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9/06/2009

九月 6, 2009
  • tags: z

    • 去年1月7日,普君南拆迁片区以98.22万元的起始价挂牌出让。按要求,竞买公司要自行支付拆迁安置成本,并拿出10万平方米以上周转房安置拆迁户,同时承担安置祖庙东华里片区改造项目拆迁户。当天,该地块被唯一竞买人佛山市东建集团以100万元拿下。

        对于这个成交价,部分拆迁户表达了自己的疑问:“祖庙东华里地块的起始价为75亿元,而普君南仅为98.22万元,这其中相差了约7500倍,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 迁户们表示,自己是被出让土地的原合法使用者,土地出让的价格与他们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信息,所以想充分了解自己的房屋被拆迁的批准依据或相关文件,以及自己合法的土地使用权被出让的底价的计算依据、计算方法和原始数据。
    • 今年3月3日,拆迁户填写了信息公开申请表,通过挂号信方式向佛山市国土资源局禅城分局(下称禅城区国土局)申请:

        一、公开普君拆迁片区“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

        二、公开普君拆迁片区挂牌出让文件中(交易编号: 佛禅(挂)2007—017)挂牌起始价——人民币98.22万元是如何换算出来的,公开挂牌起始价的计算依据和计算方法。

    • 禅城区国土局回复称,收回普君南片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公告,已于2007年12月1日刊登在当地媒体,公告内容已明确收回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范围;关于普君南地块的挂牌出让底价,他们是以《关于印发佛山市禅城区土地出让金及租金标准的通知》[佛府(2003)55号]第七款规定为依据计算所得。
    • 根据禅城区国土局第一次的答复,拆迁户认为国土部门在回复所称的“收回普君南片区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公告”,与拆迁户的申请“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 不一致。
    • 另外,国土局回复中所提到的《关于印发佛山市禅城区土地出让金及租金标准的通知》,经过他们查询,该规定是对土地使用权评估价的一个计算方法(或公式),国土局没有公开此方法中的各项原始数据,拆迁户根本无法计算出98.22万元的结果。
    • 于是,拆迁户又于今年3月10日再次向禅城区国土局提交信息公开申请,申请公开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以及普君片区各项原始数据,包括建设规划部门批准的建筑总面积、拆迁面积、补偿房屋的建造成本、安置补助费等等。
    • 你们申请中要求公开的其他文件,根据相关规定,不在必须公开的范围”。

        针对市民要求公开各项原始数据,国土局回复称“回迁建筑物的建造成本等数据是由我局抽签选定的专业评估公司按照有关政策以及评估规范进行测算得出的,也不在必须公开的范围。”

    • 一名知名法学专家在采访时指出,这起佛山首例起诉政府信息公开案件,禅城区法院能立案受理,本身就是一个突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实施,对于不少政府官员来说,是一个思想上的重大“洗礼”。不少官员长期以来都习惯了保密型思维,信息公开案的出现,能使政府部门、政府官员意识到,信息公开工作做得不全面,就有可能吃官司,从而对信息公开起到促进作用。
    • 拆迁户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只有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才不能公开。他们认为,“国有土地使用权批准文件”和“出让底价的计算方法、原始数据”都不属于上述的任何一种情况。只有公开了,才能保障社会公众的知情权,才会让社会公众知晓相关信息,维护社会安定团结。国土局的答复——“不在必须公开的范围”的结论违背了《条例》的“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的精神。
    • 对于交易底价98.22万元的计算依据及各种原始数据,国土局表示这不属于公开范围的信息,首先,依据土地公开交易的相关规定,应当依法公开的信息在该交易公告和交易文件中均已依法公开。其次,这个交易底价是土地评估机构严格评估的结果,其评估计算的依据和各种原始数据并不属于公开范围的信息。
      • 国土局是典型的”无理搅三分”:首先,信息公开的义务渊源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而非“土地交易的相关规定”,满足了“有关规定”的要求决不等于履行了《条例》下的义务。其次,所有由政府制作和保管的信息均为政府信息,只要被申请的信息不属于《条例》豁免的范围,都必须公开,根本不存在属不属于
        公开范围的问题——根据常识就知道,《条例》根本不可能列出所有的信息。 – post by foistudy
  • tags: z, c村委会, t土地

    • 尽管村委和街道办认定卖地程序合法,也召开过村民代表大会,但对卖地的细节没有主动、完整披露,只是迫于压力断断续续提供少量信息。
    • 从现有的资料看,不存在村委会违法卖地的事实,所有的程序都合乎转变土地所有性质及开发的相关规定。那些反对卖地的村民的诉求也只是“反对黑暗卖地”,实际上是对卖地的信息隐瞒表达不满。
    • 部分反对项目建设的村民,他们的担忧无可厚非。既然村委会都承认在卖地前并没有与村民充分沟通,理由竟然是担心有人反对,索性就采取了隐瞒的办法来操作整个卖地过程。现在看来,村委会当初的做法给自己制造了麻烦。
    • 村委会之前的做法留下了话柄,其实也增加了村民的不信任感。因为按照村委会的办事思路,那些反对的村民不禁会设想:卖出高达4亿多元的土地都如此遮遮掩掩,那么由村委主导的其他方面——比如利润的真正分成——是否也有见不得光的事?如果村委问心无愧,认为被反对的村民冤枉了,完全可以用更加全面的信息公开去说服和反驳,不然以后的事态发展或会更复杂。
    • 村民有权利了解他们可能承受的风险,或者配合项目开发的责任。即便涉及商业机密,也绝非没有办法进行交流。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