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2/03/2009

十二月 3, 2009
  • tags: b半官方媒体, s司法公开, s审判公开, x新闻发言人, z造假, s司法解释, f法院公然违法

    • 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因在审理“白宫书记”一案中拒绝公开而受到公众普遍质疑后,芜湖中院新闻发言人不是主动给公众一个可信的说法,而是遮遮掩掩,假话连篇,混淆视听,误导公众。
    • “白宫书记”案由于开庭前未按法律规定发布开庭公告;拒绝公众旁听和媒体采访;律师进法庭时被迫接受法警的安检;当庭收走受害人家属律师的笔记本电脑,律师被迫离席;受害人被强行拖出法庭…..这起全国瞩目的刑事案件的庭审,演变成了一出闹剧。
    • 11月20日,人民网、新华网、《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等媒体在报道“白宫书记”案的庭审时,分别使用了《“白宫书记”张治安涉嫌报复陷害受贿案开庭  律师通讯设备要收缴愤而退庭》、《“白宫书记”案审理,何必如此“神秘” 》、《禁止媒体旁听的公开审判》、《“白宫书记”案“关起门”来开审》。媒体对芜湖市中级法院闭门审案的质疑声音,已经远远超出了对张治安案子本身的关注。
    • 11月20日晚,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就庭审中的种种疑问,连线芜湖中院宣教科一位冯姓科长时,冯科长称,“21日,安徽省高院将有一个答记者问,到时候,一切疑问将有答案。”

        然而,截至11月22日,所有媒体均未接到安徽省高院举办答记者问新闻发布会的任何书面或口头通知。芜湖中院法官面对央视记者采访,再次向全国人民撒了一个大谎。

    • 11月22日,最早披露“白宫书记”张治安打击报复举报人李国福并致后者非正常死亡的《中国青年报》,在头版刊发了新华社记者杨维汉的署名文章——《“白宫书记”案神秘处理当给百姓一个说法》。
    • 新华社的评论认为,张治安案既是法律明文规定应该公开的一审案件,又是广大公众高度关注的重要事件,芜湖中院如此遮遮掩掩、神神秘秘,是不够自信,害怕无法控制庭审局面,是担心被告人当庭翻供,让检察机关面子难堪,还是想“暗箱操作”,变相维护被告?像“白宫书记”这样的热点案件审理,是彰显公平正义的最佳教材,也正是宣传普及法律、树立司法权威的良好机会。人们从来不拒绝真相,反而会在真相面前体会到公平正义的内涵和价值。

        这已是新华社记者就此事件连发的第二篇评论。此前新华社记者程士华发表的评论认为,“白宫书记”案的神秘审理,不管其中有怎样的“原因”,但它终究侵犯了公众应该享有的知情权,也违反了法院案件审理的原则,使人们失去了对法律权威的敬畏。

    • 11月23日出版的《人民法院报》,刊出了《就阜阳“白宫书记”案庭审情况  芜湖中院新闻发言人答记者问》。这一“答问”完全是在瞎答所问。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各级人民法院要在各项审判和执行工作中依法充分落实审判公开。

        提前公告是公开开庭的前提条件,其目的在于使社会民众知悉开庭日期、地点,便于旁听者的准备。如果法院不提前公告,民众的旁听权利将受到限制,有碍旁听行为的实现。为此,《刑事诉讼法》第151条第3款明确规定,“公开审判的案件,在开庭3日以前先期公布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时间和地点。”

    • 但“白宫书记”案开庭前根本没有发布公告
    • 《人民法院司法警察安全检查规则》规定,未经法院允许的各种录音、录像、摄影器材不得携带进入审判场所。《司法部关于律师参加诉讼活动能否录音、录像和摄影等问题的批复》也规定,律师出庭,应当通过庭审来了解案情和庭审中听取诉讼参与人的发言和陈述,根据事实和法律为被告人进行辩护,毋需进行录音、录像和摄影。
    • 开庭当日,受害人的律师——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的王振宇、杨作福和徐建国,在安检门处被要求开包检查,徐建国律师所带的拉杆箱连同箱内的电脑被扣下,三名律师身上的手机被要求交出。

        第三次休庭后,法官给受害人的律师王振宇、杨作福商量,要求他们交出工作用的电脑,被律师以拒绝。

        15分钟后,恢复审理。法庭宣布,所有人不允许使用电子产品,要求法警强行将受害人律师的电脑收走。

        “我们的资料都在电脑里,《刑事诉讼法》没有规定说律师在庭上不允许使用电脑?”王振宇当庭问法官。法官答复他,这是芜湖中院的规定。

        没有了电脑,代理代理就无法进行。无奈之下,律师只好退出法庭。

    • 记者:庭审中,张治安为何没有穿囚服也是大家关心的一个问题,请您介绍一下情况。

        新闻发言人:被告人是否应穿囚服出庭受审,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本案两名被告人羁押在不同的看守所,着装未尽一致。

        事实真相:

        审判长宣布庭审开始,阜阳市颖泉区原区委书记张治安和颖泉区检察院原检察长汪成被带上法庭。汪城神色黯然,身穿标有“繁昌县看守所”的黄色马甲,张治安则穿着黑夹克,还是当书记时的那个发型,精神焕发、红光满面。

        同堂受审,却是一个穿囚服,一个着便装,芜湖中院里外横竖都是理。

    • 记者:本案庭审备受媒体关注,请发言人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新闻发言人:为保证庭审顺利进行,我院发放了旁听证,持证者可以进入法庭旁听。本案庭审当天,一些媒体记者来院要求进入法庭旁听庭审,因旁听证已经发放完毕,一些要求旁听的人员未能进入法庭旁听庭审。考虑到天气较冷,我院安排了记者休息室,并安排专人提供服务、介绍情况。但一些记者仍坚持留在法庭警戒区外,并对退出庭审的被害人及其诉讼代理人、近亲属进行采访。此次我院审理张治安案件受到了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我们欢迎新闻媒体对法院审判工作进行监督。

        事实真相:

        为了旁听案子,受害人李国福的家属和张俊豪家属有多人赶到芜湖,但法院只给他们发了2张旁听证。当天的庭审,芜湖市中院特意选择了仅能容纳六七十人的小法庭,却把能容纳一两百人的大法庭闲置不用。即便是在小法庭内,也有很多座位空着,包括人民网、新华网和央视在内的所有媒体记者,均被法院拒之门外。新华社、中国青年报、新安晚报的记者拿着受害人提供的旁听证和自己的身份证件,也被拒绝入内。

    • 《关于加强人民法院审判公开工作的若干意见》第15条规定:依法公开审理的案件,我国公民可以持有效证件旁听,人民法院应当妥善安排好旁听工作。法院违法剥夺当日在法庭外要求旁听的其他社会民众获得旁听的同等机会,显然违背了庭审公开的基本精神。
  • tags: case佛山物价局,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j价格, 歧视性政策, g广东, x信息公开诉讼, x行政复议, b半官方媒体, g官员态度, x信息准确

    • 庭审中,市物价局表示,该局在办理夏先生的申请过程中,主动通过长途电话要求其对所申请的具体内容以及用途作出补充说明,以便于物价部门按照其特殊要求予以提供,但夏先生只是一再坚持要求物价部门提供全部批准文件。佛山市公共交通线路比较多,票价批准文件分别由市、各区物价局在不同时期所制作、保存,文件资料较多
    • 且上诉信息已在政府网站上公开
    • 夏先生在拒绝具体说明信息用途情况下,要求将复制全部文件资料并邮寄提供的申请,既无必要也不符合合理使用行政机关办公资源的原则
    • 夏先生表示,要求信息公开的是关于佛山市范围内城市交通票价的批准文件,但他登录市物价局提供的网址,发现是价格标准而不是相关的批准文件。
    • 市物价局表示,夏先生本可以按照物价局提供的网址查询其所需要的信息,在查询中如有困难或问题,可再向物价局提出咨询或要求协助,但夏先生没有与物价局沟通,就向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后来又向法院提起诉讼,这种行为将简单问题复杂化,会造成行政、司法资源的浪费。
  • tags: case佛山物价局,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j价格, 歧视性政策, g广东, x信息公开诉讼, x行政复议, f非官方媒体, p批量申请测试, w维权人士, y有助弱势群体维权

    • 为了解各地对残疾人优惠乘车的相关规定,今年5月,揭阳残疾人夏先生向全省21个地级市物价部门申请公开相关信息
    • 今年11月,因对佛山市物价局的答复不满,夏先生一纸诉状将对方告上法庭。本案于上周五于禅城区法院一审开庭。
    • 30岁的夏先生是揭阳人,9岁的一场车祸使他右腿高位截肢。去年11月23日,他在广州海珠客运站搭乘9路车时,照例挥了挥手中的残疾人证,却被告知只有广州户籍的盲人或重级残疾人才可享受优惠。

          夏先生心中不平,于今年5月向全省21个地级市物价部门寄去了信息公开申请书挂号信,申请公开各市物价局掌握、制作的关于市范围内城市公共交通票价的收费批准文件。

          “之所以要这些文件,我是想知道各地物价部门是否有立法保护残疾人权益,如果没有,我就可以向上一级物价部门,即省物价局提出审查建议,希望像我这样的情况不再发生。”夏先生表示。

    • 省内21个地级市物价部门先后都给出答复
    • 佛山市物价局的答复于今年6月9日寄回给他的,但回复中只是给了几个市物价局及各区物价局的网址,让他自行查阅。夏先生上网查阅后,发现网站并没有他想要的“佛山市范围内城市交通票价的批准文件,而不是价格标准”的内容。
    • 7月23日,他向佛山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佛山市物价局的答复并重新进行答复。三个月后,佛山市政府维持了市物价局的答复
    • 夏先生对此不服,遂一纸诉状将市物价局告上法庭,并于11月13日成功立案。
    • 11月27日下午,本案在禅城区法院公开审理。庭审现场,夏先生没请律师,独自坐到原告席发言,市物价局则委托两名律师出庭应诉。
    • 庭审上的夏先生,谙熟法律程序,当庭发言缓慢而清晰,十分便于书记员记录,让记者一度以为他是位资深律师。庭审结束,他拖着装有假肢的右腿,一瘸一瘸的缓慢而行,并自称是位“法律爱好者”,自己的法律知识是“在法院泡出来的”。他表示,有想过当律师,但自己学历低,目前还不能参加司法考试。
    • 你四年间打了近一百件官司,虽然部分是起诉公司垄断损害消费者权益,有的是起诉政府信息公开不到位,但有些人质疑你打官司打上瘾了?

          夏:从2006年到现在,我几乎跑遍了广东的每个角落,参加诉讼。每个案子都有它的普遍性在里面,我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打官司,更不会说是打上了瘾。

  • tags: g广东, s深圳, s涉信息公开诉讼, g公开费用,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 2009年1月20日,市民樵彬通过深圳政府在线网站提交了《关于要求深圳市司法局政务公开的申请》。2月7日,樵彬收到了深圳市司法局邮寄的《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和《市司法局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答复书》,并要求樵彬到其办公地点办理政府信息公开的缴费手续。3月18日,樵彬向深圳市司法局缴付了20元,司法局向其开具了盖有财务专用章的收款收据。这20元钱是什么钱呢?原来,这20元钱是司法局向樵彬邮递相关答复产生的邮寄费。
    • 3月20日,樵彬以收费不合法为由将深圳市司法局告上了法庭,要求法院裁决司法局收费区邮寄费的行为违法并承担诉讼费用。
    • 樵彬认为,虽然法律规定,行政机关依申请提供政府信息可以收取检索、复制、邮寄等费用,但同时也规定了标准须由国务院价格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财政部门制定,在财政部、国家发改委已规定,收费部门应办理收费许可证,并使用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财政票据方可收费。

          基于以上理由,樵彬认为深圳市司法局在价格主管部门尚未制定收费标准、自己未办理收费许可证且未使用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的财政票据情况下,向其收取邮寄费的行为是违法的。

    • 深圳市司法局方面表示,司法局向樵彬收取20元邮寄费的行为合法有据。同时,虽然国家有关规定提出收取邮寄等费用的具体标准由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主管部门会同财政部门按照补偿成本原则制定,目前广东省虽尚未制定收费标准,但是收费20元符合公平合理和成本补偿的原则,并无不当。此外,关于收费性质,深圳市司法局方面表示,这20元的邮寄费不具备行政性收费要素,性质是偿还司法局为樵彬垫付的邮寄费用。
    • 福田区人民法院9月2日做出一审判决,认定司法局收费符合成本补偿原则,并无不当,驳回了樵彬的诉求
    • 随后樵彬向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 今年10月,樵彬再次以司法局在省价格主管部门未制定政府信息公开邮寄费收费标准,以及未办理政府信息公开邮寄费收费许可证的前提下收费,并且未使用财政部门统一印制票据行为违法为由,向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 深圳市司法局代理人表示,樵彬此次诉讼有一案两审嫌疑,属于重复诉讼。昨日法庭未当庭对是否重诉做出裁决,合议庭将对是否重诉进行讨论后决定是否再次开庭审理。
  • tags: g官方媒体, j羁押场所执法公开, j警务公开, z主动公开, l领导立场, l立场转变, z政策落实立法

    • 今年,公安部首次确定了10个看守所作为首批开展向社会开放看守所,今后将全面推进“阳光监所”建设,稳步推进公安监管场所对社会开放,
    • 调查结果表明,从试点工作的效果看,社会各界对公安监管场所对外开放是欢迎和支持的,在对参观采访人员进行的问卷调查中,对开放工作满意以上的占95.6%,基本满意的占4.4%。
    • 中央综治委决定从明年起将看守所执法安全工作纳入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实行“一票否决”考核
    • 与最高人民检察院就更加主动有效地接受检察监督研究了切实可行的办法,将公安监管场所监控和相关信息与驻所检察室联网,接受驻所检察室的实时监控
  • tags: b半官方媒体, l律师行使知情权, y预算决算, j江苏, g国家秘密, x行政收费, g官员言论

    • 出于职业敏感,王律师决定先尝试行使法律规定的权利。三周前,他在市政府网站平台上向人防办发去了申请。申请中称,他在浏览该部门网站时,发现公开的政府信息还不够具体详细,特申请该部门能按《信息公开条例》公开两方面信息:一、该部门所有行政事业性收费的项目、依据、标准;二、该部门财政预算、决算报告及收费开支决算(包括政府集中采购项目的目录、标准及实施情况)
    • 人防办向王律师发去了回函,列举了部分收费项目的文件文号,并说明预算、结算内容不能公布的原因――内容涉及国家机密。
    • 记者在市人防办遇到了接手王律师申请的工作人员。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首先通过本报向王律师表示了感谢。之前她看到过广州公布预算的新闻,但没想到所在单位会成为无锡第一个被市民要求公开预算的部门,惊奇之余又觉得欣慰。“人防经费因归并到国防经费,涉密性较强不便公开。
  • tags: g官方媒体, case钓鱼执法, s申请追踪, l律师行使知情权, x行政行为依据, x行政处罚信息, s上海

    • 他已于近日收到12封答复函。其中四封是延期答复告知书,告知将延期至2009年11月30日前作出答复;另外8封是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称“您要求获取的政府信息不属于本机关公开职责权限范围”。
    • 其中有4封是延期答复告知书,署名单位是分别是:上海市青浦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上海市城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上海市松江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上海市宝山区建设和交通委员会。
    • 另外8封是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书。署名单位是分别是该市杨浦区、卢湾区、长宁区、嘉定区、虹口区、黄浦区、普陀区、闸北区等区的建交委。多数称,“您要求获取的政府信息不属于本机关公开职责权限范围
  • tags: b半官方媒体, x信息公开诉讼, j江苏, h环境影响评价,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t讨论过程信息, y有助弱势群体维权, l领导立场, case江苏污水处理厂环评

    • 此案成为苏州第一例“政府信息公开”的行政案件。
    • 黄建新今年40岁,是张家港市锦丰镇洪桥村一个普通农民,一家三代五口人的生活幸福而平静。但2003年4月,张家港市合兴污水处理厂在距离黄家不足60米的地方建成投产,它的出现马上带来了噪音、废水和废气。24小时运转的工厂机器轰鸣,黄建新夫妇无法在自己的主卧室睡眠,和父母、儿子挤到了离工厂略远的一侧小客房;污水被偷排进附近的小河塘里,自家门前的蔬菜种植基地只能使用被污染的水源浇灌;空气里始终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不少邻居因为忍受不了选择了外出打工来逃避污染。

        2004年,黄建新60岁父亲患肺癌去世,一邻居也被检查出患了肠癌,几年里,患病死亡的人口明显增多,村里人开始怀疑是环境污染造成的。从2005年开始,黄建新带领村民们走上维权的道路,他们找到镇政府质问成立污水厂有无通过环保部门的批准,镇领导拿出了沙洲印染公司的扩建项目的环评和验收报告,称污水厂是作为扩建项目的附属设施一起通过验收的。据黄建新告诉记者,后来他们通过其他渠道得知,扩建项目的环评和验收报告是2003年11月出来的,而污水厂2003年4月已经营运,“镇里糊弄了我们!”

    • 5月份,黄建新多次向张家港市环保局申请信息公开,要求了解沙洲印染公司及合兴污水厂扩建项目建设的合法性,对方答复说,该项目系由江苏省环保厅审批同意建设。8月份,黄建新又向江苏省环保厅申请信息公开,省环保厅称,扩建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由苏州市环保局初审,省环保厅对被告的初审意见予以批复,但合兴污水厂并非省厅批复同意建设。9月,黄建新向苏州环保局申请公开扩建项目相关信息,答复为无法提供。
    • 10月初,他决定起诉苏州市环保局拒绝公开政府信息,影响了他作为公民的知情权。
    • 他为了维权到处举报、信访、申请,算上律师费已经花费了10万元,其他乡亲也赞助了几万元经费,要不是早年经商攒下了些积蓄,自己根本无法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记得很清楚,直到10月21日那天我拿到法院传票,才觉得自己的维权也许真的有指望了。我已经不在乎最后能得到多少赔偿,人活一口气,我争取的是大家的生存环境!”
    • 提出了两个诉请:一是请求法院判令苏州市环保局依法公开印染公司扩建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及“初审意见”;二是请求法院判令苏州市环保局依法公开张家港市合兴污水处理厂的环境影响报告书及验收报告。
    • 印染公司的扩建项目,其审批机关是省环保厅,是否对外公开也应由审批该扩建项目的省环保厅决定
    • 合兴污水厂作为沙洲印染公司的附属设施,没有独立的《环境影响报告书》,苏州市环保局没有受理过,所以也就无法提供给原告,原告所提的诉讼请求均不是该局的职责权限范围。
    • 当天作为被告方出庭的苏州市环保局政策法规处负责人表示,普通老百姓状告政府部门,体现如今法制建设的进步和市民法制意识的提高,也表明了市民对居住环境越发重视,环保局对该案非常重视,事前他们也是积极应诉,作了充分大量的准备工作。
    • 国内已有相当数量的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起诉到人民法院,不过由于案件类型较新,面临许多法律适用问题,亟需最高人民法院制定司法解释予以指导和规范
  • tags: b半官方媒体, x信息公开诉讼, j江苏, h环境影响评价,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b部分公开, blackout, t讨论过程信息, case江苏污水处理厂环评

    • 事情的起因是黄建新家对面的合兴污水厂,这家污水厂距离他家不到60米,隶属于张家港市沙洲纺织印染进出口有限公司。2003年该公司申请了一个扩建项目,并获得审批通过,2009年扩建项目建成后投产。黄建新认为,扩建后合兴污水厂产生的噪音、废水、废气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的生活和居住环境。为此,他开始向张家港市环保局了解该扩建项目的合法性以及对周边环境的影响。

          “我的想法很简单,这么大的项目,总该有个环境评估吧? ”黄建新希望环保部门能向他提供相关的信息

    • 今年5月张家港市环保局答复:该项目由江苏省环保厅审批同意建设。今年8月,江苏省环保厅在收到黄建新的信息公开申请后答复:扩建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由苏州市环保局初审,省环保厅对苏州市环保局的初审意见予以批复。
    • 通过一纸诉状,黄建新将苏州市环保局告上了法庭,理由是:苏州市环保局拒绝公开信息的做法影响了他的知情权,侵犯了他的合法权益
    • 沙洲印染公司扩建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是由苏州市环保局出具初审意见,并送省环保厅最终审批的。属于“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政府信息,并且该项目涉及他本人“切身利益”,苏州市环保局应当依法公开相关环评信息。
    • 苏州市环保局充分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扩建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最终审批权和解释权在省环境保护厅,苏州市环保局无权披露相关信息。同时,苏州送呈的仅仅是初审意见,并不具有决定性,且只是作为内部文件进行流转,因此苏州市环保局无法向当事人提供相关信息
    • 合兴污水厂作为沙洲印染公司的附属设施,没有独立的《环境影响报告书》,因此也无法提供给黄建新
    • 本案也引起了法律界人士的广泛关注,华东法律研究协会的赵铨认为,本案的关键在于扩建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是否属于“可以公开的政府信息”范畴,以及苏州市环保局是否有权和有义务公开这部分信息
  • tags: f非官方媒体, b部委规范性文件, x相对人的知情权, z政策落实立法

  • tags: b部委规范性文件, z政策落实立法

    • 一、知情权
        您有权向我们了解国家税收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以及与纳税程序有关的情况,包括:现行税收法律、行政法规和税收政策规定;办理税收事项的时间、方式、步骤以及需要提交的资料;应纳税额核定及其他税务行政处理决定的法律依据、事实依据和计算方法;与我们在纳税、处罚和采取强制执行措施时发生争议或纠纷时,您可以采取的法律救济途径及需要满足的条件。
  • tags: case广州徐大江, f非官方媒体, s申请追踪, g广州,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x行政处罚, s上诉, x信息公开诉讼, p批量申请测试

    • 徐大江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在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反映本行政机关机构设置、职能、办事程序等情况下,行政机关对政府信息应当主动公开。“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处罚信息能够让普通群众对商家的经营加深了解、在选择消费的时候也能对商家的诚信和商品质量等做到心中有数,因此这些信息是和群众利益息息相关的,是属于有关部门应该主动公开的内容,否则可能变成对不良商家的袒护。”
    • 市工商局则表示,对于那些处罚信息,该局都会按照规定的程序和期限进行公布
    • 不少决定书可能涉及国家机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不宜对公众公开
    • 但公众可以根据相关的处罚信息了解这些商家,其知情权是有保障的
    • 根据有关规定,只有行政处罚相对人才能被告知处罚决定,徐大江不是行政处罚相对人,没有权利申请公开与其无关的对他人的行政处罚。
  • tags: x行政责任, t突发安全事故公开

    • 栗省长并没有向谁道歉。他只是对悲剧发生的原因作了一些反省,并由反省而自责。自责是道歉的重要前提,但是自责本身并不是道歉。
    • 自责指向自己,道歉指向别人。自责是怪自己办事情太差,没有达到预期的愿望;道歉是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别人造成的痛苦,是为了给受伤害者送上一点安慰。
    • 《南方周末》刊发了一篇《官员道歉十年史》,细数了这十年来中国官员在公共危机中的道歉历程,从期期艾艾到落落大方,甚至到喜欢上道歉,有些道歉还小题大做。道歉的文本也从刚开始受人诟病的“官话套话”,诸如“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的、对不起人民”,到饱含感情,比如去年洪洞县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故之后,临汾市市长李天太在道歉中说到,“彻夜难眠,内疚不安,再三自责”。
    • 学者任剑涛认为,中国官员的道歉大多是一种罪己式的道歉。他研究的对象,显然包括痛哭流涕在内的所有形式的道歉。我还想进一步说,罪己式的道歉不是真正的道歉。
    • 官员的正式道歉文本中,往往都会说“有愧于党的重托、辜负了组织的期待、对不起人民的信任”。很多人认为这很虚伪,我并不以为然。甚至和这些朋友的看法完全相反,我认为前两句并不是官话套话,而是真心的大实话。这跟权力的来源有关,他们为官一方,的确是受党的重托和组织的委派。出了事,当然得向党和组织道歉。现在不说这话了,才是真正的虚伪。
    • 深圳曾经对道歉进行制度化的努力,如今也有很多人在呼吁道歉要制度化,其实这是无厘头的想法。深圳出台了文件,规定政府部门公务员一旦有严重不作为或者渎职行为,需要登报道歉。其结果是,小官僚小过错道歉了,小火灾市长也道歉了,随后又发生了大火,市长不仅没有登报,干脆连道歉也免了。
    • 官员的问责也是如此。它是一种公共性的制度建设,因此不应该把属于私德的道歉扯进来。否则,道歉就肯定不会真诚。为什么一些官员道歉是虚伪的,或者被认为是虚伪的呢,就因为他们以为,或者人们觉得他们以为,道歉可以减轻问责中的惩罚。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公民抗议, a案件背景, b博客观察, b白领维权

    • 二十年前的10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集会游行示威法。自此以后,凡是以此类形式进行的抗议活动,均须得到当局批准,也从未得到批准。为了规避法律,聪明的厦门人在反对PX项目的过程中,创造了“集体散步”的概念。这种安静的抗议活动,随后也在上海和成都发生,同样是为了抗议政府决策对环境的破坏。
    • 官员们通常只是在不得不公开的时候,直接通过媒体宣称自己办的是民心工程,正如他们已经在11月5日的《番禺日报》头版头条所做的一样。
    • 在番禺的这一居住带中,若干小区都自发组织过较大的社区活动。有的抗议开发商的不义之举,有的反对政府的道路规划。我所居住的小区,在去年“5.12”四川地震后,居民还通过社区网络论坛筹集物资和款项,并派人送往灾区。这些活动中,大家积累了一些民间的交流和组织方式。这个网络论坛,平常主要是买东卖西、生儿育女等温馨的生活话题,这些天出现了一个垃圾焚烧发电的专题,贴出了大量的相关资料和讨论。
    • 我至少知道,在几年前的一次抗议活动中的骨干分子,受够了警察的骚扰。这一次,每当大家盼望有人出面组织的时候,就会想起他们来,然后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
    • 尽管有几位女士搞了几次别出心裁的抗议活动,或被警察请去“喝茶”,或受警察阻挠,但大家也只是把她们的故事当作个案传播,而且广为流传的她们的名字都是网民,如“樱桃白MM”、“嘻哈二人组”等。
    • 在行业竞争十分残酷的情况下,广州几家媒体在此次事件中站到了同样的队列里,都通过报道和评论表达对政府的质疑,甚至有相互协作的时候。面对舆论压力,广州市政府发布23日接访的消息。
    • 在11月22日的政府新闻通报会上,几家媒体的记者都不客气,对坚决推行垃圾焚烧的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吕志毅提出了尖锐的问题。他们借此机会,公布广州另一家修建在李坑的示范性垃圾焚烧发电厂周边环境恶劣,尤其是这两年癌症病人较大幅度地增多,要求市政府进行调查。
    • 看了他们拿回的资料,我才对政府一再保证的高新技术产生了怀疑。无论这种技术已经如何先进,也无论国际上的趋势如何,政府都应该重新调查和评估李坑的污染情况,对市民做出交代
    • 在22日的新闻通报会上,吕志毅照例指责媒体误导群众。他可能没有注意到,今年的另外一个网络关键词就是“不明真相的群众”。这句老掉牙的官话,终于让网民无法忍受,予以无情的挖苦和嘲讽。在今年夏天的一场警民冲突中,云南省委宣传部还紧急发文,要求媒体慎用此语。跟以往的诸多情景相同,很多番禺居民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判断能力受到了侮辱。
    • 这次抗议活动另外一个特点,就是继厦门“散步”之后,发明了又一个合法集会的办法,那就是响应政府的接访号令,畅通无阻地聚集到了政府大楼的门前。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