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9/18/2009

九月 18, 2009
  • tags: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j价格, f福建, s商业秘密, 1′

    • 福建省福州市一名市民向福建省通信管理局申请公开通信行业的月租成本,该局认为月租成本是商业秘密,不在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 福州市台江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 2008年8月28日,张涛向福建省通信管理局提交了《福建省月租成本公开申请》,申请书称,用户有权知道与自身利益密切相关的资费成本,经营者应向用户告知电信业务的建设成本、运营成本等,以及制定或调整资费的依据和理由。
    • 省通信管理局于9月8日答复张涛,所申请不在政府信息公开范围。张涛向省政府申请行政复议。11月7日,省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该局复函。张涛遂将省通信管理局告上法院,他诉称,省通信管理局不予公开月租成本的理由不成立,要求其重新答复。
    • 省通信管理局则辩称,张涛申请公开的福建省通信行业各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者的月租成本,作为电信业务经营者的成本资料,属于依法受到保护的重要商业秘密
    • 张涛认为,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依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商业秘密构成要件问题的答复,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一是该信息不为公众所知悉,即该信息是不能从公开渠道直接获取的;二是该信息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三是权利人对该信息采取了保密措施。只有同时符合上述3个要素的信息才能称之为商业秘密。月租成本只是一个数字,不属于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不属于商业秘密。
    •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 tags: x信息公开诉讼, j价格, t铁道部, w维权人士,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s受案范围, g官方媒体, w维权律师

    • 热心网友肖均佑来电告诉人民网编辑,他在今天向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起诉铁道部不履行信息公开义务,没有在法定时间公开“T231次列车北京西至保定乘车区间有座票和无座票的具体价格依据”的相关信息。
    • 今年6月22日,肖先生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北京邮政同城快递的方式向被告铁道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T231次列车北京西至保定乘车区间有座票和无座票的具体价格依据
    • 铁道部在肖先生提出申请至起诉时未与他进行联系,也未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法定期间内予以答复
    • 希望法院责令被告履行信息公开义务,在判决生效后3日内给他答复,公开T231次列车北京西至保定乘车区间有座票和无座票的具体价格依据
    • 据悉,北京市一中院今日未予立案。
    • 北京律师董正伟曾向发改委和铁道部提交《请求保护公民人身和财产权益的建议申请书》,要求铁道部完善退票费政策。铁道部以“将积极与国家价格主管部门沟通”为辞未作出明确回应
  • tags: l律师行使知情权, s涉信息公开诉讼, x信息公开与律师取证, f法律之间关系, s申请人资格

    • 广东新东方律师事务所律师
    • 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 判令被告要求原告提供立案证明方能进行执业调查的行政行为违法
    • 2009年5月26日向被告调查有关委托人股权变更登记一案中股权转让另一方股东的身份资料时,被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以下简称《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之规定,要求原告提供律师事务所介绍信、律师执业证、立案证明复印件(核对原件),自带A4纸及相关委托书。原告认为被告此行政行为违法。
    • 被告要求原告在调查相关资料时必须提供法院立案证明为前置条件,严重损害了原告的执业权利
    • 在本案中被告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二十四条或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本身均属对法律适用错误。本案律师调查对象与政府信息是否为公开信息或依申请经第三方同意或者行政机关审查同意方公开信息或不能公开之信息并无关系,原告的调查行为是受法律保护之执业活动
    • 可见,被告之行政行为亦无法律依据又毫无逻辑
  • tags: case四万亿, f法学家立场

    • “大家对于四万亿元资金去向的关注是合理的,我们对信息的公布也是完全放开的。四万亿元投资涉及几十万个项目,时间跨度为两年。由于政府预算和基建项目是按年度安排的,今年的投资安排需要在全国人大审查批准后,才能向社会公布;四万亿元计划中包含的2010年年度的投资安排现在尚未确定,因此无法公开。 ”这是发改委副主任穆虹于今年3月1日公开作上述表示的。
    • “我觉得法院不受理严律师诉国家发改委信息公开案,主要是因为法院没有办法审,因为发改委一家不能支配这么多的资金,四万亿资金流向是很多部门的事情,而且重大开支需要经过全国人大审查,发改委一家控制不了。”中国人民大学行政法教授莫于川6月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 tags: case躲猫猫, j警务公开, j羁押场所执法公开

    • 昆明市王家桥派出所4名民警处置“小学女生‘卖淫’案”涉嫌刑讯逼供,引起舆情极大愤慨。昆明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向媒体明确表态:通过调查,公安机关在处置“小学女生‘卖淫’”事件中,存在着执法简单、粗暴等问题”
    • 王某某及刘姓小学生姐妹,“3人经医学鉴定不同程度受伤”。头天晚上“进去”,次日释放,询问一夜,怎么就“不同程度受伤”了呢?该3人不疯不傻(所幸警方未给其扣上“精神病”帽子),不可能自打自,显然是被民警刑讯逼供了!不过,我认为,小学生姐妹还是应该感激民警的“仁慈”的!他们能以“处女膜完整”为据放你们一码,已经天高地厚了,倘若他们撇开“处女膜完整”不论,硬是刑讯逼供让你们承认或“口淫”或“手淫”或“肛淫”,再“依法处罚”,那你们不也得受着吗?再者,更为万幸的是,他们让你们活着出来了,尽管饱尝了皮肉之苦。
    • 近年来,无辜公民和嫌疑人被带进“公安”刑讯致死的,就不胜枚举
    • “风水先生”刘新学被汝州市公安局蟒川派出所带进去仅4个多小时,就“上吊自杀”,死者头部、脸部和膝盖有渗着血的不明伤。其家属表示:“可能是被打死的,最起码是被逼死的,结果公安机关赔偿40余万元后死者的尸体才让火化
    • 去年10月、11月间,光河南省就连续发生5人在公安派出所非正常死亡事件
    • 22岁青年杜学雷因欠酒店饭钱,被内黄县公安局楚旺派出所带去,殴打致口舌发黑、口鼻出血、没有反应,送到医院时已经死亡
    • 54岁的市民马军安,因与人经济纠纷,被洛阳市公安局汉屯路派出所带去后很快“撞墙自杀”,警方却在人死两天后才通知家属。家属到派出所审讯室查看时,发现墙壁刚被粉刷过。为何要破坏现场?是否要欲盖弥彰?是“ 撞墙自杀”还是被民警刑讯逼供而死?死者亲属确信是后者
    • 6月6日《中国周刊》披露的案件更惨,湖南新田县公安局刑警将嫌疑人该县村民秦三仔刑讯逼供20个小时,先是吊打3次,再被右手拷在铁架床上铺栏杆,左手拷在地面水泥墩,呈“马步”姿势折磨一个通宵,最后死在公安局。施暴的警察,居然被以“犯罪情节轻微”为由,未予起诉,免予刑事处罚,至今仍然头戴着“人民卫士”的桂冠。
    • 说明,刑讯逼供不是个案和个别现象,已经像罂粟一样,让一些公安干警上瘾成痞!
    • 究其原因,当然与受数千年刑讯逼供的“传统基因”影响,“重口供轻证据”的谬误刑侦理念的驱使有关,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急功近利”的邪念作祟。“破案高于一切”,“限期破案”,“重奖破案”,只要破了案,就上下满意,皆大欢喜,一好百好,就能嘉奖、记功、晋级、提拔,至于办案的手段和程序是否合法,则无人关心,即使被发现办案中有刑讯逼供行为,也会被破案之“功”所蔽,“一俊遮百丑”,无人问津。这种“只重结果,不问过程”的执法、行政逻辑,无异于在鼓励和教唆刑讯逼供,制造冤假错案,势必导致尊重保护人权、严禁刑讯逼供的法律条文虚设假置,刑讯逼供现象禁而不止,愈演愈烈。不用说出现刑讯逼供申诉无门,即使“申诉有门”也是靠不住的。因为社会主导的行政力量并没有真心实意地想要根治刑讯逼供。譬如上例中,对于把秦三仔刑讯逼供折磨致死的刑警们,检察机关居然认为:“犯罪情节轻微”,不予起诉,免予刑事处罚。刑法被如此恣意亵渎,怎么还能有什么威慑力和制约作用?
      • 根子依然在掌权的当局上(不必再纠结于什么行政权、检察权、侦查权——他们都是一体的,无论是在法学上还是在实际上) – post by foistudy
    • 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09~2010年)》指出:“中国采取有效措施,严防对被羁押者实施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侮辱等行为的发生。”如果刑讯逼供现象得不到有效的遏制,只怕这些美好的愿望连同刑法条款都将成为空谈。遏制和消弭刑讯逼供现象,并非做不到,而是我们没有“当真”地去做
      • 涉及人身权、生命权的刑法、刑事诉讼法这些法律尚不能得到贯彻执行,罔论区区的《信息公开条例》了。当局何时有认真地从体制上为了控制自身权力和尊重公民权利进行全盘的改革考虑呢?近二十年来看到的只有好大喜功、文过饰非、自我表扬,不停地向人民开空头支票,旋即以“稳定压倒一切“公民正当的权利诉求,同时又无视甚至否认这些不稳定恰恰是自身违法”执法“造成的。 – post by foistudy
    • 首先,要强化“非法证据排除规则”。
    • 再就是,对搞刑讯逼供采取“零容忍”,实行“一次死亡法”。
  • tags: case沈阳铁西楼盘, p批评, g官方媒体, x行政责任, x信息公开诉讼, y验收鉴定, c拆迁, l辽宁,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s申请追踪

    • 沈阳中院的判决生效后,铁西区政府向刘阳提供了辽宁省工程质量检测中心的检测报告、沈阳市工程质量检测中心的主体检测报告、建筑材料出厂合格证和抽取样品的检测报告共4项内容。其余8项信息请求由于判决书没有明确列出,区政府拒不提供。并且区政府的信息答复中只有一项是提供的原件,其余均是复印件,许多关键的内容看不清
    • 对于这一答复结果,刘阳仍不满意。4月22日,刘阳再次到沈阳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铁西区政府的答复行为违法,重新答复,并在提供复印件时必须有相应的原件佐证,对不真实的信息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 辽宁大学法学院党总支书记、法学教授佟连发认为:“出现政府不愿公开信息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追责体系过于笼统,条例第三十三条至第三十五条虽然规定了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责任,但在责任追究上却显得过于粗疏与轻描淡写。这种由行政机关自行订立的‘责任机制’先天就存在不足,难以保障各级行政机关都能按照条例公开政府信息。”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律师谷志伟说:“政府在有生效判决的情况下公然‘赖账’,这是条例追责体系中暴露的一个大问题,需要在条例的实施、修订以及今后升格为政府信息公开法的过程中加以认真解决。”
  • tags: case沈阳铁西楼盘, f非官方媒体, p批评, s司法权威低下, x行政责任, x信息公开诉讼

    • 全国政协委员蒋洪教授近日披露的一组调查数据表明,31个省级财政透明度只有福建一省及格,得分仅有62.7分,最低的省份不到15分,全国财政的透明度总体平均分仅为22分。
    • 这种法律上的“问责”,是指当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违反法律规定的义务,违法行使(或不行使)职权时,必须承担否定性的法律后果。只有这种否定性的法律后果得以实现,政府责任才能得到最低限度的保证。

          应当说,近年来经过政府的努力实践和媒体的广为传播,“问责制”、“责任政府”或诸如此类的概念,已为多数公众所熟知。

    • 而规范权力,加诸责任,完善问责程序等,只能透过权利的多数认同,才可能催生出实质性的“问责制”。权力天然具有扩张的本性,让权力自缚手脚,自戴枷锁,无疑是不值得期待的。
    • 《条例》实施以来于各地频频出现的政府信息不公开之诉,代表着公民并不缺乏利用司法管道维护合法权利的信心与勇气。但在司法行政化的现实之下,即便行政机关被法院裁判应履行信息公开的义务,一些行政机关也往往拒绝履行。这种对司法的藐视,大有“我就不听你的又能奈我何”的霸道。
    • 铁西区政府不但再次伤害了公众知情权,其“部分履行判决”背后的“大部分不履行”也构成了对司法尊严与法律权威的伤害。
    • 事实上,藐视法庭已脱离了原告与被告间的讼争,而成为藐视者和审判者之间的对抗。换言之,这已不是行政权与公民权之间的诉争了。
    • 问题是,当作为被强制执行人的行政机关屡屡以不履行判决来叫板司法时,法院拥有制裁对方或足以抵御对方报复的法律资源和权力资源吗?如果法院总在担心今天对行政机关强制执行了,明天法院的办案经费就得不到保障;如果法官总在担心今天对不作为的行政官员采取措施了,明天自己就得面临下岗的危险,这样的制度之下也就难以实现司法权对行政权的制约。
  • tags: case沈阳铁西楼盘, p批评, b半官方媒体, g官场规则, x行政责任, x信息公开诉讼

    • 法院的第一次判决是必须答复,至于政府拒不答复,相关责任人该承担什么样的惩处,法院并没有做这方面的裁定。因此,对于再次起诉,笔者以为未必能解决实际问题,如果再次裁决“必须答复”,这样的胜诉也仅仅只是徒具观赏性。

        其实,有人担责远比官司胜诉更重要。实际上,我们并非缺乏这样的规定,200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就开始实施,其中第35条就明确规定不依法履行政府信息公开义务的,对行政机关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辽宁的这起诉讼,政府负责人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其实是显而易见的,但为何好的条例却得不到实施呢?这是值得上一级政府部门好好反思的,是不是应该立刻责令铁西区政府履行信息公开义务呢?

    • 我们又看到,一些地方政府被起诉,他们并不害怕上法庭,也不害怕败诉,他们只害怕上级部门的问责,在某些政府官员心中,行政处罚大于法律判决、上级官员大于法官,这种心态让人担忧,是不利于政府部门依法行政的。
  • tags: case沈阳铁西楼盘, p批评, b半官方媒体, m名人名言, x信息公开诉讼

    • 即便是有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为公民的知情权提供了相应的法律基础,但是在已经习惯了传统的权力运作方式面前,公民知情权依然显得脆弱不堪,就像阿喀琉斯之踵,虽强大无比,也有致命的弱点。
    • 确认知情权作为一项普遍的民主和社会权利,建立以知情权为基础的政府信息公开制度,也就成为现代国家普遍的选择。也正是在这个基础上,我国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于2008年5月1日正式施行。这是推进社会民主化和政治文明的重要措施
    • 民主不是一种恩赐,而是表现为对人的尊重。将政府的信息充分地公开,这是对民众应有权利的尊重,这样才能建立政府与公众的相互信任
    • 背离了作为一级政府所应秉持的现代政治文明理念。经济学家吴敬琏曾说过:“有些政府部门及其工作人员把工作领域看做自己的‘领地’,把自己所掌握的公共信息视为自己的‘私有财产’和权力基础。依靠职权,千方百计地垄断信息,甚至用信息垄断寻租。”
    • 那么无论公权力是否习惯在阳光下运行,这种被迫晒太阳式的信息公开会遇到多大的阻力,对于我们而言,都当以滴水穿石的坚持对未来抱以乐观的期待。
  • tags: case沈阳铁西楼盘, p批评, b半官方媒体, f法规评论, x信息公开诉讼

    • 这个叙述起来颇为冗长繁琐的故事,其内在的逻辑线索其实十分简单,就是公民就同一事项一次次向政府提出信息公开申请,后者则一次次拒绝、敷衍、推脱、拖延,一定要把“拉锯战”进行到底
    • 给人的感觉是,要么市民刘阳要求公开的政府信息中有某些见不得人的隐秘,使得铁西区政府不敢大大方方予以公开;要么铁西区政府根本就没有把刘阳提出的申请当回事,也没有把法院的判决当回事,他们要不要答复刘阳的申请,要不要履行法院的判决,或者如何答复申请、履行判决,都完全由他们自己定夺,甚至取决于某些工作人员执法水平的高低、某一时刻心情的好坏
    • 可以设想,按照铁西区政府这种“挤牙膏”的态度,接下来法院如果判令他们必须全部答复刘阳的申请,他们也完全有理由继续“赖账”,比如声称其余8项信息内容有的属于“商业秘密”,依法可以不予公开,有的涉及敏感事项,如果公开将危害社会稳定,云云
    • 原因就在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对政府部门责任追究的规定过于笼统,使政府部门拒绝公开、消极公开的行为难以受到有力的惩处,从而助长了一些政府部门“我不公开谁能奈我何”的牛脾气。这是《条例》实施一年来逐渐暴露的一个大问题
  • tags: case沈阳铁西楼盘, x信息公开诉讼, y验收鉴定, c拆迁, l辽宁,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s申请追踪

    • 铁西区政府执行判决时只答复了12项信息请求中的4项,该居民不满再次起诉。沈阳市中院日前对这起罕见的行政诉讼予以立案。
    • 判决下发后,铁西区政府只向刘阳提供了4项信息,拒不提供其余8项,尤其是政府答复只有一项提供原件,其余均为复印件,许多关键内容看不清楚。
    • 4月22日,他再次到沈阳中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铁西区政府的答复行为违法,重新答复,提供复印件时须有相应原件佐证,对不真实的信息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 法院经审查,于5月13日立案。
  • tags: z, case沈阳铁西楼盘, p评论, b半官方媒体, t推动政治体制变革, m名人名言, x信息公开诉讼

    • 我们知道,我国有用信息的80%由政府所掌握
    • 加拿大传播学家麦克卢汉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指出,信息意味着更多的公共性,而公共性则意味着更多的民主,任何信息的索取即能创造更深层次的民主。现代政治学证明,社会的自主能力和信息的公开程度是成正比的。一个社会只有信息越公开,社会的自主能力和承受能力才会越高,社会才会越稳定。
  • tags: z, case沈阳铁西楼盘, y验收鉴定, c拆迁, l辽宁,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x信息公开诉讼, z政府信息范围, s申请追踪, s胜诉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