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2/13/2009

十二月 13, 2009
  • tags: x行政诉讼制度, t统计数据, n难找的证据, z制度发展史

    • 1999年全国法院审结案件数623万件,2008年全国法院审结案件数为9839358件。1999年全国法院审结一审行政案件98759件。2008年全国法院审结一审行政案件共9.2万件。数据清楚地表明,从1999年到2008年,法院审结案件数飞速上升,而行政审判却从1999年的98759件,下降到2008年的9.2万件。十年间,我国的行政审判,一直在低水准上维持平衡,甚至出现下降趋势,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人民对于通过行政审判,解决行政争议,已失去基本的信心
    • 一向为人持重沉稳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的梁慧星教授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司法腐败到了不能忍受的地步。”
    • 曾经咨询过检察系统的干部,我国腐败案件的发现比率有多少?他们说,不到三分之一。即十个腐败分子,被发现和查处的,可能只有三名
    • 腐败只是法官犯罪的一种形式,而犯下枉法裁判罪以及其他类型的法官,尚有多少?由此可见“人民对司法的普遍不信任”,并非平地起风,而是基于现实的经验。
    • 出于对行政审判中出现这些问题及其严重后果的高度警觉,最高人民法院于11月15日发布了《关于保护行政诉讼当事人诉权的意见》。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进一步重视和加强行政案件受理,依法保护当事人诉讼权利,切实解决行政诉讼“告状难”问题。

          《意见》要求各级人民法院要全面准确理解和适用行政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不得以任何借口随意限制受案范围。凡是行政诉讼法明确规定的可诉性事项,不得擅自加以排除;行政诉讼法没有明确规定但有单行法律、法规授权的,也要严格遵循;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明确排除的具体行政行为,应当属于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

    • 最高法院这一《意见》意图解决的是行政诉讼起诉难,而它没有涉及的是,行政诉讼胜诉难。保护了人民的诉权,而人民总是败诉,这样的保护有何意义?

          对于最高法院的这一《意见》我并不看好。现实的问题,下级法院既然可以置国家的宪法和法律于不顾,最高法院的《意见》又能如何?我国司法系统一再暴露出来的问题是,最高法院对于下级法院已经处于半失控状态(依据独立审判原理,最高法院无权控制下级法院)。地方法院实质性地受制于地方政府和其它权力部门。人民与政府产生纷争投诉无门,上访受制,正义从何处得以伸张?不从根本上解决这一制度难题,正义在烈火中伸张的悲剧,就永远无法避免!

    • 近年来,最高法院回应人民的呼声,采取各项措施,力图重振人民对于司法的信心。但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司法改革决非人民法院自身可以领导和解决的政治课题,执政党应当从政治改革的高度,看待司法改革,将司法改革作为政治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优先突破。集中全党和全社会的力量,建立公正高效的司法。公正高效的司法制度建设,是一个比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政治命题。民不患寡,而患不公
    • 本起事件,行政部门是合法的、公正的吗?由于失去了司法这一可以公开展示的平台,即使金牛区城管执法局是合法和公正的,他们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比如,他们说,拆迁的建筑是违法建筑。问题是,违建到底是怎样形成的?是当事人不申请办证?是有关部门违法不给办证?
    • 应当按照渐进式改革的思路,先行改革我国的行政审判制度,将行政审判从普通法院划出来,单独设立国家的行政法院系统。基本思路是:行政法院属于国家法院,与地方无关。其法官由全国人大任命,并在全国定期巡回,从而从根本上解决行政法官受制于地方的现状。国家设置三级行政法院,即地方行政法院、行政上诉法院和最高行政法院。
    • 一、彻底解决司法受制于地方行政和权力部门的现状,恢复人民对于司法的信心。二、有效地化解上访难题。上访问题近年来成了困扰中央和地方的重大政治难题,其根本原因在于人民对于司法的不信任。与其让人民不远千里地到首都、到省会上访,不如让人民到国家设立于各地的行政法院进行诉讼。上访制度之所以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根本的原因是,信访部门没有法定的程序的手段,来判断人民与政府之间的争议。人民与政府产生争议,让政府自己解决,人民如何相信?
    • 三、实现中央对于地方的有效法制控制。为了解决地方乱批地、乱拆迁的难题,国土部设置了督察机构,试图解决土地问题。为了解决环境保护问题,环保部门也在加强监督。质监部门、卫生部门等各中央部门都有类似之举。我以为,这些举措,不仅加大了行政成本,而且难有实效。以土地督察为例,人民如何到土地督察部门投诉?督察部门如何处理投诉?证据如何展示?法律如何辩解?最终给出什么样的法律文书解决争议?难题不一而足。其最终结果一定经常是走过场,让人民对中央再一次失望。
    • 我国的法律制度是按照大陆法系模式建立的。我的这一建议其实并非创见,而是大陆法系国家基本通用的制度。德国、法国、包括我国台湾地区,都是如此。历史上,我国在民国初年,也设置过专门的平政院,解决行政争讼。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b博客观察, p批评, j建议, z执法信息公开, j监督主体特点与作用, x新闻综述, m媒体焦点区别, m媒体问责, g公民觉醒, g公民调查, g公民参与, g公投, 1′, y隐瞒, j狡辩

    • 首先,在全国各地反垃圾焚烧的运动中,番禺是唯一的个案,超越了邻避运动的范畴,反对在现有形势下采取焚烧这种垃圾处理方式,并且提倡垃圾分类回收,减少垃圾排放量。其次,这个宏大的政策诉求距离政府能够接受的范围有相当大的距离,十一月下旬的群众 抗 议事件之后,如何进一步推进政策倡导,如何促动政府方面更为积极的回应,这成为一个相当困难的事情。
    • 广州市被认为是中国市民社会最发达、媒体最开放的城市,而番禺区现在又被认为具有特别强大的媒体动员能力。在这个背景下,观察市民、媒体和政府之间的互动,以及社会力量的协作整合,我们可以看出目前中国市民社会的发育程度。最终广州市民和媒体能够在推动地方政策变革的层面上走多远,此事确实令人好奇,因为它很可能代表了中国新兴市民社会在推动公共政策方面的能力极限。
    • 番禺居民作为反垃圾焚烧的运动主体,他们必须解决的问题是,如何获得番禺之外的广州居民的理解和支持。最基础的一步就是,如何让所有广州人都真正对垃圾焚烧这桩公共事件感兴趣,都真正意识到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的切身利益。
    • 据称广州市规划在2010年以前将要建设5座垃圾焚烧厂。其中花都垃圾焚烧厂与番禺一样,也已经进入了环境评估阶段,并且也已经引起了附近小区业主的强烈反弹。如果能够同时曝光5个焚烧厂的具体地点极其可能造成影响的楼盘,那么关心这个话题的市民应该立刻就会剧增
    • 李坑垃圾焚烧厂附近居民的健康状况。之前网络上疯传一份李坑癌症名单,11月22日新闻发布会上,广州市城管委副主任徐建韵针对此回应道,“不能够散布无依据、不负责的说法。这些调查应该交给当地卫生主管部门去了解。”
        但是此后并未见到政府任何部门去调查了解,更没有任何人对此发言。所幸《中国新闻周刊》以此为题做了调查报道,从该报道中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李坑垃圾焚烧厂附近村民癌症患病率的确明显升高。
    • 但是,在这篇报道之后不久,广东省环保厅厅长李清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监测的数据显示李坑垃圾厂污染物排放是达标的,而且符合欧盟的排放标准。“社会反映李坑垃圾厂附近居民癌症患病率问题,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权威部门发布的相关材料。”李清的这个说法,其实是非常值得讨论的。到底谁才是权威部门?《中国新闻周刊》的调查报道是否失实?既然社会上在反映这个问题,为什么权威部门没有启动调查?事关李坑村民的生命健康,事关更多垃圾焚烧厂的合理性,这个问题怎么可能回避?
    • 垃圾焚烧产业背后的利益链条。针对这个链条,广州本地媒体已经进行了深度挖掘,提出了许多政府必须回答的问题,例如为何把特许经营权交与没有垃圾处理经验的广日集团,又例如广日集团为何要把到手的巨额利益分给诚毅公司?比这些更为具体、也更容易引起市民热议的则是吕志毅事件。网友人肉出广日集团有个吕志 平,广日集团又在网络传言之后在相关网页上删掉了“吕志 平”的名字——这一事件的戏剧性程度,几乎可以媲美当年打虎网友找到那张印有纸老虎的年画。虽然目前政府部门或吕志毅本人都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回应,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吕志平是吕志毅的弟弟,而广日集团获取垃圾处理的特许经营权与此密切相关。这种时刻特别考验政府的危机公关能力。令人遗憾的是,到12月8日截稿日期为止,全广州乃至全中国都热烈关注的吕志毅事件,已经没有了下文。
    • 如何在这个轨道上重新激活这些议题,推动事件向公众参与最大化和公共利益最大化的方向发展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官方媒体, s视频

    • 有业主代表质疑现有焚烧厂的环评标准。(采访业主代表:那是06年定的,但是那是那时的环境,跟现在是违背的。/尽量选择人口稀少一点,对人口损害最少的。)未来两三年时间,番禺区政府将会重新规划修编生活垃圾处理系统和评价其环境影响。番禺区政府表示,垃圾焚烧厂的选址将包含三方面的意见,包括政府职能部门、专家和市民代表,三者分别占三分之一)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l类似个案, g公民抗议, s深圳, f非官方媒体, g公信力, g公平补偿

    • 昨日上午9时许,白鸽湖垃圾焚烧厂在建项目因复工一事再起波澜,平湖以辅城坳居民为首的300余人步行到施工现场及周边抗议,并有部分群众围观,造成平龙西路交通拥堵。
    • 在建的白鸽湖垃圾焚烧厂项目位于观澜街道樟坑径社区与平湖街道辅城坳社区交界处,今年年初动工。而此前与之毗邻的平湖建了中联垃圾焚烧厂和大贸垃圾焚烧厂后,平湖居民认为两者存在一定程度的臭味和尾气污染,坚决反对在辖区附近再建一个垃圾焚烧发电厂。今年8月4日上午,辅城坳社区等地居民来到7月20日左右复工的白鸽湖项目工地反对复工。经劝导,下午3时许居民离开,白鸽湖项目也宣布暂时停工。
    • 辅城坳居民代表邹远燕称,8月后,有政府部门称白鸽湖项目将迁址至离现在所在地一公里的地方,连图纸都画好了,但居民们现在得知项目不搬迁,白鸽项目又复工了,所以条幅上打出了“政府出尔反尔”之词。
    •  对于迁址一事,白鸽湖项目建设单位相关负责人黄林及宝安区城管局均表示,没有听说过准备迁址一事,11月28日市政府召开的协调会同意了白鸽湖项目于12月初复工。但相关和居民的协调解释工作没有做到位。
    • 日常监测显示,中联垃圾焚烧厂稍劣于深圳市已建的垃圾焚烧厂平均水平,大贸垃圾焚烧厂相当于平均水平。但因居民仍感觉有臭气和烟气,因此龙岗区准备投资1.3亿元,采用世界先进技术和工艺对两个厂进行一、二期升级改造,改造后的相关指标将达到国内同行业最高标准。升级改造工程将于明年6月底前完成。
    • 平湖上述两个垃圾焚烧厂在建设时曾经给周边居民补偿1000万元现金,在后续的垃圾运营费上,每年也返还120万元垃圾处理费
    • 白鸽湖垃圾焚烧项目在建设之初补偿了观澜辖区居民一部分现金,对相邻辖区的辅城坳居民没有相关的补偿。
    • 白鸽湖项目建设单位相关负责人黄林说,该项目经过规划、选址、招投标、环评等一系列手续批准的工程,每次居民一反对就停工。据悉,白鸽湖垃圾焚烧处理厂主要由中国节能投资公司和上海环境集团共同组建的深圳中节能可再生资源有限公司负责投资、建设、运营。中国节能投资公司是国资委直属的唯一专门从事节能环保产业的中央企业,是我国节能环保领域唯一的国家级专业公司。即使承诺采用国际标准建设白鸽湖项目,但附近居民依然表示不相信。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g官员言论, g公民参与, g公众参与的程序, t听证, y隐瞒

    • 有关市民代表如何产生的问题,立刻成为番禺居民关注焦点。

          无独有偶,前晚番禺区政府邀请居民代表开会讨论垃圾处理方式的消息传出后,一些居民就在网上发帖,担心自己被代表。

    • “风闻番禺区政府明天上午9点半要讨论垃圾处理方式,公开讨论方式改为指定特邀嘉宾。”12月9日下午,有业主在丽江花园小区江外江论坛上发布了这一消息。

          帖子质疑代表身份,并指出“会议议程只讨论垃圾处理方式,不讨论垃圾焚烧地点,所派代表实行名单上报审批,政府派车接送,进场前查验身份证,由居委会主任亲自带路进入会场。但是,被委派参加明天会议的居民代表是居委会的内部工作人员,每月从居委会领工资。没有会议的公开通知,只是由居委会主任指派两个与会代表(代表还有把柄在他们手里,不能乱说话),要在会议前提交发言内容,参加会议时还不准夹带资料以防作弊。”

    • 与会业主代表是如何选出来的?在昨日的会议上,番禺区委书记谭应华表示,他不清楚,这是由番禺区政府办负责的。

          番禺区政府办的叶姓工作人员解释,这些居民代表是由各镇街跟小区牵头选出来的,具体怎么选要问小区物管,是由小区自己选的。

    • 对于小区是如何选出代表的?与会的南奥一与会业主代表胡先生说,“物业管理公司叫我去的。”

          他表示,自己在小区住5年了,平常在处理问题上比较有代表性。平时业主有什么问题经常叫他协调沟通。可能感觉他比较成熟,说话有政治水平,自然形成代表。

          据介绍,胡先生今年78岁,退休前曾当选过全国先进个人。

    • 另一业主代表则透露,是街道办通知他的。

          记者从有关渠道核实,有个别业主代表本身也是当地街道办工作人员。

    • 业主否认提问曾受审核

          对于提问内容是否经过审核,受访业主代表均表示否认,称是自己准备提问材料。

          记者调查了解到,昨日的创建番禺垃圾处理文明区工作方案介绍会没有公开通知,只有很少一部分业主通过私下渠道得知。居民代表大多会前也没有未会上的发言征求小区居民意见。

    • 有无公开通知?

          记者调查了解到,昨日的创建番禺垃圾处理文明区工作方案介绍会并没有公开通知,只有很少一部分业主通过私下渠道得知。

    • 2009年

          2月,广州市政府发出通告,要求建设范围内的单位和个人,不得阻挠测量、钻探、施工以及征地拆迁。

    • 9月,番禺区市政园林局局长周剑辉接受采访时表示,已经基本完成征地工作,但会江村和谢村村民均否认已签征地协议。
    •  10月30日,新闻通报会提出番禺垃圾焚烧厂环评刚启动,公众可参与。
    • 11月22日,广州市政府召开新闻通报会,市政府副秘书长吕志毅称,垃圾焚烧和垃圾分类两者都是广州垃圾处理方式坚定不移的发展方向。
    • 11月23日,广州市番禺大石镇近300名居民因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问题到市城管委上访后,又来到附近的市信访局继续上访,广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苏泽群获悉后立即来到市信访局接访,表示若环评不过关、大多数市民反对该项目不会动工。
    • 11月24日,《番禺日报》报道“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选址问题将进行全民投票”。
    • 12月10日,番禺提出番禺垃圾处理方式和选址将重新讨论和论证,让市民参与垃圾处理项目选址论证和环评工作,2011年至2012年确定选址和建设完成。同时表示“全民投票”是工作人员说错了。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p批评, j建议, z政府定位转变, l立场转变, g公民参与, g公众参与的程序, j检验标准, z执法信息公开, j监督主体特点与作用, y有待跟踪检验, q歧视性政策

    • 根据该区建设垃圾处理文明区的方案,焚烧不再是垃圾处理的唯一方式。原定在会江村的垃圾焚烧厂也不再是唯一选择
    • 将在2012年之前重新论证原有的政策意向,选址上会听取政府部门、专家学者及市民代表的意见
    • 番禺还选定三个垃圾分类的试点单位,争取在两年内实现垃圾分类回收率达到三成。
    • 这是番禺区在垃圾焚烧项目上的最新表态,尽管关键部分有待细节补充,但原本强硬的立场有了明显松动,并且在垃圾减量、环评容纳公意等方面呼应了此前舆论的吁求。根据番禺区政府给出的时间表,现在有了三年缓冲期,用来接纳公众对垃圾焚烧厂的环评建议,并在这个时间段里检验垃圾分类减排的实际效果
    • 番禺区不再预设立场,这对垃圾处理的政策讨论是有益的。余下的行政重点是完善公众参与决策的技术细节
    • 而在环评的公众参与环节,上述三类代表如何遴选,尤其是如何确定居民代表及其听证地位,都需要区政府以开放心态,在公平公开的程序上巩固现今的表态,因为这将为广州提供经验。
    • 垃圾焚烧从来都不是仅属于番禺的社区话题。如果认为它仅仅是番禺居民的事情,那就大错特错了。番禺垃圾焚烧厂项目取得现有的进展,并不意味着垃圾焚烧议题在广州的结束。广州规划在2010年前建设5座垃圾焚烧厂,其中花都垃圾焚烧厂和番禺一样,也进入了环境评估阶段。垃圾焚烧已经是全体广州人不得不面对的现实,番禺的进展理应激活对全市垃圾焚烧的再审议。
    • 番禺区在政策上有所推动并不是全部。然而番禺区的举动至少可以印证:只要政府出于公心,调整政策的倾向并不难;而且只要能做到决策透明,政策措施就能经得起检验
    • 无论垃圾焚烧厂所涉及的居民是否有话语表达权,是否有能力发出本群体的声音,政策都要一视同仁地充分自查,并主动征求民众意见。
    • 能否说服民众相信垃圾焚烧处理的效率和安全,只有姿态并不能消除担忧,还要在机制上加以承接。番禺区对此有设想,比如提出建立民间监管机制,不定期监控焚烧厂。其实这也点出了李坑焚烧厂致癌疑云所引发的普遍忧虑。番禺区负责人认为,焚烧厂到底是建还是不建,都要有科学依据。而“科学依据”的前提是杜绝利益输送,让所有的技术模式能进入决策视野,通过公平博弈来筛选。
    • 民众对垃圾焚烧厂的质疑不以地域划分轻重,既然番禺可以做的,花都、从化和白云区也应该做得到。换言之,区政府在此议题上再作考量,也当引起市政府对政策规划的重新审视。番禺是广州的番禺,天空相连而公益相通。番禺人的诉求就是广州人的诉求。实不该将垃圾焚烧厂的具体地址与其他地方相区隔。
    • 可在单纯采用焚烧来处理垃圾的决策上,广州人又获得了多少审慎对待的时间呢?任何情况下,番禺居民与广州市民都不可能简单地切割开来。借助于民意表达的积极敦促,番禺垃圾焚烧问题回归起点,决策者幸运地得到了评价原先决策的机会。政府要作正确的决定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访谈, g官员言论, z执法信息公开, z政策转变, z政府定位转变, t听证

    • 锦锈生态园代表:反对建垃圾焚烧厂,建议采取其他的处理垃圾方式。

          谭应华(番禺区委书记):建与不建都要有充分的科学依据,无论采取何种方法处理垃圾,都要有科学依据。比如最近收到一个据说是没有毒的垃圾处理方式,这些都要拿出科学依据出来。

    • 丽江花园一业主代表:焚烧厂的硬件有了,软件问题如何解决,怎么对垃圾焚烧厂的运行进行监控?

          谭应华:焚烧技术上很有效,需要建立一个社会监管机制。比如建立一个民间团体不定期监控。

    • 记者:如何保障民意有效到达率,不会流于形式?

          谭应华:区委区政府真心实意,希望与市民、媒体共同研究,建立互信非常重要。每一个阶段都将开座谈会,征求意见。只要有利于解决,都会接纳。如果对方案有疑议,将与业主进行交流,以后将多开这种交流会,每个阶段多开几次。

    • 记者:是否重新进行选址?

          谭应华:规划将进行修编,重新讨论。十年前的规划,以前适应,可能现在不适应了。将对整个规划进行评估,重新考量这个规划,评估后才能进行下一步。

    • 记者:垃圾粉碎机的投入,是政府出钱还是居民出钱?(一业主表示,听说垃圾粉碎机要3000元一台。)

          谭应华:政府将大力支持,和厂商谈价钱,将价钱最大限度地降下来。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公民参与

    • 完善“政府主导、全民参与、市场运作、社会监督”的垃圾分类管理机制,进一步规划和促进垃圾分类回收工作。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z政策转变, g公投, g公民参与, z主动公开, z执法信息公开, g官员言论

    • 大石会江村不再是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惟一选址,焚烧发电也不再是惟一的垃圾处理方式。昨日下午,广州番禺区四套班子联合发布《创建番禺垃圾处理文明区工作方案(讨论意见稿)》(以下简称《方案》)。该方案表示,对于垃圾处理方式和垃圾处理项目选址,番禺区将重新进行讨论和论证。
    • 即便采用了国际先进工艺和设备,但运行过程中如果监管不力,仍然会产生危害。针对居民们的这一担忧,《方案》提出,从2012年12月起(即垃圾处理项目建成后),围绕垃圾综合处理项目科学监管的主题开展工作,“以实际工作成效消除群众疑虑,赢得群众认可”。

          《方案》提出的措施包括:举办“创建番禺垃圾处理文明区”论坛,专题讨论科学监管问题。完善政府监管制度和监管措施,建立监管平台;建立社会监管机制,完善监督体系。

    •  11月24日,《番禺日报》曾报道称,“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选址问题将进行全民投票”。随后引起各方广泛关注和热论。

          番禺区委书记谭应华昨日在会上澄清:“是全民参与讨论,不是全民投票。”

          他表示,《番禺日报》记者当时采访垃圾厂问题时,有工作人员说错了这句话。

    • 《方案》提出,将分大讨论大宣传、垃圾分类减排、选址及建设和科学监管四个阶段推行这项工作,每个阶段都将展开各界代表座谈会或新闻通报,向社会通报。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z政策转变, g官方媒体, p评论, z政策内容, x宣传公关

    • 按照番禺方面的设想,就是官方不给定论,交给从即日起全面拉开大幕的全民讨论作结。
    • 这意味着,对于垃圾处理的方式———填埋、焚烧还是生化处理,番禺社会各阶层的人们都可以在规定时间内各抒己见,充分表达。最终回答如何处理、在哪处理这两个问题的答案,将是通过全民讨论形成的共识
    • 民生决策经过充分论证而付诸实施,是化解社会矛盾的必要或曰首要前提。换言之,在一个公民权利意识高涨的现实语境下,民意表达、民意征集是公共事务民主化决策的必由路径。从公民的角度来说,他们理应对涉及切身利益的公共决策有发言的权利,决策者也应该倾听他们的声音,重视他们的权利。回顾这几年许多地方的做法不难看到,不少民生决策都已经注意到了不应也不能缺失听取民意的程序环节,只是有的地方动作快一些、“有则改之”且做得更好一些;有的动作慢一些,被动应付甚至流于形式而已。必须引起决策者注意的是,当缺失民意的决策出现反对声音之后,任何以强硬态度试图一意孤行,从而把自己完全摆在公众对立面上的做法,都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到头来只会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并且,这种刚愎自用的工作作风和工作态度,在任何涉及公共利益的事件上都是要不得的。因为,它只能起到激化矛盾的坏作用,对于超越矛盾从而化解矛盾,没有半点儿益处可言。
    • 按照这个方案,他们的工作将分为四个阶段:首先是大讨论大宣传,以使广大市民了解本区目前垃圾处理的难度与形势,认识到番禺的垃圾只能在区内处理,并共同寻求相对合适的处理方式。与此同时,他们将倡导人人参与垃圾分类减排,从源头做起,减少垃圾产生。在第三阶段,他们将让市民了解项目建设的法定程序,参与项目可行性研究、选址调研、论证和环评工作,科学合理地决定垃圾处理方式和选址。最后,围绕垃圾综合处理项目科学监管的主题展开工作,以实际工作成效消除公众疑虑。每个阶段干什么,都有明晰的时间表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z政策转变, f非官方媒体

    • 番禺区委书记谭应华表示,现在选址问题需要对原来的旧规划进行修编,然后重新考量,原来做出的规划是10年前的事情,现在随着番禺的发展,以前的规划部分已经不合时宜。重新考量后,才能知道现在哪个地方适合干什么事情,最后再去研究垃圾处理项目应该建在哪里、用什么样的形式去建等问题。
    • 据了解,海龙湾小区共有住户1683户,48个公共楼梯,目前小区设有垃圾点(桶)20个。华景新城小区现有居民1748户,公共楼梯67个,物业公司除了在小区设有133个垃圾摆放点外,还在公共楼梯处设置了67个大型白胶桶,用于收集居民生活垃圾。目前,两个方案将听取公众意见到12月底,预计明年1月开始推行。
    • 试点应该多选几个,要选有特点的,比如说市桥里面的老街道,还有一些村里面,都应该设立试点,这样总结起来才有代表性。可以在一个镇设置一个试点区域,方便推广。也可以加强学校教育,让孩子去带动整个家庭的垃圾分类工作。
    • 推行试点不够细化,比如说垃圾分类之后,垃圾工人在运输的过程中,又把垃圾堆在一起,那分类就不起作用了。所以要在终端分类上面加大监控力度。必须由职能部门下到小区去看整个分类过程的运作情况,每一个环节都要衔接好,否则垃圾分类也只能是空谈。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b半官方媒体, p评论, x新闻综述, z政策转变, k科学决策价值, j决策过程

    • 首先,最敏感的选址和垃圾处理方式这两大核心问题,从“已定”变成“可议”,垃圾处理项目的选址也由现在的一个变为由政府部门、专家、市民代表共同选择的“若干个”,最终议定的前提是尊重民意、尊重科学
    • 强化决策的民意基础———立即启动为期半年的大讨论活动,同时突出决策全过程的公民参与———让全区市民了解项目建设的法定程序,参与项目可行性研究、选址调研、论证和环评工作,科学合理决定垃圾处理方式和选址。
    • 一项重大决策能够“从头再来”,实属不易。意味着政府正视先前决策程序的缺陷并积极地改进。昨天的情况介绍会上政民沟通的氛围良好,可见政府的诚意,可以得到民众的善意回应
    • 在一些涉及面较广的敏感项目上,地方政府的做法通常是“事中公开”,而未能在选址之前做到事前公开、广征民意,同时也缺乏和公众沟通的意识与技巧,这是政府决策的通病,因而决策就可能因沟通不畅、信息不对称而无法获得群众的理解支持。
    • 华南板块的居民,这几个月来的表现让人体会到了“公民”二字沉甸甸的分量:首先,他们有着强烈的维权意识,在切身利益问题的处理上体现出较高的政治参与热情;其次,经过几个月的沟通与博弈,市民走向理性与成熟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