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1/06/2009

十一月 6, 2009
  • tags: s司法解释, p评论, g国家秘密, f法学家立场, l立法历史, d独立监督机构

    • “当时在立法时,我们考虑到还有一个上位法,就是《保密法》。《保密法》尽管是早在1989年施行的,但它毕竟还没修改。在制定《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时候,就受到很多掣肘。是不是危害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等,这些都是由保密部门来决定的
    • 有学者认为,政府部门把应当公开的政府信息当作“国家秘密”,从而规避信息公开,易如反掌。

          余凌云教授认为,在国家保密部门持有定密权的现有制度下,“保密部门有没有公开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就变得异常关键了。因为保密部门公开不公开,没人监督它。我们国家传统上就存在着行政过度神秘化的色彩,什么都定密级。”此外,责任制也使得定密者“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谁也不愿意公开这个文件,因为公开以后发生问题是他的责任,所以政府在信息公开的问题上趋于保守。”

    • 建议,仿效西方国家成立专门的委员会,进行制约。“信息到底涉不涉密、能不能公开,由专门委员会来决定。这个委员会在政府内部是相对独立的,而且又能够对国家的保密行为形成制约。它不是保密部门的一部分,做到了‘自己不做自己案件的法官’。”余凌云说。
    • “什么是公共机构,应该在司法解释上有所界定,应尽量把我们已经认同的一些公共机构列入,这样就能敦促这个机构遵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余凌云教授说。
  • tags: c拆迁, t土地, s上海, x信息公开诉讼,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x信息非本部门掌握, y隐私, f法院公然违法, d地方规范性文件, l立场转变, k开倒车, s申请追踪

    • 上海市民孔东辉收到了来自上海第二中级法院的裁定:“原告申请公开的信息内容与其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具有原告资格,不予受理”。
    • 2009年2月,孔东辉向虹口区房管局递交了一份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公开:外滩通道改建工程(北段)拆迁补偿款的发放使用情况、补偿金额在250万元以上每户的补偿结果和计算依据、具体某些户(相邻店铺)的补偿结果或补偿安置协议、拆迁监督管理规章制度会议纪要等。
    • “我父亲到虹口区法制办准备申请行政复议,他们才受理了。”三十多天后,虹口区房地局答复“不属于政府信息”。
    • 孔东辉陆续向虹口区政府、上海市市政工程管理处、上海市建设交通委员会等部门递交申请,得到的正式和非正式的答复五花八门——“该信息不存在”、“不属于本机关职责权限范围”……
    • 4月7日,孔东辉诉虹口区房管局案开庭。法庭上,虹口区房管局称“拆迁许可证未到期,拆迁没有结束,所以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尚未到其处备案,没有这些信息”。法院支持了被告方的答辩理由,驳回孔东辉的诉讼请求。“当时外滩通道工程再过几个月都快竣工了,我不相信他们没有拿到补偿安置协议。”孔小志说。此案上诉至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 孔东辉又将上海市政工程管理处诉至法院,被徐汇区法院口头拒绝受理
    • 起诉上海市建交委,黄浦区法院认为,“被告不是拆迁管理部门,不具对拆迁补偿资金监管的之责,也无证据表明其掌握该信息,不属于该机关公开职责权限范围”,驳回其诉讼请求。
    • 到了5月份,外滩通道改建工程(北段)拆迁许可证到期了,孔东辉以“公开住房保障局对房屋拆迁活动进行监督管理的规章、制度”和“申请公开250万元以上补偿情况”两项事由,再次起诉虹口区房管局。

      这次,他还要求公开一户邻居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或补偿结果。这么做是因为第一次庭审时,法官曾问虹口区房管局:如果原告申请的是某一户信息,你们公开吗?虹口区房管局表示要征询那一户的意见。

      两起案件经两审裁决,法院最终认定“原告申请公开的信息内容与其不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不具有原告资格,不予受理”。

    • “从不属于政府信息,到不属于本机关职责权限范围,再到无利害关系,没有原告资格,我觉得是法院要断根,免得我们再烦。”孔小志说。
    • 二是与拆迁有关的信息。
    • “难啃的骨头”有两类,一是申请政府公开预算报告、“三公消费”、小金库等钱袋子问题
    • 上海市早在2004年就出台了《上海市政府信息公开规定》。该规定将“与公众密切相关的重大事项方面”列于应当主动向社会公开的政府信息,比如土地征用、房屋拆迁的批准文件、补偿标准、安置方案等都在范围之内。4年后,修改了这一条款,拿掉了“土地拆迁的具体事项”字样,以“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概括。此举被观察人士认为,使拆迁单位有更大自由,“使信息公开徒有虚名”。
    • 今年2月,上海市政府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本市旧区改造工作的若干意见》中即已提出,在动迁过程中,相关职能部门必须做到补偿情况事中审计,补偿结果事后公开。当孔小志将此意见呈递给虹口区房管局,对方回应:你的是市政工程,与旧区改造无关,不能照搬!
  • tags: s社会稳定,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y医疗, d调查报告, s上海

    • 医院近年来发生的医疗事故有多少?这些事故的调查处理情况如何?日前,上海市9位医疗纠纷事主依《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申请上海市卫生局公开这些政府信息
    • 9月10日,上海市卫生局援引“条例”第8条:公开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社会稳定,予以拒绝。
    • 如果非要说信息公开影响社会稳定,那么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医疗事故实在太多,以至于人们不敢进医院看病,从而造成社会问题,影响社会稳定;再一种情况,就是医疗事故的处理明显不公,让很多本来想依法维权的医疗纠纷事主看不到解决问题的希望,只能采取“医闹”手段,从而影响社会稳定。此外,我想不出公开信息究竟会怎样影响社会稳定。
    • 医疗事故信息不公开,只能让人感觉背后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医疗纠纷事主们也会将对医院的怨气转移到政府身上,由此产生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只会越来越多。
    • 从对医疗机构的怀疑、斥责,进而很容易升级为相关主管部门的不信任、攻击!或者说相关主管部门本身就是在袒护自家孩子,以免暴露了自己督办不力短处?不能披露的信息是否意味着这信息实在太惊人?这背后的种种实在更让人不安~~

      与其保密工作上下功夫,还不如在建设工作上多努力~!

  • tags: s司法解释, s商业秘密, p评论

    • 法律对“商业秘密”的定义,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 但涉及社会公共利益时,企业特别是公益服务型企业,其商业秘密究竟应服从公共利益、满足公众知情权,还是绝对保密性,值得探讨。社会公益性垄断企业,其经营行为与产品价格具有明显的公共属性,这与一般的经营性企业不同。体现在公众知情权上,前者比后者更大。因此,当此类企业以成本不堪承受要求提价时,公众有权查阅或要求公开相关信息。对于企业所称的成本增加,除了原材料提价因素之外,是否存在其他一些不合理职务消费,或企业以非正常折旧、利润转移等做账手段体现成本增加、利润亏损等问题,公众有理由看个明白。否则,就有可能造成垄断企业借成本之名向消费者转嫁负担。
    • 修改时应当注意明确涉及社会公众利益的“商业秘密”的界定。 
  • tags: s司法解释, p评论, j举证责任, g国家秘密, s申请人资格

    • 法律诉讼遵循“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原则,在诉讼双方举证能力失衡的特殊情况下,法律可以要求适用“举证责任倒置”的原则,即由举证能力强的一方承担主要举证责任。最高法拟出台的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的司法解释,正是基于这类诉讼中双方举证能力失衡,行政机关举证能力强而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举证能力弱的现实状况,规定除少数情况由公民承担举证责任外,其他都由行政机关承担举证责任。这个规定针对性强,来得及时,应给予积极的肯定
    • 不能说行政机关和公民的举证责任分配就很合理了。按照现行《保密法》,除国家和地方各级保密工作部门外,各级国家机关和一些企业事业单位也有权将自己产生的有关事项设定为国家秘密,并确定其密级。这样,行政机关要证明某个政府信息已被自己确定为国家秘密,相当于自己给自己开证明;要证明该信息已被保密工作部门、其他国家机关或单位确定为国家秘密,往往也很容易获得这些部门或单位的支持。
    • “申请获取相关政府信息是否根据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由原告履行证明义务”。一个公民向财政部门申请公开政府预算,他未必真能证明政府预算与其生产、生活、科研存在必然的联系。其实,除了“根据自身生活、生产、科研等特殊需要”,公民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还可以有一个最根本的理由,就是对政府进行监督。难道说,连监督政府这样的“特殊需要”,公民也必须一本正经地进行举证吗?
    • 通过修改《保密法》削减各级国家机关、单位设定国家秘密的权力,缩小国家秘密的范围。另一方面,法律应当进一步减少公民的举证责任,为公民申请政府信息公开降低门槛、提供便利,为公民行使对政府信息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创造更加宽松的法治环境。
  • tags: s司法解释, p评论, g国家秘密, s司法权威低下, n难找的证据, z中国背景

    • 在目前我国司法独立相对滞后的背景下,一方面缺乏具体明确的可操作性司法指令,一方面司法机关深陷于地方政权关联之中,一桩政府信息公开诉讼对于地方法院而言无异于一颗“烫手的山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更严重的是,一些标志性个案借助媒体的放大产生强烈的舆情影响,将司法机关逼到更为尴尬的困境,其结果必然带来司法公信力的缺失和民众司法信赖感的下降。
    • 出台明细、可操作性的司法解释,不仅是民间也是司法系统内部的一致呼声。因为司法解释作为国家的“二次立法”,担当着“咀嚼”、“细化”过于抽象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法律条文的重任,既决定着能否将原则化的公民信息权利恰切地运送到每个人的家门口,同时也给行政干扰过重的地方司法机关带来一把统一的“尚方宝剑”,一定程度上让其摆脱司法无力的尴尬境地。
    • 对于有着数千年官本位传统的国度而言,对于司法体制尚处于改革初期的社会而言,一部司法解释的出台,即便是在制定过程中最大程度地遵循了民意路线,其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当前政府信息公开的诉讼困境,仍然有待观望。
    • 以此次公布的司法解释文稿来看,其中对于受案范围的细化原本是最核心也是民众最关心的内容,但是依然流于粗线条化,很多条款在司法实践中仍呈现出“有待再次解释”的面貌。
    • 在一些官员动辄舞起“公共安全”之类的万能之剑而行剥夺公民权利之实的情况下,在“国家秘密”不是由司法机关判定而是由政府部门擅自定夺的语境中,在行政系统抵触信息公开且习惯性寻找借口的潜意识里,这样的宣示性规定显然难敌实践中政府部门的轻易辩解。就在前些天,上海市财政局对深圳“公共预算观察志愿者”组织成员李德涛申请信息公开的答复书中,不就“认定”上海市2009年度本级部门预算属于“国家秘密”不能公开吗!可见,正是在这些最为关键的地方司法解释“语焉不详”,使得其司法效果势必大打折扣。
    • 从整个司法环境上看,司法解释的出台不仅必要,而且对于解开政府信息公开诉讼困局必将产生强烈的推动作用。笔者曾撰文呼吁用司法诉讼倒逼政府信息公开,只是要实现司法的这种功能,就不能单靠一部司法解释了。如何增强司法的抗干扰能力,真正让各级法院在面对作为被告的政府部门时无所畏惧,则非推动更深层次的体制变革不可。
  • tags: s司法解释, p评论, g国家秘密

    • 按现行的《保密法》,要夹杂点私货并不难。《保密法》仅笼统地将“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秘密事项”、“科学技术中的秘密事项”以及“其他经国家保密工作部门确定应当保守的国家秘密事项”规定为“国家秘密”,这种过度宽泛的规定,几乎可以把所有的政府信息都纳入“国家秘密”之中。
    • 《保密法》还规定“各级国家机关、单位对所产生的国家秘密事项,应当按照国家秘密及其密级具体范围的规定确定密级”,这就是说各个政府部门有权自定什么事项属于“国家秘密”。
    • 公民本来就是对政府机关自行将本该公开的信息确定为“国家秘密”不服,起诉到法院,但因为政府机关本身有定密的权力,同时上级主管部门和同级保密部门也往往照顾关系予以袒护,准许其“在诉讼中不提交该政府信息”,由此,法院确认“国家机密”是否符合法定程序也不外乎是走一个过场。那么,公民向法院起诉还会有什么意义呢?
  • tags: s司法解释, f法学家立场, p批评, h豁免, x下位法篡改上位法, s司法政策, n难找的证据

    • 行政机关有多少个理由不予公开信息,法院就有多少个理由不受理或者驳回诉讼请求
    • 但公众仍可能深陷程序游戏,解决现实困境仍路漫漫其修远兮。
    • 原来的版本规定,移交档案馆的信息,法院应该一律认定不予公开。现有的意见稿规定,如果是在本单位的档案馆或者由本单位人员管理的,应该公开。信息已移交档案馆一直是行政机关拒绝公开的法宝之一。这样一个例外也是经过反复争取,来之不易。
    • 意见稿也是政府信息公开诉讼的要害:在认定信息应该公开与否方面,法院没有实质性的权力,还是要看保密法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规定,看行政机关的脸色。
    • 在原告资格上,意见稿对公益类的信息公开申请人并无限制,但又规定,如果原告无法合理说明要求公开的信息是出于本人的生产、生活、科研需要的,法院将驳回其诉讼请求
    • 意见稿规定,如果行政机关认为所涉信息属于国家秘密,必须承担举证责任。因为保密法对国家秘密的设定机关和程序的规定非常宽松,拿出这样的证据对行政机关来说,也是小菜一碟
    • 据最高法院有关人士透露,政府信息公开案因为多涉及拆迁等敏感领域,在口子该开多大的问题上,下级法院拿不准,往往推开了事
    • 教授王锡锌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法院还担负不了这个重任。他说,意见稿只是告诉公众“程序游戏开始了”,对于“国家秘密”、“社会稳定”之类的认定,意见稿显然解决不了。
    • 姜明安觉得,这对法官的理念是个考验。“像公共预算这种明显不属于国家秘密的信息,法官为什么不能直接判断呢?”

      他们都期待,法官能在个案审理中经过推理分析,对判例作出充分说明,形成“指导性案例”或“典型性案例”,这些案例,最终形成强大的示范效力,扭转法官过分依赖成文法的传统。

    • 严义明念念不忘四万亿投资的去向。因为上次申请公开被拒已经过了诉讼时效,一旦司法解释生效,他将再次提出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是再被拒,他将再提起行政诉讼。
    • 姜明安说,80%的正在讨论中的信息都应该公开,“等到生米煮成熟饭了再公开,有什么意义!”

      他们的一致看法是,对正在讨论的信息、需要行政机关汇总的信息、历史信息等,最高法院应该对司法解释加以修改,扩大司法审查的范围,以求真正保障公民的知情权。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