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5/31/2009

五月 31, 2009
  • tags: l律师行使知情权, s申请追踪, f访谈, f非官方媒体, x新闻综述, x信息公开诉讼, g公益诉讼

    • 佟丽华除外。他曾被北京市司法局记过个人一等功、被评为中国十大法制人物。在公益诉讼的江湖里,这位十几年来致力于未成年人保护的公益律师被业内人士理解为“他做的东西有益社会,又不会得罪政府”。
    • 公益维权者从专注个案,到进入体制内建言也渐成趋势 。

      郝劲松曾在2007年自荐竞选海淀区人大代表,但并未当选。许志永早在2003年就获选了海淀区人大代表。彼时更是连同其他11位自荐参选者被唤作“12壮士”。5年之后,许获连任。

      许志永坦言自身定位是一个公共服务的活动人士,当选前后生活并无改变。“如果社会渐趋进步,学院里的人会出现分化的,有人专心做学问,有人离开学校从事公共服务。”许说。他所负责的公盟已成为公益性诉讼中颇为活跃的团体。

    • 现阶段当选人大代表不等于进入体制,因为数量太少,更不用说借此做公益的体制内资源,”一圈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然我们也乐于看到热心公益的法律人能够更多走近政治。”
    • 公益诉讼最早可追溯至1996年1月,福建市民邱建东状告邮电局多收他6毛钱,索赔金额为1.2元。13年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公益诉讼的队伍之中,业内人士评价,目前公益诉讼已经形成了“一场方兴未艾的法律运动”。但由于目前我国还没有完整意义上的公益诉讼制度,公益诉讼一直都伴随着争议前行。
    • 在我国的公益诉讼中,经常在最基本的问题上面临困境,原告必须是特定的国家机关和相关的组织和个人。一位法官坦言:“面对公益诉讼,尽管从感情上我支持他们,但从法律上,有些起诉必须驳回。现行诉讼法规定,只有行为的直接利害关系人才有起诉的权利。”这同样也是很多法官讲到个人公益诉讼时十分无奈的表态。
    • 无论是英美法系国家还是大陆法系国家,对涉及公益的诉讼都建立了相应的诉讼机制。在美国,公益诉讼的原告有两类:一类是检察总长,一类是公民,企业和各种公益团体。在大陆法系国家,民事公益诉讼由国家机关 (主要是检察机关)提起,原则上不允许公民提起民事公益诉讼。法国、德国、日本的民事诉讼法律制度中都规定了检察院作为国家和社会利益的代表,对特定的涉及公益的案件,有权以主当事人的身份提起诉讼,也可以作为从当事人参与诉讼,并可以上诉
    • 载入民事诉讼法教材被专家们称为“公益诉讼鼻祖”的是1997年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检察院办理的国有资产流失案,首开公益诉讼之先河。嗣后,全国多省检察机关纷纷效仿,初步改变了公共利益无人保护或保护不力的现状。由于缺乏法律明确依据,检察机关提起的公益诉讼在2005年年初走到了尽头,这是缘于最高法院的一纸批复,此批复指出,法院不再受理检察机关作为原告提起的国有资产流失案件。至此,所有检察机关提起的公益诉讼也都被叫停,公益诉讼仍然陷入立法不足的缺位遗憾中。

      一位律师用“很成问题”来形容公益诉讼在法律上的定位,“我们没有一个商业模式,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集团诉讼,更没有一个惩罚性的制度安排。”

    • 在2005年10月16日结束的“公益诉讼、人权保障与和谐社会”国际研讨会上,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宪法与人权专业委员会主任吴革律师宣读了研讨会形成的《公益诉讼苏州宣言》,这是中国律师第一次在公益诉讼领域中推出的行动宣言。

      吴革是此次会议的组织者,在他看来“个案的胜利更有利于法律文化传播”,“一个好的案例通过媒体,比发小册子、送法下乡好得多,一个好的案例胜过一部立法。比如牢头问题,一个躲猫猫案件胜过修改刑事诉讼法;还有孙志刚案件,改变的是收容遣送制度;像许霆案件,虽然他在广州,但是我们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许霆……”

      之所以将希望寄托于个案的推动上,一专业人士的理解是,三大诉讼法的修改不是那么容易,背后有很多的利益纠葛,在这种情况下,不要期待公益立法,所以只能通过个案来促进制度的改进。

    • 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助理研究员黄金荣认为,目前公益诉讼主要涉及以下四个领域;消费者权益保护,公民的平等权利,环境保护及教育权利。“之所以集中在这些领域,是因为这些领域问题比较多,容易提起诉讼,法院也比较容易受理,媒体也愿意报道。”黄分析。

      这些公益诉讼,正在逐渐改变垄断行业等利益集团的一些不合理行为。

    • 许志永负责的公盟正在探索更好的运作模式,“无先例可循”,散布全国的公盟志愿律师的队伍也在壮大,“本土问题本土解决是我们倡导的方向”。
  • tags: no_tag

    • 于3月3日向国家发改委提出行政复议申请,要求撤销之前的答复并依法履行职责,出具完整的答复意见。
    • 5月7日,严义明收到国家发改委的《驳回行政复议申请决定书》(发改复驳字【2009】8号,下称决定书),决定书认为该行政复议申请不符合“《行政复议法》第六条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三条的规定”,驳回了严义明的行政复议申请。
    • 严义明认为,这一决定实质上是确认了对不予答复原告信息公开申请行政决定的维持态度,因此到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
    • 鉴于4万亿资金涉及投资项目的批准、建设是跨年度的,是一个持续性地过程,严义明特别要求“持续地”“实时地”列表公开“项目资金使用情况”“招投标情况”等,同时公开监督措施及监督机构名称。
    • 自4万亿投资计划公布后,公众对4万亿元的资金来源及使用投向存在疑问,严义明认为,只有通过政府透明、不加隐蔽的信息公开,让人民群众知道政府在想什么、做什么,才能消除疑虑。
    • 4月29日,国家发改委在官方网站上公开了一些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申请的批准情况。严义明认为这是“进步”的迹象,但距离公开4万亿所涉及投资项目的预算金额、资金使用情况、招投标情况等还远远不够。
    • 据《财经》记者了解,对于这一起诉,法院表示需要进行研究再决定是否受理。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法院应当在七日内决定是否受理,符合起诉条件的,在七日内立案;不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七日内裁定不予受理。
  • tags: l律师行使知情权, g公共支出, f发改委, s申请追踪

    • 按照财政部的回覆,这四万亿的预算决算草案要经过全国人大的审查和批准。可是在两会期间,还担负着其他重大职责的人大代表根本没有时间翻看厚达上百页的财政预算报告,更谈不上研究讨论,制约了公共财政预算编制的规范性及精细性,限制了财政决策的科学性。那么,剩下的只能是等人大这个最高权力机构“批准”这个预算决算草案了,所以,财政部这个以“公开的时间未到”为潜台词的说辞,站不住脚。
    • 提前公开,应该说是“很相宜”,对与4万亿相关的信息,如果提前公开,人大代表就有充足的时间研究、分析、咨询,财政决策的科学性也就能得到相应的保证。而且还可以藉此为契机,使公众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进行真切体认,在一次普法行动中完成知情权和监督权。
    • 他“对财政部的信息公开申请回覆不满意”而向财政部提交的复议申请,其结局很有可能和当初的“公开申请”一样
    • 严义明被拒,就给我们这样一个提醒:十七大报告提出的要让政府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并保障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具体实施,现在看来,都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也进一步提醒了我们:要想使包括《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在内的法律的权利变成现实的权利,需要我们每个人个体的具体行动和在法律范围内的参与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