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9/05/2009

九月 5, 2009
  • tags: z, x信息公开诉讼, g广州

    • 这一对申请人的限制,在司法实践中成了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惯用理由。天河法院也没例外。

        其实我们也可以从多个角度对“生产”、“生活”和“科研”等特殊需要作一宽泛的解释,徐大江也完全可以声明自己申请工商局提供行政处罚决定书,是出于“生产”、“生活”的需要。比如,徐本人打算开设一家公司,需要这些行政处罚决定书以作前期评估。又或徐也可以证明他本人正在进行一项科研活动,需要这些行政信息。但问题不在于“生产”、“生活”和“科研”可以作何解释,而关键在于谁拥有“最终解释权”。在诉讼中,拥有这一权力的主体是法院,得不到法院的支持,类似的公益诉讼就注定了徒劳无功。

    • 奈何《条例》和司法实践屡屡辜负了公众的信任,以致于不少人用“玻璃门”来形容政府信息公开所面临的尴尬。对于一些行政机关无从回避但于公众利益又息息相关的政府信息,总是看着“前途是光明的”,实则“道路是没有的”。

        从法治的角度来察看《条例》,这一“里程碑”式的行政立法本身就是“法”要“治”的对象。法治的要义就在于公民能够借由法律来治理权力,规范权力。而在性质上,《条例》只是一项行政法规,其效力低于宪法和法律。

    • 从当下的中国司法生态来看政府信息公开之讼,因为司法机关与行政机关有着更多的亲近性,要想获得胜诉也较为艰难。中国于建设法治之路上坎坷难行,主要已不是因为公民缺乏为权利而斗争的实际行动,而是因为立法体制与司法体制之弊。有充分代表民意的立法,有独立于行政之外的司法,再加上勇于维权的公民个体,政府信息公开才可能走出这道无形却又无时不在的“玻璃门”。
  • tags: z, x信息公开诉讼, g广州

  • tags: z, x信息公开诉讼, g广州

    • 昨日广州市天河区法院一审宣判,驳回了徐大江要求撤销广州市工商局作出的《政府不予公开告知书》的诉讼请求
    • 徐大江当即表示不服判决,要向广州市中级法院上诉。
    • 以“了解贵局对流通领域的行政执法力度”为理由,要求广州市工商局以纸质方式提供
    • 向天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上述告知书并责令广州市工商局公开在2008年1月1日至2009年5月5日期间对流通领域(商场、超市、百货大楼)所作出的所有行政处罚决定书。
    • 该案主审法官天河区法院行政庭林法官介绍,《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条,明确了信息公开权利人向各级人民政府及其部门指定的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机构提出申请、获取政府信息的具体方式。但向各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申请获取的政府信息必须是与信息公开权利人的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相关。

          徐大江在《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中所填写的“所需信息用途”为“了解贵局对流通领域的行政执法力度”,并未充分说明及证明其与所申请获取的与被告执法有关的行政处罚信息间存在生产、生活以及科研等特殊需要的关联性。广州市工商局所作出的《政府信息不予公开告知书》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有关规定。

  • tags: z, x信息公开诉讼, g广州

    • 河南一位青年因为要求政府公开信息被当成了间谍。可能有人把这当作笑话,一笑而过。但事实上,这并非笑谈。该青年名叫王清,他向南阳市上至市政府下至一个区的蔬菜办公室共181个行政部门提交7项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一些收到申请书的单位把他当成间谍,认为他在收集情报;他家门口也突然出现一些陌生人,晃来晃去,打听他的情况;还有把他当成要账的,什么反应都有。各部门面对信息公开要求态度迥异,但一致的是,几乎没有一份回复是完整的。
    • 实际上,王清并不孤独。广州专职打假人徐大江也曾向广州市的7个行政部门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这些部门公布去年一年的行政处罚情况,结果竟得到了7种不同的回应。
    • 信息公开在我国,似乎一直在以一种微乎其微的步伐前行。去年5月1日正式生效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可以说是其中步幅迈得最大的一次进步。
    • 毫无疑问,“没有公开依据”和“涉及秘密”,是政府部门不公开信息选择最多的托词。然而,什么才是依据,什么又是秘密,往往成为臆断
    • 在《条例》诞生之初就一直有呼声,要修改《保密法》,严格界定国家秘密的范围,确保严守国家秘密;又要制定具体的实施办法来细化《条例》,除国家秘密外的信息一律公开,形成泾渭分明的公开标准。
    • 我们需要知道“秘密”的边界。各界期待已久的保密法修订立法进程取得重大进展,修订草案已在日前结束社会公开意见征集。无疑,力拓间谍案让所有人惊醒,原来泄密就在我们身边。但是,秘密并非毫无边界的,而应该是有规则、有程序、有标准可循的
  • tags: z, x信息公开诉讼, g广州

    • 其中广州市工商局明确回复“不予公开”,徐大江将其告上法院,要求法院撤销其不予公开的决定
    • 庭上“徐大江有无权申请处罚信息公开”和“处罚信息是否属于公开信息”成辩论焦点
    • 5月18日,市工商局回复“政府信息不予公开告知书”,解释是徐大江申请的是工商局应当告知处罚相对人(即处罚对象)的信息,不是属于申请公开范围。
    •  在广州生活多年的徐大江,作为职业打假人,曾多次举报售假案件。
    • 徐大江说,结果一般是商家撤下违法商品,但不久后,违法商品再次面向市民销售。“提出申请公开处罚情况,就是想了解市工商局的行政处罚力度。”徐大江说。
    • 焦点1

          徐大江是否有权利申请

          昨日,在法庭上,市工商局的解释与之前答复一样,并表示,行政处罚相对人才能被告知处罚决定,徐大江不是行政处罚相对人,因此无权申请公开他人的行政处罚。

          徐大江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条的规定,各部门应重点公开环境保护、公共卫生、安全生产、食品药品、产品质量的监督检查情况。市工商局应向原告公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除对我以外,工商部门更应向社会公众,公开同类政府信息,这样更有利于监督流通领域销售违法产品的行为。”

          徐大江当庭举证称,据《人民日报》报道,一位郑州市民提出过类似申请,状告物价局不公开信息一审获胜诉。对此,工商局方面认为,《人民日报》报道内容与原告的要求不同,缺乏证明力。

    • 焦点2

          处罚信息是否应公开

          庭上,工商局表示,处罚决定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理由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条的规定,“政府信息是指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信息。”但徐大江所申请的处罚决定是工商局在行政执法过程中,通过调查研究、调查取证、通过思考,归纳总结得出的结论,不属于该条规定的内容。

          工商局还称,处罚决定可能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因此,不适公开。

          “关于处罚决定不能一概而论,要尽可能地公开,涉及不宜公开的,只需做适当处理。”徐大江表示,处罚决定书中的内容,工商局应经过鉴别,区别对待。

  • tags: z, x信息公开诉讼, g广州

    • 专职打假人徐大江近日向广州市的7个行政部门递交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要求7个部门公布去年一年的行政处罚情况,结果竟得到了7种不同的回应。
    • 2007年到2009年期间,我打假时向市工商局举报了售假案件上百件了,但至今没有一个受到处罚,一般就是答复说商家已经撤下违法商品。”
    • 2009年5月6日,徐大江向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邮寄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工商局提供2008年1月1日至2009年5月5日期间对流通领域(商场、超市、百货大楼)的所有行政处罚决定书。不久,徐大江收到了工商局的《政府信息不予公开告知书》。告知书认为,徐大江不是行政处罚相对人,所以不告知相关处罚决定书内容。
    • 而在昨日开庭之前,徐大江还向市物价局、市卫生局、市林业局、市文化局、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了完全相同的信息公开申请,但得到的回复竟然各不相同。市物价局答复可以公开所有行政处罚决定书;市质监局要征求具体行政相对人(即行政处罚对象)才能公开;市林业局则答复为暂缓公开,理由是暂时难以确定徐大江申请的信息是否属于依申请公开的范围;药监局表示只能提供一份违法行为情况汇总表;市卫生局称在申请的时间范围内没有处罚记录;市文化局也称没有相关信息。
    • 市工商局在庭上认为,只有行政处罚相对人才能被告知处罚决定,徐大江不是行政处罚相对人,因此没有权利申请公开他人的行政处罚。
    • 徐大江认为,根据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各部门应重点公开环境保护、公共卫生、安全生产、食品药品、产品质量的监督检查情况。市工商局不仅应向原告公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更应该向社会、向民众主动公开自己所申请的同类政府信息公开内容。
    • 工商局还称即使处罚决定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也有可能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所以不适宜公开。
    • 工商局还认为徐大江申请的内容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内容
  • tags: z, x信息公开诉讼, g广州

    • 如果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对“政府信息”不但有可公开与不可公开之考量,还有“各级人民政府信息”与“人民政府部门信息”,“各级人民政府”与各个“人民政府部门”又是各扫门前雪之别,就丝毫不值得奇怪。
    • 徐大江“以身试法”所得的结果,究其原因,还是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只是简单地削足适履于目前这个臃肿、拖沓、低效、扯皮、浪费的机构体制上。

        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政府,一个辖区只能有一个政府,政出一门,本是个常识,也是政府一再向公众申述的原则。可是,在实际上,政府又往往以职能化、专业化为由,让公众不得不时常身陷一件事究竟有多少个“政府”在管,究竟哪个部门才代表“政府”的困扰与折腾中。

    • 直接规定、执行“各级人民政府是发布该级政府信息的唯一机构”,完全没有任何技术问题,也完全不会增加任何行政成本。

        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仍然是宁愿让公众多受折腾,宁愿让“各级政府”与各个“人民政府部门”各费人力财力搞一套信息采集、管理、审核、公开系统,分别应付可能涉及的公众质疑,让公众因此不得不奔波于上访、申诉、诉讼中,也不愿意借此强化政府对各个职能部门依法行政情况的日常监督,完善政府自我纠错机制,让民众得到降低遵行政令成本的好处。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h河北, g工商登记, s申请追踪,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s商业秘密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