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9/09/2009

九月 9, 2009
  • tags: t土地, h河北, x信息公开诉讼, s胜诉, j拒绝履行判决, x新闻综述,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j记者行使知情权, p批量申请测试, case石家庄集体土地, k考核

    • 因为怀疑本村的集体土地被倒卖,鹿泉市的4位农民在向铜冶镇政府申请公开相关信息无果后,将镇政府告上法庭。村民们虽然胜诉,但相关信息依然没有公开。
    • 今年5月,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实施一周年之际,记者历时一个多月,对《条例》在石家庄的落实情况进行了调查,同时向25个区级行政部门提交了信息公开申请,却只收到了两份回复。
    • 谷焕斌是鹿泉市铜冶镇永壁北街村的农民,他和另外3位村民与铜冶镇政府打了一场信息公开官司。
    • 2006年8月,永壁北街村将13.3亩宅基地卖给一家房地产公司,获利六百多万。该公司在这块地上建起了4栋住宅楼。村民们认为这13.3亩宅基地被倒卖了,村里在卖房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宅基地开发一路暗箱操作。
    • 2008年7月底,谷焕斌等人向铜冶镇政府提出信息公开的书面申请,要求公开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宅基地使用的审核情况,但没有得到回复。
    • 2009年2月28日,鹿泉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责令铜冶镇人民政府在15个工作日内公开谷焕斌等人申请公开的内容。
    • 他们于2008年9月16日将铜冶镇政府告上法庭,要求其履行信息公开义务。
    • 镇政府派包村干部向村民们公示了《铜冶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表示永壁北街村的13.3亩宅基地可能当初没有经过镇政府的审核,所以无法公开相关信息。而住宅楼的招标、分配等情况属于村民自治范围,镇政府无权干预。
    • 铜冶镇政府在法定期限内没有履行判决。
    • 今年5月30日、31日,记者与一位法律工作者一同向石家庄市内五区民政局、住房办、国税局、卫生局、环保局分别发出了信息公开申请,共25 份。其中,记者从裕华区政府网站上提交了5份申请表,其余20份均以挂号信形式寄送到相关部门。结果,在《条例》规定的15个工作日内,只有长安区国税局和桥西民政局分别以挂号信和电子邮件形式给予了回复。
    • 记者一直等到7月初,一个多月过去了,其余申请都石沉大海。
    • 从5月31日起,记者陆续接到十余个电话,都是收到申请的部门打来的。他们大多询问记者的身份和职业,以及提交信息公开申请的原因、目的。有人说要向领导请示一下,有人则表示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到信息公开申请,还问记者是否向每个区都寄送了申请表。只有桥西区政府的工作人员在电话中确认了收到申请的时间,表示会在15个工作日内予以回复。7月16日,申请发出一个半月后,桥东区住房办打来电话,表示因工作太忙,他们16日才看到记者的申请表,而且这些信息整理起来工作量很大,他们人手又少,所以希望当面进行答复。
    • 记者向各区民政局提交的申请内容是关于低保金等方面的管理情况。对此,桥西区民政局给予了详细的回复,并在回复发出后打来电话解释相关问题,表示如有其它疑问可再联系。
    • 记者向各区住房办提交的申请内容是关于危陋住宅区改建和旧住宅小区改善的,可他们无一回复。
    • 记者向各区国税局、卫生局、环保局提交的申请有4项内容:1、公开单位主要领导成员姓名、履历、分工,各部门具体职能、通信地址等。2、公开 2008年各项财政专项资金、专项经费的分配、使用情况,以及职务消费、公务接待费用等信息。第3、4项分别是公开单位领导2008年至今实际接待群众人数,以及用于联系群众和公共事务的电话或电子信箱实际答复次数。

        对此,长安区国税局答复说,第1项已在办税服务厅公开;第2项属内部公开内容,请谅解;第3、4项因为该局每天都接待大量来访者咨询,人数太多,无法做准确统计。

    • 北京市国汉律师事务所刘超主任认为,《条例》明确规定“乡(镇)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宅基地使用的审核情况”属于乡(镇)人民政府重点公开的信息。谷焕斌等村民状告镇政府一案,法院已做出最终判决,责令铜冶镇政府履行信息公开义务。如果镇政府依法履行了对于宅基地审核的职责,就应该依照判决公开相关审核资料,否则就是拒不履行判决。如果镇政府没有依法履行审核职责,致使法院的判决不能履行,那么镇政府就涉嫌行政不作为、失职。不管是什么情况,最终结果是没有履行判决。村民宅基地从规划、招标、建设到分配,都属于宅基地使用情况,应该由镇政府审核并予以公开。因此,镇政府以“属于村民自治范围”为理由不予公开,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 以政府为本,政府信息公开便容易成为一种运动和政绩,流于形式;以公民为本,政府信息公开就必须是实质的,以公民的满意度为最重要的标尺。
    • 市委市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梁勇认为,石家庄建设了比较完善的信息公开平台,是一大进步,但是,信息公开目前还只是政府应该履行的一项义务,而不是“刚性要求”,这导致一些行政部门对此缺乏足够重视。因此,应当加强这方面的监管,将信息公开作为一项政绩去监督、考核。
  • tags: l立场转变, d督察与跟进,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case申请人被当间谍, p批量申请测试, h河南, g公款花费, g国家秘密

    • 看到报道的南阳市政府,随即成立调查组,昨日,调查结果在南阳市人民政府网站上通报。
    • 昨日,南阳市政府电子政务办公室在南阳市人民政府网站上,公布了《关于南阳市政府信息公开工作暨王清申请公开政府信息有关情况的通报》,对王清申请公开信息的内容一一列出,详细披露了各部门对申请的受理答复过程。
    • 2009年1月4日后,收到申请的大部分部门都与王清联系,但由于其提供的联系电话在2009年1月4日后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时间约为2个月),或按其通信地址找不到本人,导致很多部门及单位无法与其取得联系。
        因此,在法定期限内(15个工作日,最多30个工作日)只有市劳动局等18家单位用信函形式及时给予回复。
    • 得知通报内容后,王清表示基本满意,但他对通报中的个别说法还持有异议。通报中提到,王清申请公开的信息,“有的内容属涉密范围,由此也引起一些部门的疑问”,比如王清向宛城区公安分局提交申请中要求公开的内容:公开被申请人近两年来的治安和刑事案件发案率和破案率;公开申请人案件的办理情况;公开被申请人辖区内主要在那些路段设有监控等。
        “我认为这些内容不属于涉密,治安和破案率直接关系着市民的切身利益,我们有什么不可以问问呢?”王清说。
  • tags: g官方媒体, p评论,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case申请人被当间谍, p批量申请测试, h河南, g公款花费

  • tags: g官方媒体, p评论,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case申请人被当间谍, p批量申请测试, h河南, g公款花费

    • 曾听前国家审计长说过,审计人员是国家公共财富的“看家狗”。可是审计风暴从来没有引起问责风暴,问责风暴

      也没有抑制住违规风暴。审计“两难困境”和“问责幻象”足以说明“看家”之难。体制内“看家”难,体制外“看家”也未必容易。

    • 事实上,任何一个台阶的社会和谐,都是长期而艰难地争取得来的。天上不会掉馅饼,锅里可以烤馅饼。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经颁布一年多,至今还是没有烤熟的“馅饼”。应当相信,终有一天,会是香喷喷的大众享受到的“馅饼”。但是这个过程不是自然而然的自发过程,而是众人拾柴火焰高的作为过程。当众人还不愿意或者还没有条件拾柴的时候,少数先行者就要做出巨大的牺牲,甚至生命的代价。
    • 我们想学还不容易,还需要资金支持;有资金的,还需要理念支持;有理念的,还需要勇气支持。
    • 再通过投诉、申请行政复议、打官司等途径,终于收齐了181家政府单位的回复,然而没有一家回复符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要求和申请人王清的要求。可以想象,在作假横行的时代,信息公开和财产申报可能也逃不脱作假的陷阱。
  • tags: s申请追踪, g官员态度, d督察与跟进,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case申请人被当间谍, p批量申请测试, h河南, g公款花费, s申请积极分子评价

    • 这些问题甚至包括,该市政府部门的领导成员都有谁。这个27岁的年轻人觉得,他有必要知道这些人的履历。为此,他曾经试图直接前去询问。他来到一家市级直属单位,推开门,看见一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坐在里面。

          他礼貌地询问:“领导,申请信息公开应该去哪个办公室?”但据他回忆,对方嘴里先是蹦出一个脏字,然后说:“这里没有什么信息可公开。”

          王清不甘心,开始对着这名领导谈“信息公开条例”。听了几句之后,对方打断他:“看书看多了吧你?”随后,王清被轰出了门。

    • 2008年12月30日,当姐姐王轲看见他手里抱着一摞近60厘米高的信向外走时,打趣地问他:“怎么这么多信,去寄情书啊?”

          而直到几天前,王轲突然在网络上看到了弟弟的照片。她这才发现,在自己眼里腼腆、贴心的弟弟,突然成了这个城市著名的“刺儿头”。

    • 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开始实施的第8个月。
    • 在公开单位主要领导成员名称、履历一项上,大多数回复都将其归类为“个人隐私”。
    • 2006年,刚刚工作不久,只拿450元工资的王清发现,每个月电话费都要被扣掉一两百元,他认定,其中有一部分是被无理扣除的。于是,从当年4月起,他不断地向中国移动提起诉讼。

          后来,他和几个有同样遭遇的人联合起来,一共30多人,立了67个案,全都是针对电信行业。“开始是被迫的,后来却感觉做这件事有意义。”他这样形容当时的感受。

          但他很快发现,实现“意义”并不容易。那场诉讼的结果是,只有王清一人收到一份判决,“裁定驳回”,其他案子则不了了之。

          王清甚至对司法产生了怀疑。在不断上诉期间,他发现政府其实出台了很多对消费者有利的细则和规定,从而让他重燃希望:“也许司法走不通,可以走行政。”

    • 2008年8月,这个年轻人发现上下班的路上都会经过一个楼盘,密闭作业,“很神秘的样子”。他去售楼部要求看土地证,结果被拒绝。他转而向市规划局申请信息公开,不出意料,没有回音。于是,没过几天,他把规划局告到法院,认为对方违反“信息公开条例”。

          规划局败诉了,只好公开信息,结果证明,那个“神秘的”楼盘并没有土地证。过了两个月,他又以规划局不处理自己的举报为由,又一次把对方告上法院,问题是“不作为”。这一次,双方在庭内达成和解,规划局的代表向王清道了歉。

      • 部分胜诉的信息公开诉讼:勒令答复申请 – post by foistudy
    • 2009年4月,这个瘦弱的年轻人对没有答复的116个部门提请了行政复议,过了两个月,他又主动申请将复议期延长,很多部门仍不加理会。
    • 到6月,他开始起诉这些部门。他公然“利诱”已经被他起诉的行政部门:“你公开了,我就撤诉。”也有时候,他会反过来胁迫那些被他称为“老赖”的部门:“再不公开,我就去起诉你。”
    • 接下来,几个月前递出去的申请渐渐有了回音,7月13日,他拿到了最后一份回复。在这100多份回复中,只有4份全部或部分地公开了公款消费的款项。
    • 之前被称为“个人隐私”的领导履历,多半公开了,卧龙区交通局甚至寄来了领导照片的复印件。而市质检局在一份比较详尽的回复后,还随信附有2008年度该局工作会议的报告与讲话。

          在一家市直部门的答复书中,有人特意手写批示:“王清:按照政务公开条例精神,你申请的公开内容是要收费的,本次先不收你弗(费)用。”而卧龙区司法局则在开头写道:“我们觉得你的法律意识很强……必要时聘请你为特邀法制宣传员。”

    • 在接到这些回复后,王清又做了一件事。他告诉几个没有公开公款花费信息的部门,他在行政复议上花费的材料费和邮寄费大约1000元左右,“你不给我公开数据,那就要承担我20元到30元的成本,看着给吧”。

          他先找到市公安局,因为他怕有“敲诈勒索”的嫌疑,看他们“抓不抓我”。但过了几天,有人将3家分局一共100元钱送到王清的单位,还留下一张字条:“留了一百块钱,望你不要介意,随后我可以报销,工作不到之处,望你多包涵。”

          随后,卧龙区粮食局和人劳局分别寄出50元和20元,这两张取票单,被王清小心地保存起来,“不取了,留个纪念”。

          这200元的收入引起了不少风言风语,有人觉得,他是勒索。

    • 另一种质疑的声音则来自当地政府部门。南阳市政府分管电子政务办的副秘书长郭鹏用商榷的语气向记者质疑:一个人可以同时向如此多的单位提出同样的信息公开申请,这会不会是信息公开条例的“漏洞”?
      • 典型的官员态度:公民行使法律赋予的监督权利就是“滥用法律” – post by foistudy
    • 8月7日这天,市里的联合调查组来到王清的单位,“七八个人坐在一起,都挺和颜悦色”。他们开始向王清核实,究竟是哪些单位第一批回复,哪些单位迟迟不回。最后,他们郑重地肯定了王清的行为,这“毕竟可以促进一些单位公开信息的意识”。
      • 跟进和监督举措 – post by foistudy
  • tags: p批评, 1′, f非官方媒体,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case申请人被当间谍, p批量申请测试, h河南, g公款花费

  • tags: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case申请人被当间谍, p批量申请测试, h河南, g公款花费

    • 看上去你是喜欢安静的人,为什么要向政府申请信息公开?

        王清:这话说起来长了,与我的经历有关。几年前我遇到过麻烦,其实这麻烦也是其他消费者可能遇到的,但我不服气,就通过司法寻求公道。后来我生活中一遇到不公平的事,就想打官司。

        记者:打过多少?

        王清:多啦。我曾在一年多时间内,接连打了一二十个官司,有通信、消费霸王条款方面的,还有社会上一些看不惯的事等,涉及面很广,都与大家利益有关。

        记者:这么多官司,你有精力去处理?

        王清:我认识一些也经常为公益事业打官司的人,相互支持。虽然我们成绩不大,但被起诉单位多少会有些收敛,政府部门也会下发一些规范文件,就乐意继续做。

    • 怎么又瞄准了政府信息公开?

        王清:政府信息公开的新闻我早在2007年就注意到,但让我最终行动的是去年六七月份的一件事。我上下班路旁有一个地产公司施工,整天密闭作业,很神秘的样子。我到售楼部问房子有土地证没有,工作人员说有,可我不能看。我就怀疑了,楼盘不会有问题吧?到国土、规划等部门了解,他们居然不答复我。我就起诉政府部门,法院判决他们给我答复。拿到答复后,我发现楼盘果然有问题,没有办土地证就开工了。

      • 部分胜诉的信息公开诉讼:勒令答复申请 – post by foistudy
    • 现在提倡和谐社会,可政府部门要是什么事情都瞒着老百姓,大家该知道的不让知道,社会怎么和谐?那时《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也刚实施,我就决定在这方面做些事情。

        我查找了南阳市市直和宛城、卧龙两个区的所有政府部门,共181个,一个不漏。我想法很单纯,就是要做就要做全面些。

    • 共性问题是“三公”(公车、公款吃喝、公费旅游)消费,公开2007年、2008年,对各项财政专项资金、专项经费的分配、使用情况,以及职务消费、公款报销、公务接待、会议费、差旅费、培训费、车辆费、固定资产购置费,购买小汽车费用、公款出国等具体信息。“三公”消费也是我最在意的一项内容。

        记者:此前已有人向有关政府部门申请过类似信息公开,但失败了,你知道吗?

        王清:我知道,但我是纳税人,有权知道政府部门把我的钱花到哪里去了,所以想,不管别人怎样,我还是要进行。按照我的理解,他们不应该拒绝我。

    • 你怎么应对?

        王清:意识到危险,我立马采取两个措施,一是给新华社联系,请求帮助,另外给市委书记、市长写信,向他们陈述我为什么这样做,告诉他们我受到的压力。

        我也安慰自己,我做的不是坏事,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如果连我做这样的事都容不下,这个社会就有问题了。

        记者:有效果吗?

        王清:信寄出不久,市政府的一个人给我联系,说:“领导已经知道了,理解你的行为,不用担心。”我内心才镇静些。这之后,也没有人到家门口再转悠了。

      • 信息公开申请人寻求自我保护的途径:媒体,和地区最高级别官员 – post by foistudy
    • 当时为什么不直接向各单位递交申请书?这样或许可以直面陈述,减少误会。

        王清:我尝试过亲自送申请书,但被骂了出来。到第一个单位后我说我是来申请信息公开的,接待领导说:“球信息公开,这里没有什么信息可公开。”认为我在无理取闹,把我赶出来。

    • 我可不会再妥协。当时我就想,既然行动就不能半途而废,必须得进一步行动。如果单位对申请无动于衷,可以行政复议、打官司和投诉。我开始采取这些手段,投诉的投诉,申请行政复议的行政复议。

        记者:结果如何?

        王清:结果还不理想。一些单位又在规定期限内给了我回复,但有些单位还是对行政复议决定书置之不理,不回复我,我又开始打官司,对二三十个单位进行了起诉。

        记者:这次都有回音了吧?

        王清:经过这一折腾,才最终都有了回音,不管答复内容怎么样,都给了我一个结果。我拿到最后一个回复是在7月初。

    • 申请中我发现,越是级别低的单位,申请信息公开越难,到了市直单位,事情就好办了,能从观念上接受我的行为。
      • 各级官僚对信息公开的反应 – post by foistudy
    • 这件事你付出了多大代价?

        王清:很大。半年收入没有了。这些事都是我下班后进行的,下班比上班还累,经常熬夜到凌晨3点。行政复议或起诉,我还要搜集证据写材料,累得够戗。家人也提心吊胆,不支持。

        记者:有人认为你太钻牛角尖了。

        王清:我不是在钻牛角尖,我的问题都是合情合理的,可以影响整个社会,并且也达到了。通过个人力量,南阳政府部门意识到,一些信息不能再对老百姓瞒着了。前两天有朋友向一政府部门申请公开一个信息,很容易就实现。

    •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已实施一年,你觉得它在现实中作用大吗?

        王清:作用大是大,不过也有漏洞,在很多方面可以说有点“无能为力”,拿被申请单位没办法。比如一些政府部门倾向于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公开有关信息。起诉到法院后,由于保密法的效力等级高于条例,法院也没有办法。

        记者:你觉得怎么完善?

        王清:我觉得应该再制定一个具体的实施办法来细化,现在条例的规定太模糊。还有就是赶快修改保密法。

  • tags: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case申请人被当间谍, p批量申请测试, h河南, g公款花费

    • 王清,男,1982年生人,现为南阳市一公司计算机技术人员,自2003年起,开始介入公益诉讼,常为某一件侵害公民权利之事,四处奔波。
    • 王清的信息公开申请规模之大、数量之巨,在河南史无前例,全国也可称得上第一个。而他要各部门公开的最主要一项内容——“三公”消费:公款吃喝招待、公车消费和公费出国
    • 评论者认为,“三公”消费公示,是成本最小的反腐措施之一。各政府部门对“三公”消费信息公示的回避心态,官民双方在这个问题反复对峙,恰恰将中国改革此时该从何入手这一问题的答案,清晰地呈现了出来。
    • 申请书是在2008年12月30日全部寄出,到1月4日,就不正常了。一些收到申请书的单位问我是不是间谍,把我当成了间谍,认为我在收集情报。家门口也突然出现一些陌生人,晃来晃去,打听我的情况。我告诉邻居,再有人打听,让他直接去我家。还有把我当成要账的,什么反应都有。
    • 不是避重就轻,就是“没有公开依据”,没有实质回复内容,让我很不爽。
    • 要多少“间谍”推动,才可将国家的一项法律法规深入“官”心?
    • “刺头”王清勇尝螃蟹,舍身普法,宁负“间谍”之名,也要将官场暗箱看清,这股不依不侥的劲,正是时下最稀缺但却蓬勃兴起的公民意识。针对那种间谍之天方夜谭般的指斥,让我们以公民的名义,狠啐一口——“呸”!
    • 王清的信息公开申请规模之大、数量之巨,在河南史无前例,全国也可称得上第一个。但是,王清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三公”消费不能再“潜伏”下去。“三公”吞食着公共财政,滋生着腐败,抬高着行政成本……唯有公开,才能监督;唯有透明,才能遏止。
    • 辽宁有一个区的“公仆”,他一年的“车补”就达七、八万,相当于普通老百姓天天加班加点苦干加巧干一年甚至二年的工资。这 “车补”就是给媒体“三公”出来的消息,难道教训还不深刻?
  • tags: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case申请人被当间谍, p批量申请测试, h河南, x信息公开诉讼, f房地产, g公款花费, x新闻综述, g官员态度, s申请积极分子评价, case申请人被当, 间谍

    • 河南省南阳市市民王清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向南阳市上至市委下至一个区的蔬菜办公室共181个行政部门,提交了7项政府信息公开书面申请,但只有18个部门按期给予了回复
    • 2008年12月30日
    • 1.公开单位主要领导成员名称、履历、分工,以及各部门具体职能、通信地址、负责人名称、举报电话和举报电子信箱。

        2.公开2007年和2008年工作目标和具体实施情况。

        3.公开2007年、2008年,对各项财政专项资金、专项经费的分配、使用情况,以及职务消费、公款报销、公务接待、会议费、差旅费、培训费、车辆费、固定资产购置费,购买小汽车费用、公款出国等具体信息。

        4.公开单位领导同志2007年以来实际接待群众人数。

        5.公开2007年至今用于联系群众、办理公共事务的电话或者电子信箱实际答复次数。

        6.公开公务车台数,专车台数、车辆维护费用、燃油费用、专职司机工资支出数额。

        7.公开机关编制数额,实际在岗人数,是否有超编情况。

    • 此前,供职于南阳广播电视网络公司的王清,于2008年8月7日曾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向南阳市房管局、国土局、规划局和建委,提出申请公开一家楼盘的登记备案信息,这四个部门均没有在法定期限内回复。随后,王清向南阳市卧龙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卧龙区人民法院判决上述四部门应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给予答复。
      • 部分胜诉的信息公开诉讼:勒令答复申请 – post by foistudy
    • 王清此次递交的181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在法定期限内只收到了18份回复。这些回复绝大多数是“无效”回复。记者不久前在王清家中看到了这些回复函:

        南阳市卧龙区国土资源局寄给王清的信中,只有一份空白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

        南阳市地方税务局的答复:一、关于第1、2项信息,请你到南阳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政府信息公开”栏目下“部门信息”获取;二、关于其他信息,没有公开依据。

        南阳市国家税务局的答复:一、对您申请书第一项的申请要求,我局已通过南阳市国家税务局12366网站予以公开,请自行查阅;二、对您申请书第二项至第七项的申请要求,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有关规定,无公开依据。

        南阳市工商局宛城分局的答复:关于您申请提出公开的第3、6、7项政务信息,属于内部管理事务类信息,未列入政务公开范畴,暂不予公开。落款是南阳市工商局宛城分局,连单位的公章都没有。

        南阳市民政局的回复,是这18份回复中最为详细的。但这份回复的落款,只有日期,没有单位公章。

    • “这些回复没有一份完整地公开了我在申请中要求的信息,特别是涉及财政资金花费、人员超编、单位车辆及司机支出的第3项、第6项和第7项。
    • 为递交这些申请,王清称花费了超过1000元的纸张、邮寄费用,而他每月的收入只有836元。但将这些书面申请函寄出后,王清却受到了来自多方面的压力。
  • tags: case郑州经适房, x信息公开诉讼, z郑州, f房地产, z

    • 房管局代理人说,他看到屈先生的诉讼请求,很不理解,这就好比一个人嫌药贵,就要求取消这个药品的批准文号一样,这是两个不同的关系。显然,屈先生与他所称的事实和理由没有法律关系。就本案来说,开发企业的行为,不存在需要由房产管理部门依法撤销许可证的法定情形。“屈先生称开发商组织820名入围业主选房,并通知有预售证的入围者缴纳首付款等费用,这些均与颁发预售许可证的合法性无关。无论开发商是否存在屈先生所称的情形,都与颁发预售许可证是否合法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也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 那么,房管部门颁发的“2370号”预售许可证是否合法?

        房管局代理人说,他们颁发的预售许可证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有效。房管部门依据《城市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郑州市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及有关法律法规规定,按照《商品房预售审批表》的具体要求和商品房预售许可证的办理程序,今年1月19日颁发了第“2370”号预售许可证。

        “屈先生称房管部门没有对上报的资料进行审核,在没有达到法定要求下,核发了2370号预售证,这是他的主观臆断,没有任何依据,也是极不负责的。”房管部门还说,本案中,开发企业提交的证件材料齐全,房地产管理部门对开发企业提交的材料是否符合法定条件进行了认真审核,并进行了现场查勘,这些都有确凿的档案材料证明。因此,
      房管部门颁发的预售许可证的具体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

    • 昨天在法庭上,房管局将当初为华瑞房产公司颁发预售许可证的一整套手续提交给法庭。屈先生接过这些证据,将申请、受理、审批、勘验等所有手续看了四五分钟,当法官要求屈先生质证时,屈先生对此真实性合法性和证明的内容都表示没有异议。他表示:今天庭审中的许多资料,房管部门之前都没有提供给他。

        法庭宣布择日宣判。

        【电话连线】 “当初有这些资料,我就不打这场官司了”

        昨日庭审后,记者与屈先生进行了沟通。

        “我也是通过法律程序申请的呀?为什么当时不提供?”屈先生说,如果当初有这些资料,他也就不打这场官司了。

    • 屈先生说:“这些证据是不是房管局开庭前补造的不好说。我要强调的是,他们在我申请公开之后所给我看的文件根本没有这么多。开庭了却又交了这么多。”
  • tags: y舆情导向, x新闻发言人

  • tags: z, case郑州经适房, x信息公开诉讼, z郑州, s涉信息公开诉讼, f房地产

    • 昨日,因“认为郑州市房管局没有依法核发紫薇苑小区的商品房预售许可证,依法申请公开预售证审批文件信息未果”,屈松峰将行政诉讼状送到了郑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法院当即受理了此案
    • 在“起诉状”中,屈松峰提出的诉讼请求是,“撤销郑州市房地产管理局(2009)郑房管预售字第2370号商品房预售许可证。”

        他说,“郑州市房管局作为行政主管部门,没有按照《郑州市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对郑州华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报的资料进行审核,在没有达到《郑州市商品房销售管理办法》法定要求下,就核发了(2009)郑房管预售字第2370号商品房预售许可证,使郑州华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不具备条件的情况下,组织业主选房,并收取业主的首付款。”

    • 法院出具的受理案件通知书中显示,屈松峰状告郑州市房管局一案,该院“经审查,起诉符合法定受理条件,决定立案审理”。据了解,最长在3个月的时间内,此案会有一个结果。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