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1/26/2009

十一月 26, 2009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公众参与, b半官方媒体, p批评

    • 在事关民众利益的问题上征求民意,已然不是什么新鲜话题。番禺在垃圾焚烧发电项目问题上风波骤起,一个重要的原因恰恰是这方面被击中了软肋。有关方面从2003年起即已开始垃圾焚烧项目的选址工作,到2006年已经初步决定在大石镇会江村地界上建立发电厂,一直到获得规划等部门批文,其间并无真正像样的官民沟通与互动环节。
    • 直到11月22日,广州市有关方面召开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新闻通报会,在声明“环评不通过绝不动工”的同时,依然不忘强调“推进垃圾焚烧发电坚定不移”。在民间的反对声浪中,相关官员的一个“坚定不移”的表态,透露出几乎胜券在握的底气和傲慢。当地官方多次提及,要依法推进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建设,而按照他们的解释,事前未与民众充分沟通也是“依法”的一部分。因为该项目规划被批准时,法律尚未有规划公示的规定。而眼下公众参与的环节,也只有环评这一条路径。按照“走程序”的种种潜在做法,或许通过环评也并不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在项目的主导者看来,“依法”走完所有程序,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便具备了充分的合法性,落地生根再无其他障碍。但是,合法性的含义并非如此简单,程序上的合法性当然是指合乎相关法条和手续要求,但实质上的合法性却是指来自民众的支持度和认可度。在理想情况下,两者是合一的,但通过现实中的某些操作手段,程序和实质却可能被分裂开来。江苏省吴江市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取得了包括环评在内的全部审批手续,但它依然没有逃脱在点火试运行之际被紧急叫停的命运,因为它遭到了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对。作为合法性的本质内容,民众同意的价值远远大于纸面上的图章和手续。
    • 民众的同意,只能来自充分有效的交流与沟通。在这里分歧不是问题,通过政府与民众之间的意见交换,分歧可以被缩小,共识能够被建立。而且,弥合分歧建立共识的过程,往往也是保证公共决策质量的有效途径。就番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而言,官方与民间的分歧表现为,垃圾焚烧到底是朝阳产业还是夕阳产业,它所产生的二噁英毒素到底能否控制在安全标准以内,政府强力推进垃圾焚烧项目到底是为了破解垃圾围城的窘迫难题,还是已经被全球垃圾焚烧产业利益链条所牢牢俘获?政府认为项目安全,舍此无以对付滚滚而至的垃圾洪流。相关民众则持不信任态度,认为自身健康利益将蒙受灭顶之灾。
    • 平心静气的沟通和交流将使番禺和广州从中受益,因为除却发电厂项目个案之外,垃圾处理难题经由民智的开阔河流,更容易望见葱茏的答案绿洲。受益者甚至不局限于广州,当垃圾焚烧项目呈遍地开花之势的时候,不只一地的民众在焚心似火,也不只一地的决策者在举棋不定,番禺的答案将是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公众参与, f非官方媒体, p批评

    • 围绕着政府有意在广州市番禺区建设焚烧发电厂引发了激烈的舆论质疑声浪,以及区域内相当部分民众各种形式的抗议,绝非地方政府缺乏执政能力,更不能说是辖区内社会秩序混乱。
    • 但凡没有直接的暴力行为发生,不能认定公民群体或个人来到政府机关,要求与官员直接对话的行为扰乱了政府机关正常办公秩序,相反,必须从制度上、程序上保证公民群体或个人的合法要求得到满足。公民群体或个人还愿意与政府官员对话,本身是他们还信任政府以及政府官员的标志,是值得庆幸的。
    • 我们或许应该感觉到庆幸,迄今为止,相关的质疑和抗议行为还没有受到刻意的打压,政府行为在相当程度上体现了对民意的应有尊重。
    • 接下来,我们期待的,是这样一种尊重,这样一种民意与政府行为之间的互动,不仅体现在礼仪上,还能够落实在现实行为的每一细节上,使得具体事件有相对圆满的结果。
    • 究竟什么是大讨论呢?是辖区内民众能自由参与才算是大讨论,还是依然由政府指定参与者,只不过,被指定参与的人数稍稍多一些就被称为大讨论了?而“绝大多数群众反映强烈,也绝不开工”等话语,也不可避免要面临什么是“绝大多数”,应该实行由辖区内公众自由投票的方式体现绝大多数群众是否“反映强烈”,还是像一些变质的听证会那样,强行指定一些人员,强行赋予其代表公众的权力,用特定人员投票的结果体现绝大多数群众是否“反映强烈”?
    • 走向善政之路,是否会削弱政府以及官员的权威呢?如果这权威指政府以及官员的绝对权力,那是肯定会的,但这样一种绝对权力,真正带给公众的,却注定是瞬间的华彩,以及华彩之后的无边黑暗,这本来是现代社会应着力避免、杜绝的;如果这权威指公众发自心底的对政府存在意义的认同,那么,这样一种对社会、对国家、对政府、对具体部门以及工作人员的认同,无疑会随着利益诉求表达权得到切实保护,随着各自利益在规则以及现实行为中得到充分尊重、得到切实保护而不断加强。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官方媒体, g公众参与

    • 番禺区委、区政府、区人大和区政协已分别召开会议进行了研究,并提出五条处理措施。其中第二条为:“聘请专家作全区的区域规划,垃圾焚烧发电厂选址拟进行重新审视和论证”;第四条为:“建立科学、民主的政府决策机制,不排除进行全区群众投票”。
    • 前天,番禺区还向全区250万市民公开发布《举全区之力集全区之智创建番禺垃圾处理文明区》倡议书,号召全区人民群策群力,为垃圾找科学合理的出路;号召番禺全区市民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从身边事做起,积极参与创建番禺垃圾处理文明区活动
    • 在听取番禺区长楼旭逵及相关部门领导的情况汇报后,苏泽群提出:垃圾处理的选址是有规划分布的,番禺区的垃圾原则上在番禺选址处理。现在番禺的垃圾处理未达到标准,应该进行改进。对垃圾处理场所的选点是国家有规划规范和环保规范的,如果环评时大多数人反对,政府会尊重大家的意见不会硬来,但是要发动群众推荐可供选择的方案,不要给人蛮干的印象。各级政府部门要统一认识,要告诉群众,如果环评通不过,工程就不会上马。
    • 前日下午,番禺区长楼旭逵也在区信访局接待了洛浦街洛溪新城裕景园的业主李某,对其反映的涉及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选址意见、建议进行了答复。接访完毕后,楼旭逵还召集区市政园林局、区信访局的领导召开了会议,共同研究如何处理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信访问题。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官方媒体, g公众参与, j建议

    • 如果说民意表达、民意征集是公共事务民主化决策的必由路径,那在权利信仰愈来愈高涨、环保与生态认识愈来愈成为市民的权益自觉等现实语境下,以项目环评达标为技术性保证,以全民大讨论、民意呼应等作为公共决策的基调,显然不乏进步意义。至少,它喻示着曾长时间存在的城市公共事务由单向度的行政权力决策、权力主导型,逐渐向权力与权利充分博弈互动的平衡型、民主化格局嬗变。
    • 讨论只是一种民意宣示的“效果图”,它并不必然抵达民主决策的合理化终点,在全民大讨论可以想见的参差和喧嚣之后,如实反映其整体面貌与诉求,并且切实可行的民意、权利出口在哪儿?
    • 事关公共事务和公共利益的重大城市项目工程,一般有以下几种民意和权利的制度出口。其一是公开的听证程序,其二是代议制民主程序下的权利意志体现,其三是最广泛意义上的民意和权利票决形式,即市民公投表决模式。第一种方式近年来在我国的公共生活中尝试较多,虽不乏成功案例,但鉴于其在现阶段很难避免的行政主导、听证代表比例失衡等体制内掣肘,加之在民众心中,其听涨会、过关会的信任阴影难以短时间消除,指望它成为全民大讨论的后续出口恐怕有相当难度。
    • 地方人大的法定职责和常规议题本已较为繁重,也恐难以全面兼顾此类突发性公共议题。并且,地方人大代表对此类涉及局部、群体性利益纷争的敏感性和“代表性”、代言性,显然存在相当的差别
    • 第三种民意和权利的规则出口模式,似乎更能与全民大讨论的民主氛围、民意走向相融,但它在我国的公共民主生活中被直接有效地运用,亦存在不少显性和隐性的操作瓶颈。
    • 如果说以全民大讨论为标识,番禺行政部门在权力与权利的博弈互动中,终于明智地选择了民主决策的话,那么,保障权利的落实将变得至关重要
  • tags: y舆情监控, j技术

  • tags: z知识分子立场, t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公开, z主动公开

    • 中国最担心的就是病毒变异,因为新型甲流病毒基因的八个片段中,五个是猪流感片段,两个是禽的流感片段,一个是人的流感片段,八个基因片段中就有三个不同来源。中国曾经有过禽流感,我们要始终保持警惕,要及时通报,如果哪个地区病死的多,传染得厉害,毒性强,我们要及时地监测流感的变异,必须准确诚实公开地通报。
    • 中国最担心的就是病毒变异,因为新型甲流病毒基因的八个片段中,五个是猪流感片段,两个是禽的流感片段,一个是人的流感片段,八个基因片段中就有三个不同来源。中国曾经有过禽流感,我们要始终保持警惕,要及时通报,如果哪个地区病死的多,传染得厉害,毒性强,我们要及时地监测流感的变异,必须准确诚实公开地通报。
  • tags: z知识分子立场, t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公开, z主动公开, k科学决策价值

    • 钟南山:防控做得好不好,首先看信息公开和透明,这是防控做得好的前提。现在美国的甲流死亡人数是全球最高的,已经3900例了,估计还要增加。

      我认为,广东的通报很及时,有多少病例就报多少,有多少死亡就报多少。最近一例东莞的死亡病例,我们确诊是因为感染甲流死亡后就马上通报。

      国家之前采用的是国家统一通报的方式,现在下放到各省通报死亡和重症病例,但不排除一些地区为了说明当地甲流防控做得好,尽量压低死亡率的可能。肺炎死了,他们不检测。我个人最反感的就是有重症甲流病人死了,不检测也不报告,这绝对是有害的。

      所以各级政府要老实报告病情,不能不管不问,建议将来应对重症肺炎也要通报,怎么死的,要有检测,这是对全国、全世界负责。如果甲流病毒在中国范围出现变异,这个信息必须及时传递出来。

    • 一些国家已经开始调查可疑的疫苗接种后发生严重不良反应的案例,但是调查发现它们并不与疫苗接种发生关联。

      当这种情况发生后,在流言出现之前及时告知公众是非常重要的。公众应该能够客观的知悉所有事实,这样他们才能决定是否要去接种疫苗。比如公布对可能的因接种疫苗后发生死亡的病例调查结果。对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记录也应做出解释。政府也应公布是如何监测严重的不良反应的;以及在何种情况下,疫苗接种会被暂停或取消。

    • 保护作用究竟有多大,还需要数据的进一步证实。我希望有关部门,应该做严格追踪,将注射了甲流疫苗的和没有注射疫苗的人群来做配对研究,两组对比分析,看注射疫苗后是不是会减少甲流的感染率,通过这种数据才能最终证实甲流疫苗是不是真的有效。
  • tags: z知识分子立场, w卫生, t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公开, z主动公开, g广东, w卫生部, tozotero

    • 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蓝睿明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目前尚未在华发现病毒变异。这一观点,也得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的认同。但钟南山教授提醒,如果某地死亡率比较高,就必须提起警惕,观察病毒会不会有了变异。“如果发生变异,就要及时把信息公布出去。”
    • 针对日前国内出现了2例甲流疫苗接种后死亡的报告,蓝睿明说,政府应当向公众公布调查结果,并就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做出说明;也应公布如何监测疫苗接种后的不良反应的,以及在何种情况下,疫苗接种会被暂停或取消。

      钟南山院士则表示,无论是疫苗的不良反应、重症病例的死因还是具体确诊、死亡人数,都应公开、透明、及时公布。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