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1/29/2009

十一月 29, 2009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x新闻综述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z知识分子立场, f非官方媒体, j建议

    • 被侵害者有可能发展出社区运动与环境运动,他们的抗议与表达是作为第一权利被法律保护的。政府必须回应他们的抗议诉求,通过政策调整而积极寻求平衡,才会被看作做是体现社会公义
    • 中产及以上的社区虽然有条件避开“不受欢迎的土地使用项目”,但是他们接受垃圾分类的严格法规,并且有个体行为自觉
    • 在信息时代,以上讲的这些,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获得的常识性信息。而只要从常识出发,保证信息自由畅通,就可以得出简单清晰的结论:广州市以及各个城市,政府和公民双方都应该反思现行的垃圾处理政策。这还包括对《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十一五”规划》也应该反思并重新评估。
    • 基本的“政策范式”必须改变,从单纯的“花钱买先进技术”模式,转变为从本地实际情况出发,选择适用技术。在前面一个模式下,我们已经看到,政府会把自己跟某一种技术,从而也跟某一派专家捆绑在一起。沿着这种技术路线,政府接着还会把自己跟某个市场集团或“伪市场集团”捆绑在一起。这就形成了“铁三角”结构,对技术的批评,对集团盈利模式的批评,会“被当成”对政府权威的挑战。这在中国体制下何其可怕,哪里还能听到民意表达?
    • 必须转变为后面一种模式,引入社会因素,引入公众力量,对专家与市场形成制衡。打破“铁三角”,才能讨论出什么是“适用技术”。政府朝这个方向去解放思想,其治理模式将随之改变,变成以人为本,秉持中立,干净办事,自己安全。
    • 广州市的垃圾处理政策短中期内应该重新确立两个目标。第一个是将建设焚烧厂为主,改为以推进垃圾分类与减量为主。第二个是重新评估李坑垃圾焚烧项目的环境影响与社会成本,并且先要集中力量,为当地村民的健康、居住与经济发展做实事,民心工程要做在那里。
    • 在将要开展的垃圾处理问题全民大讨论中,直接将垃圾分类与减量作为最重要的讨论议题之一,广泛征求实施方案。这要包括减量的时间进度与目标,比如2010年,减量至多少,将此目标分解到社区,将它作为社区建设的最重要的指标之一
    • 一项扩展式的建议,即在各个高校中,紧急推行垃圾分类课程教育,全体学生参加(以后可以考虑变为自愿选修),从中培训志愿者与公众教育的授课人员。要求大学带头实施垃圾分类与减量措施,并动员大量的志愿者参与番禺社区的垃圾分类与减量工作。希望能够用志愿精神,克服和消化新制度推行进程中难以完全避免的各种问题
    • 中国取得了跨越式的经济发展成就,同时也跨越式地遇到了垃圾难题。我们必须知道,当中国人人都消费时,从某种角度看,这种力量是可怕的,会变成“中国威胁”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b半官方媒体, t听证, z制度发展史, z知识分子立场, l类似个案

    • 作为在全国最早在行政决策领域引入听证制度的城市之一,广州市已举行了数十场听证会,听证的内容从中小学收费“一费制”到地铁公交票价、水费电费价格,包括立法、收费、环保等多个方面。听证会已经成为民主决策的重要体现
    • 今年9月,《广州市政府重大行政决策程序规定》(征求意见稿)出台,其中规定:政府重大行政决策须通过座谈会、公共媒体征求公众意见,并组织专业论证会及听证会。
    • 市民也表达了共同的困惑:听证会的民意代表都是怎样选出来的?通过怎样的途径才能参加听证会?他们认为政府有必要普及“听证会”的知识。

      华南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黄岩副教授认为,广州听证制度取得的进步和成绩是值得肯定的,但也存在程序不够专业和不够透明的问题。

    • 近日公布的《广州市依法行政状况民意调查报告》显示:市民对“决策听政制度”意见较为集中,评价较低。

      很多人大代表也对广州市政府在执行听证会制度上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批评,认为“民意”没有通过听证会得到体现,比如关于公交月票优惠方案的听证。对有些重大市政项目,政府只公示了规划,但是没有听取利益相关人群的意见,造成民意的反弹,如番禺垃圾焚烧处理厂建设、绿化规划、东山小洋楼拆迁与恢复等问题。

    • 广州导正律师事务所的崔律师认为,广州推行“决策听证制度”的这些年,使市民的议政意识和能力有所提高,但也存在一些问题:政府是听证会的组织者、领导者和主持者,这样,听证结果很容易成为政府意志而非民意的体现。

      他建议成立由政府代表、相关行业代表、市民等组成领导小组,共同主持听证会,实现权力的分散。另外,政府应该把采纳和不采纳听证结果的意见以及依据,通过口头和书面的形式向公众公开,做到客观公正。

    • 当过公务员的胡小姐则认为,政府应该在规划阶段就开听证会,而不是规划好了,项目前期投入已经完成,才走个形式开听证会。一个理想的城市建设方案应该在规划时就有多个方案进行听证,不能建到哪儿算哪儿。

      如果选址安排好了,地也征好了,这时再开听证会,如果老百姓不认可这个项目或者选址,怎么办呢?假设不听从民意,听证会就没有了意义,如果听从民意,之前的投入就变成了浪费。“就像家里的装修一样,要先设计好,等装修好才发现有问题,这时难道拆了重建吗?”

    •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建议从5个方面完善当前的听证制度:

      一是听证人员的选择要广泛。应保证参加听证人员具有广泛的代表性、相关性和专业性。应该根据听证事项,让政府、普通群众、相关利益方的代表都能充分表达意见。同时听证会上也要有专业人士对有关技术、影响、效果、效益等提出专业性权威性意见供决策参考。

      听证者中的群众代表应该通过报名遴选,体现广泛性;相关利益方代表应该由有关方面选派;专业人员最好由专业委员会或行业协会推荐;社会知名人士最好由媒体推荐。

      二是听证人员要进行公示。听证代表被选出后要给出足够的公示时间,可以充分征求意见,以期拥有更广泛的代表性。

      三是听证过程与结果要公开。只要不涉及重大机密,原则上听证会都应向媒体开放,并可以限额旁听。有关讨论及结果要及时公布,让未能参加听证的市民监督。

      四是对听证结果采纳与否要有说明。有关部门要对采纳与不采纳或部分采纳听证结果作出说明,听证结果要有一定的权威性,不能让听证会变成走过场。

      五是听证方案的准备要全面。听证方案往往主导了听证方向,应该多样化,比如一次有关价格的听证会,如果只有涨价方案,而没有不涨价的替代方案(如政府增加投入或企业降低成本),就无法全面反映民意。

    • 从听证会的人员组成上,应该减少人大、政协代表的比例,让更多直接来自民间的市民代表参与进来。

      听证程序要接受公众的监督,在听证之前还应该召开筹备会议,让公众参与决定会议的流程,如席位安排、发言时间等。

      此外,听证内容往往会涉及到一些专业知识和数据,政府应该把专业知识形象化、简单化并向公众公开,而不是公布一些艰深的数据或者以公众不了解专业知识为借口不公开。

    • 民建广州市委员会的林处长
    • 建议政府应该对意见的采纳、部分采纳和不采纳作出详细的说明并且向各听证代表公布,而听证代表可以据此向民众解释。听证代表应该真正成为沟通民众与政府的桥梁。听证制度的立法应该更加规范,落实到细处,如谁是申请人、主持人,哪些情况应该回避等等
    • 在北京,2005年召开的烟花爆竹立法听证会是北京百姓社会生活中不能忽略的一幕,由北京市人大主导的民意调查和听证会引发了北京市民的全员大讨论。

      听证会前夕,北京市人大和市政府向市民发放的调查问卷多达6万份,在北京市政府官方网站首都之窗也进行了公开的意见征集,半个月里征得市民意见900多条。市人大还召开座谈会200次,并向770位市、区人大代表和60位属北京团的全国人大代表征求了意见。

      所有征集来的意见,被逐一分类、归纳整理,作为制定草案的参考。同时,群众意见最为集中、争论最大的两个焦点———限放地区和时间,被作为立法听证会的听证事项。

      最终2005年9月北京市人大审议通过了《北京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规定》,被禁放12年的烟花爆竹重新回到京城百姓的节日生活,同时对烟花爆竹的管理也更加趋向规范与合理。

      北京市烟花爆竹立法听证会在征求意见、陈述人报名、公布名单、听证会新闻报道等全过程都始终处于公开透明状态,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走出了“先决策,后听证”、形式大于实质的怪现象

    • 深圳市在2006年出台了《深圳市行政听证办法》,对听证程序进行了详细规定,对何为“重大项目”也进行细化。

      根据该《办法》,涉及重大社会公共利益或自然人、法人及其他组织的重大利益的重大行政决策,以及制定地方性法规草案、规章及规范性文件等,也都可能根据实际情况需要进行听证。此外,对拟作出责令停产停业、吊销许可证或执照、较大数额罚款等行政处罚的,或者拟作出的行政许可直接涉及行政相对人与他人之间重大利益关系的具体行政行为,行政机关认为有必要或根据有关方面申请,也可组织听证。

      为避免听证走过场、流于形式,《办法》强化了听证笔录和报告的效力,对于因行政处罚、行政许可而组织的听证,应根据听证笔录、听证报告确定的证据和事实作出行政行为。

      《办法》还对听证笔录、听证报告内容的公开作出硬性规定。依据《办法》,行政机关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前,行政相对人、利害关系人可以请求查阅、复制听证的笔录和报告,对涉及人数众多的行政行为,听证报告要向社会公布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h环境影响评价, g官员言论, x行政许可信息, a案件背景

    • 华南板块居民昨日反映,广州市规划局番禺区分局正在网上对番禺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进行用地“公示”。广州市规划局有关人员解释,那只是案件受理记录,“不代表同意他们的申请”
    • 网上内容显示,该“公示”发文号为穗规函〔2009〕9773号,案件地点为番禺区大石街会江村,预定批复日期为2009年12月8日零时。此外并无详细内容和说明。

          对此,广州市规划局有关人员表示,今年10月,番禺区市政园林局向规划部门申请办理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这只是他们的一个受理记录,并不是用地规划审批公示。

          “公示必须有用地性质、总用地面积等详细内容。”该人员介绍说,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包括批前公示、批后公示等。只是案件受理记录,并不是公示,所以没有这些信息。

          在广州市规划局网站上,记者查询到了相关的案件受理记录。上面显示,今年10月13日,番禺区规划分局收到番禺区园林局申请,为番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新征建设用地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 “现在市政府已经决定,‘环评不通过不动工,大多人不同意,不动工’。规划局作为政府的职能部门,我们肯定会和市政府意见一致,严格按照执行。”广州市规划相关人员强调
    •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节目在11月22日播出的节目中指出,2006年8月25日,广州市规划局下发了番禺区生活垃圾综合处理厂选址意见书。按照规定,建设单位必须在一年有效期内领取建设项目用地预审报告。而番禺区市政园林局直到2009年4月1日才获得国土部门批准的土地预审报告。这意味着,这份选址意见书失效。

          对此,番禺区区长楼旭逵接受央视采访时承认:“程序上是一个缺陷”,但表示:“这不是一个不可完善的问题,我们可以重新申请”。

          在广州市规划局网站上,记者查询发现,市规划局番禺区分局已于今年11月16日,接到番禺区市政园林管理局申请,重新办理《建设项目选址意见书》。网上记录显示,案件预定批复日期为2010年1月11日。

    • 记者还在市规划局网站上发现,对于番禺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去年12月26日,番禺区市政园林管理局就曾申请办理“新征建设用地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当时的预定批复日期为今年2月26日。今年5月18日,番禺区市政园林管理局还曾申请“居住、公建等修建性详细规划审批、调整”。网上记录显示,此案“正在办理”。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官方媒体, s视频, h环境影响评价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b半官方媒体, b不以为然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