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2/07/2009

十二月 7, 2009
  • tags: b不予受理, n难找的证据, f法院公然违法, b北京, x信息公开诉讼

    • 赵三平律师说,有一次他去某地法院起诉要求政府信息公开,立案庭法官答复:“如果你拿到一份不管哪一级法院对这类案子的判决书,并且是判决政府败诉的,我们就给你立案。”
    • 在实践中,这些不给当事人立案的法官,往往不出具书面裁定,只是口头答复不立案。
  • tags: x行政诉讼制度, t统计数据, x信息公开诉讼, case河南赵正军, s胜诉, s司法政策, x新法律, d地方政府规章

    • 赵正军表示自己有关政府信息公开方面的行政诉讼案件胜诉率将近60%。
    • “近年来,涉民生类行政案件逐年增加,已成为行政争议的主要成因。特别是土地类案件,不论诉讼案件还是非诉行政执行案件,所占比重较大,且呈上升趋势,行政机关败诉率和裁定不准予执行的比例都较高。”王银生说。

        另一位行政法官表示,除了土地争议,规划、房产登记、公安行政处罚、工商方面处罚认定、违法拆迁等方面也是行政争议的焦点。

    • 2008年7月,赵正军曾向工商部门申请信息公开,要求提供2007年以来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工商部门以机密隐私等理由不予公开。

        赵正军因此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撤销不予公开的回复。法院一审判决支持了他的请求。

        此案的判决结果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效应:郑州市二七工商局率先将2007—2008年处罚决定书全部打印出来,向社会公开。“其他以前说什么都不公开的分局也陆续给了我年度处罚决定书目录,按需提供。”赵正军很自豪。

    • 事实上,郑州市政府正在作出努力。《郑州市依法行政监督规定(征求意见稿)》6月15日面向公众征求意见,按照此规定,“民告官”的案子,行政首长必须出庭。对于拒不履行行政应诉职责,或者拒不履行人民法院生效的行政判决、裁定的,单位评议考核将列为不合格等次。一年内被确认违法三次以上,追究单位主要负责人的责任。
    • 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在探索发挥审判职能的新形式,尝试发布《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状况白皮书》。“将一年来受理的行政案件数、涉及的主要行政部门、出庭应诉以及败诉情况等递呈市人大和政府等部门。”法院认为,这一举措显然将进一步加大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力度。
  • tags: no_tag

    • 但凡购买力强的发达地区城市,周边城郊莫不插满垃圾焚烧大旗?为了给这种垃圾焚烧大跃进辩护,主烧派往往不惜把广告辞章当论证依据,把理想当现实,把垃圾焚烧夸到完美无缺的地步。无利不起早,他们愈是这样不遗余力,就愈不免令人怀疑其用心,也就愈必须警惕垃圾焚烧背后的私利驱动。
    • 马克思认为国家是必要之恶,垃圾焚烧发电同样不是天使而也是一种必要之恶。所以人类在因垃圾危机不能不与垃圾焚烧发电共处的同时,也必须像把权力关进笼子一样,给垃圾焚烧发电套上笼头。
    • 只有政府才有能力提供垃圾分类所需的强大基础设施。不论公众的分类冲动多么强烈,如果没有政府提供的强大基础设施来配合,就绝无落地的可能。

        所以,垃圾分类试点在诸多城市迄无所成,板子不能都打到公众的屁股上,怪罪于所谓公众素养,该检讨的是城市政府在基础设施方面是否尽职尽责,如果并未尽职尽责,则说明其于垃圾分类纵然不是毫无诚意,起码也是半心半意。半心半意不可能做成任何大事,分类无成空耗公帑,理当问责城市政府,而不能反过来,充作城市政府大干快上垃圾焚烧发电的理由。

    • 巨大的环境风险却注定,在国情特殊的中国,垃圾焚烧发电并不适合市场化。发达国家可市场化,因为无论权力还是资本,在发达国家都受到严厉制约,而我们并不具备这样的制度环境。跟权力结盟的垃圾处理巨头如果不承担社会责任,社会只能无可奈何,最终的恶果则是社会买单,用公众的生命、健康和财产来买单。
    • 最近媒体披露,广州李坑垃圾焚烧发电厂附近村民癌症死亡率剧增,已是一个响亮的警钟。同样的故事发生在深圳。早在今年8月,媒体就披露,私营企业龙岗垃圾焚烧厂,其臭气在1.6公里外都能闻到,遂引爆当地居民集体抗议。
    • 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所研究员张付申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一针见血地指出,炉温要达到设计标准,必须掺加大量“活性炭”来辅助燃烧。但活性炭极昂贵,所以很多垃圾焚烧发电厂偷工减料,只在应付检测时才姑且照章使用。这是垃圾焚烧反而助长污染的重要因素
    • 当下中国,制度环境的根本改观非一日之功,只要制度环境没根本改观,监管就不可能落到实处,企业社会责任也就不可能落到实处,企业惟利是图的本性就无从遏制。

        这种背景下,把垃圾焚烧发电这种高风险产业交给市场、交给企业去主导,后果极其严重,垃圾焚烧发电极有异化为打着环保旗号的环境公害产业的可能

    • 如果城市垃圾危机确实严重到非烧不可,那么这种事关公共安全的高风险产业,就完全属于公共服务的范畴,就应该主要由城市政府买单,应该属于财政全额保障的公益行业。惟有财政全额保障,不计成本,才可能杜绝偷工减料的行业黑洞。这方面也并不是没有先例。同在深圳的宝安垃圾焚烧厂,安全系数就大得多,据媒体报道,它的烟囱几乎没有任何可视烟雾排出。政府测试也表明,该厂几乎没有二噁英及其他污染物排放,原因就在于该厂全系政府投入
    • 台北市民及环保团体常常半夜出击去垃圾焚烧厂“抓现行”,监督有无违法垃圾焚烧,那种境界我们差了十万八千里。
    • 能否做到垃圾焚烧全程公开透明,也应是决定垃圾焚烧发电是否上马的重要指标。这方面,台北的经验足资借鉴。据报道,现在台北的焚烧厂所在地,都会成立民间的监督委员会;焚烧厂每隔两月发布一次运行指标,方便市民质询。焚烧炉与民营业者之间的经营合约也在台湾环保署网站上公开。台北市环保局还在垃圾倾泻平台上设置录像设备,并连接网络,市民可随时上网检查进炉烧的是什么。
    • 对环境风险的监控没有谁比潜在受害者的监控冲动更强,也没有什么监控比潜在受害者亲力亲为的监控更有信用。垃圾焚烧发电在信用严重缺失之当下中国,必须做到向整个社会,尤其向作为潜在受害者的所在社区的居民全方位开放,接受整个社会尤其是所在社区居民全方位的监督,才能真正取信于人,真正让人放心。
    • 既有损失就该赔偿,不能说为了所谓整体利益、多数人利益,少数人损失了就损失了。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不仅是指不被私人侵犯,不被民间侵犯,更包括不被所谓整体利益、多数人利益所侵犯。利益只能置换,不能被牺牲,无论当事的是多数人还是少数人。这个原则必须是刚性的,否则,借着所谓整体利益、多数人利益,今天被牺牲的可能是他,但明天就可能是你,这不过是个概率问题,谁都不能担保自己终生不在这个概率阴影的覆盖之中。所以,他在今天被牺牲、被侵犯的悲剧如果不被制止,明天轮到的就可能是你,那时你也就没有什么委屈可言。
    • 在市场经济发展已经多年、《物业法》也已适用多年之今日,还以这样的视角律人,其虚伪和荒诞自不值一驳。焚烧厂周边居民固然是在为他们争权利,但他们客观上何尝不是为全体国民争权利,道德上法律上何亏之有!假若他们连自身的公民权利和财产权利都不知道爱惜,那种犬儒才是他们真正的耻辱,也是整个国家的耻辱。
    • 当务之急不是讨论该不该烧,以及该在哪里烧。当务之急只能是基于社会学视野,基于特殊国情,重点考察垃圾焚烧该怎样烧,即应该在怎样的社会条件下烧、这些条件我们是否已经充分具备。这种态度才是真正对生命负责、对历史负责的态度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z专家言论, l利益关联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