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2/04/2009

十二月 4, 2009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r人大代表立场, l利益输送, f非官方媒体, d调查报告

    • 省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是否与垃圾焚烧企业存在利益关系的质疑,吕志毅应向公众有个表态。另外,纪委和监察部门也应该介入调查。他认为,这种对社会产生广泛影响的事件,应该将调查结果及最后的处理意见向公众公布。
    • 朱列玉认为,吕志毅于公于私都应该有个表态。“如果真的没有,也可以作个澄清,让公众知道事实的真相。”
        “在吕志毅没有表态的情况下,我认为广州市纪委和监察局应该介入调查。”朱列玉表示,如果没有利益关系,直接说没有就行了,但从吕志毅避而不谈的态度来看,其与垃圾焚烧企业存在利益关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 还应调查曾任环卫局长的他是否曾利用职权为其‘提供方便’,以及在番禺垃圾焚烧厂事件中是否存在违规操作。”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w外电评价, l利益输送, l立场转变, g官员言论

    • 上月22日,在广州市政府举行的番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进展新闻通报会上,吕志毅表示,广州要坚定不移地推进垃圾焚烧。除广州中心城区外,不仅番禺要建垃圾焚烧厂,从化、增城、花都等地区也要建,广州市对此也已有规划。经媒体报道后,吕志毅这番言论引来了强烈反响。
    • 近期有报道指出广州垃圾发电年收入可达20亿,而拥有该项目25年特许经营权广日集团,将可得到近500亿元巨大的收益。环保争议的背后,其实是一场利益博弈
    • 后来,帖子在广州本地论坛及在天涯论坛疯狂转载
    • 事件发展至今,官方态度也出现了明显转变。吕志毅早前表示:“政府在强力的主导这件事,中央电视台採访我的时候,我说了两个坚定不移,第一推行垃圾焚烧发电坚定不移,第二垃圾分类坚定不移,两个都要硬。”
    • 广州市常务副市长苏泽群为事件解画时表示:“番禺区的垃圾只能自我消化,就地解决,至于选择在哪个点要广泛听取市民意见。如果环评时大多数人反对,政府会尊重大家的意见不会硬来,但是要发动群众推荐可供选择的方案,不要给人蛮干的印象。”
    • 广东省环保厅厅长李清表示:“目前,广东省环保厅还没有收到项目建设方提交的环评报告书,在接到报告书后,广东省环保部门将举行听证会听取公众意见。”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l利益输送, j记者调查, f法规分析, y隐私(官员), x新闻发言人, x信息公开与言论自由

    • 根据网友提供的信息,新快报记者于昨天上午10时许再次登录广州广日电气设备有限公司网站,找到“摄影比赛活动通知”所在网页,果然发现,在一行8人的组委会成员名单中,原本排在第三的“吕志平”已被删除,成员名单只剩7人。
    • 通过该活动通知中的联系方式,新快报记者致电广日集团工会员工卢炳成,他既是上述通知中的联系人,也与吕志平同为组委会成员。

        新快报记者亮明身份后,直接向卢炳成询问,吕志平是否就是广日集团物流公司总经理?卢炳成对此并未否认,只说吕志平“是领导,已经变换几回工作岗位了”。记者问他是否知道吕志平与吕志毅是“兄弟关系”,卢炳成回答说“好像是兄弟”,但当记者详细询问是亲兄弟还是堂兄弟时,他称“具体就不太清楚了”。

        对于网页被删改一事,卢炳成表示,他印象中吕志平没有做过摄影比赛的组委会成员,至于网页为什么会被删改,他表示不知情。

    • 新快报记者前往位于番禺大石镇石北工业区的广日物流公司和番禺区石楼镇广日工业园,对网友提供的信息进行求证。

        在广日物流公司营业部,前台工作人员证实吕志平曾任物流公司党委书记,但几个月前已调任物业公司。而物业公司所在的广日工业园保安也明确告诉记者,吕志平就在园区上班,现任物业公司总经理,“就是管我们的”

    • 公司总机:环保部没有“吕延斌”

        而针对传言中称“吕志毅大学刚毕业的儿子吕延斌(一说为吕仁斌)是垃圾焚烧投资商广州环投公司采购部经理”(一说为“任职于广日集团下属环境产业事业部”),记者昨天也进行了求证。

        昨日下午,记者前往广州大道北原广日电梯厂寻访,一位在此工作的男子告知:广日集团下属的环境部早在两年前就已搬走,“好像迁往珠江新城了”。记者随即致电位于珠江新城的广州广日集团有限公司,一名男性接线员确认,该公司确有环境产业事业部,记者请求转接该部的吕延斌,“谁?哪个部门?”该接线员表示没听说过此人,要先查询。数秒后,他回复称:“公司没有这个人。”   

    • 周玉忠表示引用了《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他认为,作为一名负责处理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这一重大公共事件的政府官员,正遭受到社会各方面的强力监督与质疑,这正好说明了我们社会的巨大进步。作为一名公众人物,需要对此保持更高的宽容度,以保持良好的沟通氛围。 
    • 周玉忠也指出,公民的名誉权受法律保护,《治安管理处罚法》中有相关条款,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情节严重的还可追究刑事责任。 

        他认为,公民网上发帖、回帖属于言论自由范畴,公民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发表自己的独立见解,不受法律追究。公民在网上跟帖和发表评论,并无向相关网站及发帖人核实之法定义务。但是为了避免侵犯他人合法权益,发帖者及跟帖者应当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初查信息来源,避免以讹传讹。即使发帖的内容与事实有所不符,评论失当,只要不存恶意,亦不担责。

    • 昨日下午,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就此事致电广州市政府新闻处。新闻处姚处长向央视记者表示,他已经看了报纸,知道有这件事,但对于媒体报道的一些信息目前还没法去核实,“如果真存在利益关系,应该由纪委来介入”。
    • 昨晚9时许,新快报记者再次拨通市府副秘书长吕志毅的电话,希望他能进一步回应这一传言。但吕志毅表示,不会就此事接受采访。

        通话内容如下:

        记者:吕秘书长吗?

        吕志毅:啊,对。

        记者:我是新快报的记者。

        吕志毅:哦,什么事?

        记者:前几天不是说垃圾焚烧厂背后那个利益链和您的家属有关系吗?

        吕志毅:我不采访这个事情!

        记者:啊……

        吕志毅:我不采访这个事!

        电话挂断。

    • 尽管他用实名发布微博,他对因此可能引发的法律责任并不担心。“吕副秘书长在传言发生前就处在事件的风暴中心,市民有权监督他的一言一行。我敢用实名就敢于对自己的话负责。”梁树新说。
    • 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昨天做客搜狐论坛时也对此事进行了评论。他表示,正常的政府审批也有利益关系,但是否存在利益关联要看相关的责任人是否有利益的输送,是否有以权谋私并形成公权的滥用。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z知识分子立场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l利益输送, b白领维权, j记者调查, x信息准确, z主动公开

    • 本报记者昨日上午致电吕志毅,他表示“现在不想说这事,今后再说。”
    • 央视昨晚已报道此事
    • 广州本地有网站更是将该新闻置于头条。
    • 有关吕志毅弟弟及儿子在广日(电梯)任职的消息,前晚起在江外江、广碧论坛等华南板块小区居民论坛以及天涯论坛上广泛流传,昨日已经扩散到多个网站论坛并引发热议。

          昨日中午12时11分,有业主在丽江花园“江外江”小区业主论坛上透露,在广日(电梯)集团旗下广州广日电气设备有限公司网站的摄影比赛通知中发现吕志平的姓名,但不久后吕志平的字样从这则通知中消失了。这位业主以“神奇消失了”为题,发帖记述了这一情况。

    • 按照该网友所述,记者昨日下午在搜索网站输入“广日摄影”和“吕志平”,搜索结果中出现主题为“广日风采”的这则摄影比赛通知,但打开网页,在这则通知中的组委会成员中没有发现“吕志平”的名字。然而,记者打开存储较早网页的网页快照发现,如网友所述,在组委会成员中有“吕志平”的名字。
    • 168:身为主管官员,怎么会让儿子在这么敏感的项目里负责采购,这不明摆着自投罗网吗……如果把儿子安排进去了,就应该闷声发大财,怎么能高调成这样,好像恨不得全世界都来查他……不敢相信,不合常理。
    • 昨日下午,记者致电这位卢姓人士,他却表示:“公司里没有叫吕志平的人。”
    • 随后记者采取第二种方式核实,致电广日(电梯)集团工会主席冯启添。

          冯启添在电话中答复记者:“他只是我们这里的一个普通员工。”对于“吕志平”与吕志毅的关系,他表示“不是很清楚”。

    • 记者采取第三种方式核实,致电广日(电梯)集团总机。

          记者“请找吕志平。”

          接线员:“他出差了。你是哪里?你找他什么事?”

          记者:“我是南方都市报记者。请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网上有些传言,想找他核实一下。”

          接线员:“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

          记者:“你刚才还说他出差去了。请问他在公司里担任什么职务?”

          接线员: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

    • 记者来到位于珠江新城的广日股份公司办公地点,进行求证。总经办一位接待人员记录下了记者的问题,表示将报告领导后回复,但至昨日发稿时止,都没有任何人与记者联系。
    • 网络传言还称,吕志毅的儿子吕仁斌(后有人纠正为吕延斌)是垃圾焚烧投资商广州环投公司采购部经理。对此说法,记者昨日下午赴广州环保投资公司求证。该公司主管人事的一男性员工一再向记者表示:“公司里没有叫吕仁斌或者吕延斌这样的一个人”。
    • 据10月29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多家媒体称收到匿名信,披露曾荫权的姻亲莫锦泉代理过悭电胆(节能灯)业务,质疑在港府推广节能灯中有牟利之嫌。之后又有媒体揭发,曾荫权弟媳在雷曼金融风波中凭特首影响力提早获赔。

          27日,曾荫权主动在行政会议后会见记者,表示有必要作出回应,以正视听。强调有关质疑绝对是无中生有、恶意中伤、捕风捉影,以图削弱市民对特区政府的信任,他对此深表遗憾;但相信香港市民及热爱言论自由的人,都不会支持这种行为。

          就其弟妇购买雷曼迷债后获“提早”赔偿事件,曾荫权强调政府一向希望雷曼迷债事件早日解决,但个别银行与个别迷债持有人达成自愿和解,是他们两者之间的事,政府并没有参与其事:“我亲戚向银行要求赔偿,事前我全不知情,我亦绝无运用权力去影响达成和解协议。”

    • 《中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也规定,行政机关发现影响或者可能影响社会稳定、扰乱社会管理秩序的虚假或者不完整信息的,应当在其职责范围内发布准确的政府信息予以澄清。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b半官方媒体, h环境影响评价, t听证, g公众参与, z阻力, f法规评论

    • 广东省环保厅厅长李清透露,广州市民关注的番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在省环保厅。省厅目前还没有接到番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的环评报告书。李清表示,接到报告书后会进行公示;而且这是个敏感问题,要根据情况召开有居民参加的听证会。审批后还要公示。
    • 正如《新快报》此前的社评所说过的,环评阶段的“民意”参与存在着缺陷。
    • 环评单位由政府委托,很难假定它只尊重科学而不偏向政府。而番禺居民并没有得到允许委托自己的专家参与环评,只能作为“群众”表达非专业性的意见,因此根本无法介入环评至关重要的环节。

        这意味着,居民不仅不是环评的主体,而且双方在环评上的博弈力量也极不对等。从逻辑上看,只要环评不理睬“民意”,环评报告书怎么写居民根本无法影响和控制。

    • 环评报告书即使认为自己符合环保要求,它也只能最大限度地寻找证据证明自己的确如此,自身并不能赋予自己以合法性。这一权力掌握在负责审批环评报告书的省环保厅那里。这是最后一道关卡。
    • 失衡的博弈格局从一开始就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并会带进听证会。因此从现在就应该考虑这样一个问题:在听会证中,如何最大限度地补救失衡的博弈格局?
    • 即使审批机关排除了基于整个权力系统的权力-利益干扰,独立而中立地进行审批,它也并不比进行环评的实体更了解项目环境影响的具体情况。在可以用一系列专业术语和数据对实际情况进行美化包装或遮蔽的情况下,能从环评报告书挑出多少刺来是可以怀疑的。
    • 听证会对于居民来说,仍和环评阶段一样无法成为一个真正具有参与能力的主体。在没有自己所委托的专家参与环评,并且也不能假定审批机关是具有火眼金睛的理性化身的情况下,他们从哪儿去质疑环评报告书的那些专业术语和数据?而假如只能表达专业以外的意见,这些意见又如何能抗得过“科学”的威力?从逻辑上看,这样的“听证会”只可能是一种走过场
    • 这种不会让人认同的情况最好不要发生。那么,从现在开始,不妨让居民委托自己的专家参与环评,反正也还没有完。省环保厅不妨在以后的听证会上也考虑让居民委托的专家介入。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b半官方媒体, l利益输送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b半官方媒体, j记者调查, l利益输送

    • 本报今晨消息 记者张小磊报道:针对网上关于“吕志毅弟弟吕志平是垃圾焚烧控股公司广日集团物流公司总经理,其子是垃圾焚烧投资商广州环投公司采购部经理”的言论,记者今早向吕志毅求证,吕志毅回答“不愿意接受电话采访”,随即挂断了电话。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j记者调查, l利益输送

    • 新浪微博上发消息称:“转发:(消息来源保护)现已查清,坚决要求垃圾焚烧的广州市副秘书长吕志毅和垃圾焚烧利益集团存在密切关联,其弟吕志平是垃圾焚烧控股公司广日集团物流公司总经理,其大学刚毕业的儿子吕仁斌是垃圾焚烧投资商广州环投公司采购部经理。” 
    • 博友李国庆表示:别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没有个儿子叫吕仁斌。随着越来越多的博友对这则消息究竟是否为谣言进行议论,博主郑昀于20:30再次发消息称,“不少人辟谣说,广州市副秘书长吕志毅根本没有个儿子叫吕仁斌的。”还有广州微博网友留言称:“把他儿子的名字都写错了,吕叔叔不是这样的人。”
    • 20:30后,该消息开始在丽江花园业主论坛和天涯论坛上转载,本地网友也开始热烈讨论。在21:00,网友樱桃白从广日集团内部网站发现了“吕志平”的踪迹。记者登录广日集团去年8月15日一个摄影比赛通知的网页,发现大赛组委会成员里有“吕志平”。至记者截稿时,仍未能核实传言中所说的吕秘书长的弟弟和儿子的身份,也未能核实广日集团内部网站上的吕志平是否就是吕志毅的弟弟。
    • 21:00许,又一则号称来自“深喉”的消息开始传播:“纠正,吕志毅儿子叫吕延斌,不是吕仁斌,来自权威消息源。” 但此消息也未获证实。
    • 新快报记者:吕(副)秘书长,今天很多人接到短信说你和垃圾焚烧利益集团存在密切关联? 

        吕志毅:嗨,这个是胡说八道,我早就知道了。这样吧,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吧,好不好? 

        新快报记者:就是这个消息是假的? 

        吕志毅:以后再跟你讲吧,好不好?再见。

    • 上月22日,在广州市政府举行的番禺垃圾焚烧发电项目进展新闻通报会上,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吕志毅表示,广州要坚定不移地推进垃圾焚烧。除广州中心城区外,不仅番禺要建垃圾焚烧厂,从化、增城、花都等地区也要建,广州市对此也已有规划。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l利益输送

    • 这则消息于昨日见报后,被各大网站广泛转载,央视昨晚也已跟进报道,由此引发新一轮热议,有网友调侃此事为:“你若鱼肉我,我就人肉你”。
    • 昨日上午10时30分许,南方都市报记者拨通吕志毅办公室的电话,希望核实此事。但吕志毅表示,不会就此事接受采访,在说完“现在不想说这个事,今后再说”后挂断了电话。
    • 昨日下午,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记者曾就此事致电广州市政府新闻处。新闻处姚处长向记者表示,他已经看了报纸,知道有这件事,但对于媒体报道的一些信息目前还没法去核实,“如果真存在利益关系,应该由纪委来介入”
    • 昨日有网友在新浪微博及多个论坛上称,广日集团公司网站上的“摄影比赛活动通知”被删改,“吕志平”这一名字被删除了。

      按照网友所述,南方都市报记者昨日下午登录广州广日电气设备有限公司网站,找到“摄影比赛活动通知”所在网页,果然发现,在一行8人的组委会成员名单中,原本排在第三的“吕志平”已被删除,组委会成员只剩7人。除此之外,新旧网页内容完全一致。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l利益输送, j纪检公开

    • 这是否属于谣言或谣传尚未有定论,辟什么谣?顶多是吕副秘书长“否认”,自说自话而已。
    • 其一、网上质疑十分具体,吕副秘书长回应其实可以直截了当、简单明了,譬如涉及其与吕志平、吕仁斌(一说吕延斌)等的关系,几近于答“是”与“不是”即可搞掂,而吕以一句“胡说八道”回应,却不提供具体事实,明显不对等啊。
    • 其二、记者来电采访、求证,正是吕副秘书长“澄清”事实的机会,倘若身上没屎,只要将事实、真相讲清得了,但其偏偏“不接受采访”,还说什么“这个事情以后再说吧,好不好?”这就让人看不明白了,甚至会让人作出其它未必恰当的联想,从而令本可直截了当、一目了然的事情,反而变得云山雾罩、真相难寻了。除非……
    • 其三、面对公众质疑,身为政府官员的吕副秘书长出口便是“胡说八道”,也显得过于强悍和激愤,太没风度了,甚至让人隐然觉得权力背后的傲慢和冷漠,所以大可不必嘛。相反,吕副秘书长如能心平气和,耐心接受采访,释疑解惑,反显其谦虚品德乃至权力的谦卑而获好评呢。
    • 垃圾焚烧背后是否涉及权力与资本的利益输送才是问题关键,而这必须由纪检监察等部门介入进行独立、权威的调查方能得出结论,绝不是网友质疑或者由吕副秘书长本人出面否认、澄清即可定论、撇清的。也正因如此,既然网上的“指控”信息已经疯传,广州市的纪检监察部门恐怕不能无动于衷了。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l利益输送

    • 官员的清廉与否,既需要自证,也需要监察部门查证,老百姓得个知字足矣。
    • 八卦言之凿凿真不好办《羊城晚报》报道又说:针对网上关于“吕志毅弟弟吕志平是垃圾焚烧控股公司广日集团物流公司总经理,其子是垃圾焚烧投资商广州环投公司采购部经理”的言论,记者今早向吕志毅求证,吕志毅回答“不愿意接受电话采访”,随即挂断了电话。
    • 哪怕副秘书长两位亲属的职业真如传言一般,也不构成“和垃圾焚烧利益集团存在密切关联”的直接证据,当事人完全可以直接让监察部门查证。

          如今,副秘书长先生一句“以后再跟你讲吧,好不好?”,再加上“不愿意接受电话采访”,等于掉进了一个逻辑陷阱——— 如果关于职业的流言为真,则与利益集团的关联为真?对这样的逻辑陷阱,当事人肯定是不胜其烦。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b半官方媒体, l利益输送

    • “广日集团网上吕志平的名字被删除掉了”。昨天上午有网友发帖,称疑为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吕志毅弟弟的吕志平的名字,突然在广日集团网上被删除了。此时,距离羊城晚报记者电话向吕志毅求证与吕志平关系不到两个小时。之前吕志毅在回应关于他“和垃圾焚烧利益集团存在密切关联”的消息时,称这是“胡说八道”。
    • 有网友从广日集团内部网站发现了“吕志平”的踪迹。昨天上午8时,记者登录广日集团去年8月15日一个摄影比赛通知的网页,发现大赛组委会有8个成员,里面有“吕志平”的名字,排在“李翊均”与“陈伟英”之间。
    • 天上午11时,记者再次打开该网站,发现该网页上大赛组委会成员名单由8人变成了7人,吕志平的名字已被删除。对于广日集团为何突然间在这个敏感时刻将吕志平的名字删除,很多网友称“难以理解”,也有网友称此举无异于“此地无银”。
    • 记者先拨通了广日物流公司的电话。

        “您好,广日物流,您找哪位。”电话接通,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

        羊城晚报:您好,我想找一下广日物流的吕志平老总,请问在吗?

        答:他不在我们公司吆,以前是,但是他现在转了公司,去工业园了。

    • 记者接通了广日集团总公司的电话。

        羊城晚报:您好,我想找一下工业园的吕总,吕志平。

        答:出差了!

        羊城晚报:他什么时候回来呀?

        答:不知道,我们都联系不到,不好意思。我们也打不通(他电话)。 

        羊城晚报:那您知道他去哪里出差了吗?

        答:不是很清楚。

        羊城晚报: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联系到他吗?

        答:没有,我们也联系不到,他在外地。

    • 广日(电梯)集团

        强势进入环保产业

        5年前已涉足垃圾处理

        多方信息显示,广州市政府目前已将广州市生活垃圾的终端处理特许经营权授权给广日(电梯)集团。

    • 明年广日集团很可能形成4个垃圾焚烧发电厂同时在建的发展局面。未来广日集团根据需要将在广州兴建若干个垃圾焚烧发电厂,并将市场逐步推广至其他城市。”今年7月,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广日集团董事长潘胜燊在广日工业园竣工仪式上宣布。
    • 一家没有任何垃圾焚烧处理经验、专业从事电梯制造的电器企业,为何进军垃圾焚烧产业?广日集团如何撬开垃圾焚烧发电的大门?———“这是我们的战略部署!”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吕志毅在11月22日的新闻通报会上如是说。
    • 广日早在5年前已涉足广州垃圾处理。广日集团自2004年引进压缩式垃圾运输车,进入环保产业至今,已经初步形成了从城市固体废弃物的收集、转运到处理的环保产业链。目前,他们又引进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丹麦伟伦垃圾焚烧发电设备技术,以及瑞典恩华特封闭垃圾自动收集系统,强势进入环保产业。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l利益输送, z重大决策公开

    • 接受采访时,吕志毅呵斥舆论指控为“胡说八道”。本报昨日向吕及上述公司求证,结果众说不一,但广日集团已从公司网站上抹去了吕志平的名字。
    • 由于垃圾焚烧具有公益性质,且涉及上百亿元的财政补贴,吕志毅是否真的卷入其中,这就不再是单纯的私事,纪检监察部门有必要介入调查,给予民众诚实的答复。而从吕志毅开始,政府有关部门应与利益集团撇清干系。
    • 通过前一阶段公众和媒体的努力,垃圾焚烧决策中的利益链条早有揭示。广州将价值数百亿元的垃圾焚烧项目交付一家原本生产电梯的公司,广日集团则以领受市府区区18亿元的债务换来长达25年的排他性协议。针对吕志毅的怀疑,不过是丰富了外界对利益集团的想象。
    • 垃圾焚烧厂计划始终不能说服市民相信其正当性,决策过程被质疑利益输送的声音所环绕。这绝非阴谋论,事实上,政府对被疑有利益输送的政策不能自证清白。比如垃圾分类有着十年的民意基础,不乏成功的社区经验,但垃圾分类始终被搁置。即便现时,也被排在垃圾全部焚烧之后,没被认真对待。
    • 决策失去透明度,就有可能被既得利益绑架。

          如果政策只为了输送利益,决策就被异化,只想朝着利益狂奔。抗议实行一刀切的垃圾焚烧,广州公民继质问之后,给出了更优的政策建议。本应接纳民意的决策程序不予理会,坚持奉行不变的策略。这样看来,利益集团不是公众臆想出来的。假若真是为了大众,何尝需要隐瞒决策?不是政策输送利益,就是利益输出政策,这是最坏的局面。

    • 广日集团回避利益关系人的问询,证明这个被指定为公益服务的企业恰恰缺少公益精神。而作为市府推出的垃圾政策的代言人,吕志毅先生暴露了决策与民意相左的实情。这么多表现令人失望,显示了决策被置于暗箱后必定呈现的乱象。垃圾决策制造了它本身的尴尬处境,政策的公信力难免打折扣。官员的教养,决策的透明,都亟待政府拿出诚意,补救行政失分。
    • 如果只因保全利益输送而牺牲决策的公开透明,就无力摆脱利益的拖累,这样的施政代价会比垃圾围城更沉重。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l利益输送, z重大决策公开

    • 无论“专家”所说的是否有理,政府行为是否应受到民意的校正,一个无可怀疑的预设是:“专家”和政府或代表政府的领导都不能和垃圾焚烧项目有任何个人或部门利益上的勾连。
    • “专家”舞弄的既然是“科学”的道具,那就应该只对科学负责,不为政府、利益集团或自己的利益说话。一旦这一预设不存在,他们的话就无法证明自己在这一事件上具有“科学”上的效力,而只能归于“屁股决定脑袋”的范畴。换句话说,它自动取消“专家”在这一事件中的发言权,或宣布他们的发言无效。
    • 公众已经发现,在前段时间的垃圾焚烧项目新闻通报会上,“专家”们和垃圾焚烧具有着“利益关联者”的嫌疑。聂永丰是“立转炉式生活垃圾热解气化焚烧炉”的专利申请人;而舒成光是美国卡万塔中国区副总裁,这家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垃圾焚烧发电投资和运营商之一。他们是受“科学”的驱动说话还是受利益的驱动说话,答案不言自明。
    • 坊间和网络传言,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吕志毅与垃圾焚烧利益集团存在密切关联———而在“坚定不移”地推进垃圾焚烧上,吕副秘书长的声音颇为洪亮,不仅表示要在番禺进行垃圾焚烧,而且在从化、增城、花都等地区也要建垃圾焚烧厂。
    • 假如政府在推进垃圾焚烧时,与个人或部门利益有关,那么它的角色将产生变化,不再是为公共利益考虑的治理者,而是假借公共利益进行私人利益筹划的利益主体。同时,事件的性质也会产生变化,不再是政府和居民在某个公共决策是否可行、程序上是否合理等方面有分歧,而是变成了作为利益主体的政府或代表政府的领导以公权力牟取“私利”。
    • 这有待更多的证据来弄清楚。应对这种公众的怀疑和猜测,正如舆论早就讲了不知多少次的,只可能用信息公开,遮掩或以其它方式处理只能让人怀疑“有黑幕”。
    • 这给政府提了个醒:假定垃圾焚烧项目是否具有合法性还有待环评审批和“民意”的验证,那么,如果摧毁了基于公共利益而推进垃圾焚烧的预设,垃圾焚烧肯定难以获得合法性的论证
  • tags: ngo推动立法, s司法解释

  • tags: c拆迁, s上海, l类似个案

    • 潘蓉的家是一幢建筑面积480平方米的四层小楼,位于上海闵行区,潘蓉和丈夫都在此出生。1994年,夫妇二人留学新西兰,之后取得新籍,定居奥克兰市。2007年3月,二人得知祖居面临拆迁,回国处理。
    • 潘蓉夫妇的小楼位于上海机场集团兴建的“虹桥交通枢纽工程”征地范围内。动迁方给出的拆迁补偿包括每平方米761元的房屋重置补贴,以及1480元的土地补偿,加上其他补偿共计118万元。
    • 潘蓉就是其中的一个“钉子户”。在她看来,市价上千万的房子如此贱卖,太不公平,双方谈判一年没有结果。但是在动迁方看来,一切都经过了法定程序。上海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向闵行区房屋土地管理局申请仲裁,后者裁决张家撤离原址;张未撤离,闵行区政府下达强制执行,通知6月12日不迁就强拆。
    • 2009年4月,上海中院一审判处潘蓉夫妇妨害公务罪,张龙其获刑8个月;潘蓉因要照顾5岁的儿子,取保候审后免予刑事处罚。7月二审维持原判后,按照上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的要求,潘蓉夫妇离开上海回到了新西兰。
    • 新西兰属于英美法系的国家,私有财产不受侵犯的法律观念非常强。涉及公民生命、自由和财产权的,必须由法律规定,由法院裁决。

      张其龙的辩护律师夏霖表示,本应在法院手里的强制执行权力,由地方政府随意行使,这是典型的违法拆迁。夏霖说,反抗这样的拆迁,完全是正当防卫,因此为张龙其做了无罪辩护。

      当天的庭审有新西兰领事馆的副领事旁听,还有华漕镇的另一些拆迁户

    • 控方的录像剪掉了潘蓉夫妇被打的一段。经向法官申请,检方播出了这段录像。

      张龙其在法庭上大声告诉法官,“我亲眼看着我的妻子被一帮人扇耳光,眼镜被打飞,人被按在地上,光着脚被强拆者拖行,我却保护不了。”

    • 在新西兰生活了14年的潘蓉夫妇,对国内拆迁的信息知之甚少,他们的反应远比一般“钉子户”激烈得多。“我完全没有料到,保护自己的合法财产也会成阶下囚。”“拆迁居然有警察参与,当地政府参与,国家的法律就像写在纸上逗人玩的。”
    • 法院随后又安排了一次潘蓉夫妇和拆迁方的谈判。潘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她不能接受法院的“好意”,“他们仍然强调拆迁是合法的,而我们还是要求强拆要有法院的裁决”。
    • 在这些拆迁户中,至今仍有不少人在上访。他们想法拿到了大量的材料,包括土地储备动迁包干协议、拆迁委托合同、国家发改委关于该工程立项的批复、上海市政府对土地使用批复文件,以此质疑拆迁的合法性。
    • 拆迁参与者、闵行区华漕镇镇长高宝金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所有的强迁程序,所有动迁的法律规定都给他们了,他们转不过弯来。”

      潘蓉记得,这位镇长曾对拆迁户们说过更狠的话:“你们家里的财产损失,都是作为历史翻过去了,想赔偿是白日做梦,想都不用想。”

    • 11月11日,张龙其的父亲向上海中级法院递交行政诉状,状告闵行区政府强拆违法。至今,法院仍未决定是否受理此案。
  • tags: 统计信息, 新闻出版, 报刊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