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5/16/2009

五月 16, 2009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 审判长问广安区国税局的代理人员:广安区国税局做出此行政行为告知上诉人有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权利吗?广安区国税局的代理人员回答道:没有
    • 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3月23日向杨山城做出终审判决,广安区国税局做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存在程序瑕疵,工作疏漏,但维持一审法院判决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 3月23日,四川省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个体医生杨某状告广安区国税局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而不服一审判决一案宣告二审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2008年6月19日,杨某向广安区国税局申请公开前述渠江北路门市5个月的纳税登记材料或税务登记证、纳税申报记录,以及何时向其送达姓名为杨某、地点为渠江北路门市的个体户定期定额通知单等信息。
    • 2008年7月1日,广安区国税局以广区国税告(2008)1号信息公开告知书,告知杨某原税务登记证号、每月核定的营业额、已缴增值税额、完税证号码等信息。由于征管软件中没有2005年杨某的纳税申报及何时向其送达定期定额通知单的信息记录,该局未予告知这两项信息。杨某不服,认为广安区国税局公开告知的信息内容不完整,有两项信息未告知
    • 以违背事实、违反法定程序等为由,于2008年9月2日诉至广安区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区国税局信息公开告知行为。区法院经过审理,判决维持广安区国税局的信息公开告知行为
    • 杨某仍不服,于2009年2月3日上诉至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 因2005年2月税务登记证到期后,杨某未申报办理变更或者注销税务登记,也未重新进行纳税申报,广安区国税局依原核定的数额征收税款,征管软件中没有未告知的两项信息记录,符合情理。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 公民可以根据需要向相关政府部门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该案中的曹某具有查看自己档案的权利。行政机关收到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能够当场答复的,应当场予以答复;行政机关不能当场答复的,应当自收到申请之日起15个工作日内予以答复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 70岁的退休职工曹顺礼把忠县社会保险局起诉到法院,要求给予答复
    • 到社保局查询个人退休工资档案信息
    • 记者从忠县法院证实,该案成为重庆市首例诉政府信息公开不作为案
    • 今年4月28日,曹顺礼再次提出书面申请,要求忠县社会保险局提供其退休工资档案。但是,申请石沉大海。
    • 6月27日,曹顺礼以忠县社会保险局在收到申请后十五日内没有给予答复为由,一纸诉状将忠县社会保险局告到忠县法院。曹顺礼提起的行政诉讼,要求忠县社会保险局给予答复。
    • 曹顺礼的代理人、忠县忠州法律服务所郑忠惠称,书面申请是由忠县社会保险局的保安签收的,也就意味着忠县社会保险局签收了这一申请,就应该采取补救措施给当事人进行答复。
    • 主审这起我市首例诉政府信息公开不作为案的忠县法院行政庭庭长钟清表示,目前正对双方进行调解,双方当事人都有一个意愿,那就是“忠县社会保险局给予满意答复,曹顺礼撤诉”。
      • 又见法院主动介入调解(2008年媒体报导的信息公开诉讼案件中第三次) – post by foistudy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 tags: l律师行使知情权, z重大知情权事件, x信息公开诉讼, unzotero

    • 6月23日,他从北京赶往西安,向西安市莲湖区法院递交行政诉讼状,要求陕西省林业厅重新公开虎照的相关信息。不成想,29日,陕西方面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承认虎照造假。
    • 他本打算再向监察部和陕西监察厅检举陕西林业厅造假,“如果不作为,就向法院起诉监察部和监察厅!”
    • 就写行政复议申请书,寄到国家林业局。几天后,收到“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

      12月10日,郝劲松把国家林业局告上北京二中院,要求其受理行政复议申请,郝劲松和电视台的记者同去,看着立案庭的法官拿着诉状,清了清嗓子,以为他要出去“吐痰”,结果一走就是一刻钟。后来诉状被勉强收下,第7天,通知不予立案,他提起上诉,把诉状交给二中院,按惯例由其转交北京市高院。

      二审期限60天,三个多月后,北京高院才收到诉状,“这也是一个法律漏洞,一审法院向二审法院移送没有相关规定,理论上,它(诉状)走一年也可能……”

      仍是不予立案。

      • 信息公开条例实施前的诉讼 – post by foistudy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s深圳, g广东

    • 由于不认可工作人员以个人邮箱发送的回复邮件,深圳市民乔先生(化名)将深圳市司法局告上法庭,起诉司法局未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所规定的政务公开义务。
    • 2008年3月时,他多次向深圳市司法局公证管理处反映南山区公证处不依法为他办理公证的问题,并在2008年5月同深圳市司法局的纪委联系,希望纪委帮其催促公证管理处给其答复,但据他反映,“至今未有任何回复。”
    • 6月3日,他通过政府在线网站向深圳市司法局提交了政务公开申请,经向深圳市政府政务公开领导小组查询,司法局于2008年6月4日收到申请。
    • 判决司法局对其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不公开的行为违法;判令司法局依法对其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依法进行公开。另外,他还要求司法局赔偿他因案件产生的打印费及复印费人民币200元,并承担案件的诉讼费。
    • 因其间司法局网站后台不能及时下载网上文件,工作人员请原告把在政府在线提交的政务公开申请发到其工作邮箱。原告同意,并于6月10日向黎某的电子邮箱发送《关于要求深圳市司法局政务公开的申请》。原告乔先生6月4日与6月10日的申请为同一内容。
    • 按办文程序交相关工作部门办理,形成了《关于乔某申请政务公开事项的回复》,并交由黎某于6月25日将上述回复通过其邮箱成功发送电子邮件到原告电子邮箱。

      司法局在答辩词中表示,上述答复是在在法定期限内做出的:自原告6月4日首次向司法局提交《关于要求深圳市司法局政务公开的申请》的电子邮件起,至6月25日司法局将《关于乔某申请政务公开事项的回复》发送电子邮件到原告电子邮箱止,办理时间未超过15个工作日。

    • 他提交证据称,他收到的邮件中没有司法局的公章,而且发送邮件的邮箱是工作人员的个人邮箱,不是司法局专门的信息公开邮箱。

      司法局代理律师表示,司法局工作人员黎某是专门负责司法局外网维护的,他的工作就是接发邮件。由于原告6月10日向工作人员邮箱提交的申请和6月4日在政府在线网站的申请是同一内容,并且黎某也与原告进行过多次电话沟通。原告向黎某个人邮箱发送申请,可视为原告认可黎某以司法局工作人员的身份与其进行沟通。

      至于回复中没有司法局的公章,司法局代理律师表示,如果是以书面打印文件形式回复的话,肯定会加盖公章;而此次的答复是采用电子邮件形式发送,无法在上面加盖公章。

    • 司法行政机关虽然对公证机构有监督、指导职责,但不能干预公证机构独立办理公证,不宜直接行政命令其受理或拒绝受理公证。
    • 经我办调查了解,你于2008年3月多次向公证管理处口头反映南山区公证处不予受理你的公证申请的有关情况,公证管理处工作人员都对你当面进行了解释和答复,因此不存在你所反映的不予回复和政务不公开的情况。
  • tags: g国家秘密, g广东

    • “九江大桥坍塌”案的关键证据之一——省安监部门出具的事故调查报告,因以保密为由拒绝向社会公众甚至是当事人公开后,被船方杨雄坚称无理无据,并向省安监局申请撤销该报告。遭到省安监局的“驳回”复函后,近日杨雄再次向省政府、省安监局申请撤销。
    • 该案属普通交通事故,不符合《保密法》规定的保密情形。而九江大桥为公共设施,其倒塌坍塌事故社会影响重大,公众有权了解事故发生的原因。而公布事故真相不会损害国家安全和利益。
    • 事故调查报告是事故调查组上报省政府的内部文件,在未经省政府批复同意前,有关规定要对调查内容进行定密。而经省政府同意后,已于去年9月向社会公开了事故处理情况。
    • 对于复函所称的事故调查报告“已向社会公开”,杨雄认为仅公布处理结果算不上公布。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t条例实施前后案例比较

    • 本案中,
      如果认定有关经租房的档案资料属于1987年档案法第十九条但书条款,即涉及国家安全或者重大利益以及其他到期不宜开放的档案向社会开往的期限,可以多于三十年,具体期限由国家档案行政管理部门制订,报国务院批准施行。则原告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的要求自然胎死腹中。
    • 其实禁止法律溯及既往原则并不绝对,多体现在刑法与宪法中,在税法等其他行政法律中并不明显。如果仔细分析此一原则,严格说来,只是禁止不利当事人的法律溯及既往,而非绝对禁止有利当事人的法律溯及既往。例如审判江青反革命集团时,究竟是依据1951年的《反革命惩治条例》,还是文革结束后制定的新《刑法》,一时间争执不下。最后决定应该适用新《刑法》,原因简单,依据从旧兼从轻原则,新刑法对反革命罪的处罚较为轻缓。
    • 最严格的刑法尚且如此,更何况立法变迁快速的行政法,否则普通民众的权利难免受损。对有利当事人的新法律,理当从我国2004年修宪时确立的国家尊重与保障人权的最高原则出发,允许有利当事人的法律溯及既往,其理甚明。
      • 对“法不溯及既往”的解释(实际上并不存在一个普遍有效的“法不溯及既往”原则) – post by foistudy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 黄由俭,一名汝城县自来水公司普通的退休职工,长久以来他不断向各政府机关反映,该公司改制出现国有资产流失。后他发现县政府曾对公司改制做过调查,遂要求公开报告,遭到县长拒绝。
    • 汝城县自来水公司改制,取消职工医保,黄由俭等一干退休老职工不断向政府反映情况

        黄由俭有一个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载着他每次上访的经历和心得,时间具体到分钟。

        从2003年起,黄由俭开始上访,其中赴县政府上访36次,赴郴州市上访5次,赴长沙上访3次,赴京上访2次,都没有讨到说法。

        曾经参加过越战的黄由俭,将这些上访经历喻为自己的第二场战争。

    • 汝城县自来水公司原本是家每年上缴利润40多万元的国有企业。2002年11月25日,公司与郴州市联合工贸有限公司合作,改制为一家国有和私人同时控股的有限责任公司。

        改制后,53名职工下岗,剩余50人每人出资2万元入股。

        并且无论是在职还是退休职工,其医保均被取消。原公司经理何稳林退休后,只有400元收入,因没有医保,身患气管炎的他,每顿都以萝卜丝就米饭。2004年5月2日,没钱看病的他离世而去。

        黄由俭说,他们这些自来水公司退休职工都从何稳林身上看到自己的明天。于是,由黄由俭牵头,联合了一些其他的公司退休职工,开始向各级政府反映情况。

        在约5年的上访中,黄由俭等人的申诉要求,一直在各级政府之间流转,而始终没有一个合乎他们心愿的回复。

    • 多年不懈地反映情况,让黄由俭有两个收获。第一是在县政府的干涉下,公司恢复了职工们的医保,虽然每月只有50元,但看大病已能报销。

        第二个收获是,县政府开始对自来水公司改制情况进行调查。

        黄由俭起先也不知道这事。去年9月初,他同其他几名退休职工到郴州市信访局,询问结果。在那儿看到了一份汝城县政府关于调查自来水公司改制情况的回复。

        “因为老黄等人闹得太厉害,郴州市政府才令汝城县政府进行调查。”该县建设局一位官员说,县政府早在去年5月就让建设局先调查,6月又组织了县政府经研室进行调查,并形成报告。

        从这份回复上,黄由俭看到了许多他以前不知道的公司内幕。其一,郴州联合工贸有限公司参与自来水公司改制时,所谓投入的4248万元股金,审计局“没有发现任何付款收据和转账依据”。

        其二,自来水公司签订改制合同不是由公司法人代表签署,而是由其主管单位汝城县建设局的局长签署。

        其三,改制合同中还有不合理的规定,自来水公司利润率在10%以内时,全部归私营股份;超过10%后,国有股才参与分配。

        并且,汝城县城镇饮水工程项目争取的国家拨款650万元,也被私有股东据为己有,调查认为这“严重损害了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

        在汝城县政府向上级单位做的调查回复中这样写着,自来水公司改制后,“财务管理混乱,私有股东侵占国有财税资金的现象较为严重,国有资产流失严重”,自2003年到2006年,先后提走597.53万元,导致该县供水设施维修和扩建都成问题。

        看到这份回复后,上告5年的黄由俭感到振奋。很快,在一名县政府官员的帮助下,黄由俭又拿到县政府经研室《关于原县自来水公司改制情况的调查报告》的复印件。

    • 在长沙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指导下,黄由俭对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做了3种形式要求:将调查报告通过西安电视台、汝城县政府公众信息网或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公开发布。
      • 可以以申请的形式要求政府以“主动公开”的形式公开吗? – post by foistudy
    • 黄由俭等人见到了汝城县县长廖桂生和一名副县长。他们谈了3个多小时,最后,县政府还是回绝了他们的申请。

        事后,廖桂生对媒体解释原因,“该调查报告不能代表政府的意见,只是供领导参考使用的,政府调查报告不属信息公开的范围。”

    • 县法制办主任邓先聪认为,在整个条例中,只规定乡镇企业承包、租赁、拍卖的情况需要公布,并没有涉及国企改制。

        而且,调查是由汝城县政府经研室———县政府办公室的内设部门所做,其原本为领导决策参考所用,并不能代表政府立场。邓先聪说,“即使《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实施,调查报告也没必要公开。”

        汝城县长廖桂生对媒体表示,黄由俭申请的调查报告不属于公开范围,同时 “调查报告”在去年已“交给”当事人,处于公开状态。

        廖桂生并没有透露是谁,通过何种方式将报告“交给当事人”的。记者对县政府相关部门的调查显示,县政府并没有将报告正式转交黄由俭,黄由俭从个人渠道获得报告的说法属实。

      • 官员对条例的解释 – post by foistudy
    • 县政府政务公开办主任肖旭觉得,“条例”规定得过于笼统,对公布的内容和程度,基层很难把握

        肖旭是汝城县政府政务公开办的主任,同时也是政府办的副主任。

        肖旭表示,汝城县政府信息的目录编制和公开工作,已完成了一大部分。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有关规定,则给基层工作带来不少难度。

        “规定得过于笼统,对公布的内容和程度,基层很难把握。”肖旭说,这就导致在被黄由俭起诉后,县里只能向上面求助。

    • 肖旭认为,黄由俭要求公开的是去年的调查报告。按照“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此报告也不在公开范围。

        汝城县政府一位官员表示,对既往政府信息的披露,还牵扯到官场的潜规则。“一般来说,现任领导都不想涉及前任的问题。”

        以汝城县自来水公司改制为例,当时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已调到郴州市任职,改制后的一位私有股东,其胞兄当时在郴州市委工作,现在又在湖南省政法委任职。

        “这个烫手山芋谁也不愿接。”这位官员说,“把历史问题让现任承担,也不公平。”

      • 溯及既往的问题 – post by foistudy
    • 莫于川说,在起草条例的过程中,专家组遇到的最大困难,就是协调与政府权力部门的共识,而为了使条例顺利通过,“不少地方就折衷处理了。”

        新浪网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77.5%的网民最希望看到的政府信息,便是“官员财产情况”。但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并无此项内容。

        莫于川解释说,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草拟过程中,专家们也曾考虑过这个问题,但还是因为阻力过大,时机不成熟而放弃。

      • 立法背景:立法者解释为何没有规定官员财产公开 – post by foistudy
    • 地方政府领导人对行政事务的决策过程、对人事的安排等,也为广大民众所关心。但在很多时候,这些信息却并非产生于政府,而是来自党委和人大等部门。

        法学界人士普遍认为,《保密法》、《档案法》都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上位法,在此两法没有调整修改的情况下,《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施展的空间被大大压缩。

        于是出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的规定有过于笼统现象。

    • 参与起草《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专家透露,条例的一个作用,便是为数年内可能起草的《政府信息公开法》探路。条例在实施过程中的问题,都将被立法者作为研究依据。

        湖南省官员透露,该省已经注意到条例实施过程中难以掌握的问题,准备在今年10月份出台实施细则。根据记者对河北、河南等地法制部门的采访,为条例制订事实细则,已迫在眉睫。

    • “地方官员对条例真正抵触的不多,但重视往往不够。”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莫于川赴各地,对数千名官员进行条例实施前的培训工作时,就已发现这个问题。

        而且《政府信息公开条例》问责机制不明确,北京市政府专家顾问团顾问王德禄对媒体表示,这样实施条例只能更多依赖于官员的行政良知。

    • 汝城县法制办连主任在内只有4人,县政务公开办公室主任肖旭说,根本无暇编制信息公开事项,而政务公开办公室则隶属于县政府办公室,与政务中心联署办公,“编制一直要不到,所以没有信息公开的专职人员。”

        汝城县的情况并非个例。记者从河北、河南和湖南等省了解到,大量信息公开的专业工作因为政府缺乏人手,都由下属部门自行处置后再上报。

        “这样官员会不自觉地维护自己部门利益。”律师严义明认为,信息公开需要更客观的平台和人员。

    • 有专家指出,国税、海关、金融等各中央垂直部门的各种信息,因行政体制的条块化,与地方政府的发布平台,形成不了有效的对接。对于这些部门的信息公开,该找哪个责任人,不仅公民不知道,即便连一些基层政府的官员也不清楚。

        国务院法制办政府法制协调司一位官员说,一些垂直部门形成部门利益权力化,在以往推行依法行政的工作中就已碰到过困难。如今实施的信息公开在垂直部门中将又会是一个难点。

        湖南汝城县官员肖旭说,湖南省已部署设立政府发言人等岗位,进行新闻发布与信息披露的双重工作,以弥补各部门对接不畅的问题。但前提是,垂直部门必须与地方政府达成公识,形成协调互动机制。

      • 条块分割造成的阻力 – post by foistudy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pathfinder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