔当初向他们提供了这些资料。

    • 这其实正是公共预算公开的好处,只有拥有了知情权,才能够拥有参与权和监督权,只有公开之后,外界才能从不同角度进行解读,包括预算专家,进而推进公民参与和监督的进程,而在以前,人大的预算委员会毕竟只是“体制内的评判”。
      • 信息公开的功效 – post by foistudy
    • 预算公开其实是政治体制和行政体制改革一个比较容易启动的突破口,而公开对于政府部门和纳税人都是互相促进的,一方面通过技术手段可以促进政府效率的提高,另一方面可以促进纳税人纳税意愿的增强,“现在特别是有钱人,纳税意愿很低,因为自己没有知情权和参与权。”
      • 公民参与和对政治体制变革的推动 – post by foistudy
    • 吴君亮的乐观估计,3年之后,公共预算公开,将迎来一个比较明朗的局面,包括公共预算中另一个重要的部分——大项目预算的公开。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