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2/14/2009

十二月 14, 2009
  • tags: c财政, y预算决算, g广州, z主动公开, g公民参与, t听证, h会议公开, x行政责任, f非官方媒体, j建议

    • 昨日社论最后提出了“在现阶段,如何凝聚所有可能的制衡力量,怎样让舆论力量与体制内力量对接,以何种策略与行政部门互动、对话,最终实现预算形成及审议过程的民主”一系列问题
    • 一是主动公开到依申请公开的完善。现在的预算公开是由政府主动公开,但我们是否有权利要求政府公开的预算更具体更详细,或可根据不同情况,列出明细表和相关说明?虽然依申请公开的相关办法已出台两三年,但一到真正落实时,又被“国家机密”这一挡箭牌压了回来。只有预算公开得完整、详细,那么才有公众的参与和民主的讨论,才能经得起社会的考问。
    • 公众参与的意见,如听证会上代表的意见或专家讨论会结果,都必须公开;而政府在预算决策前必须公开对公众(专家)意见处理的结果,接纳与否及其理由都须公开。
    • 三是预算决策执行前的公示和告知。通过公示和公文告知,社会和公众对预算的接受度和认同性会再次提高,或有任何问题也可再次得到反馈,减少预算执行时的社会成本。所以公示期必须充足,不能匆匆而过;告知须根据预算不同内容涉及相应的利益群体,不能一概而论。
    • 四是问责制的落实。对预算决策的全过程,各方面和各环节都须有相应的问责机制,要有问责的具体对象和具体惩处,这些也都要公开,接受社会的监督。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l类似个案, h花都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公民反馈

    • 番禺区政府公布上述方案后,不少番禺区居民用“顺应民意”和“阶段性胜利”来形容他们的心情,还有居民表态愿做环保志愿者,推进垃圾分类。
    • 更多居民则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希望垃圾焚烧厂能彻底停建!”一些居民重申,他们不仅是反对垃圾焚烧发电厂建在大石会江村,而是反对垃圾焚烧这种垃圾处理方式。环卫部门曾表示,2010年广州将建设五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他们建议这些垃圾焚烧发电厂也能重新进行讨论和论证,并呼吁有关部门对于李坑垃圾厂所在的白云区永兴村村民癌症发病率升高的传言切实进行调查核证。
    • “欢迎政府任何有建设性的善意和行动。”丽江业主巴索发帖倡议:配合并积极主动推动政府开展垃圾分类和采用其他更环保无害化处理技术,提出我们的建议,并帮忙向其他市民宣传这些环保意识,引导其做好垃圾分类工作,做一个积极的志愿者。

          业主“心潮”也发帖表示,“虽然番禺区政府目前仅拟在海龙湾等三个小区实行垃圾分类,但我认为其他小区也可以向番禺区政府主动申请成为试点小区。”

    • 吕志毅本人及有关部门至今尚未做出公开回应。

          对此,业主们纷纷呼吁,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对此进行调查,早日做出回应。

    • 姚姨来到洛浦街道办和丽江居委会,街道办和居委会工作人员均表示没接到垃圾分类试点通知,下一步怎么做等接到通知再说。姚姨说,一些没看报纸的业主都不知道自己的小区成为了垃圾试点小区。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p批评, l立场转变, g公众参与的程序, g公投, l利益输送

    • 当地官方先后有过三次公开表态,第一次是在居民上访之前,有关官员高调声称垃圾焚烧是战略决策,推进该项目“坚定不移”。第二次表态发生在市民上访之后,广州市常务副市长表示,如果大多数市民反对,该项目不会上马。这一次,官方显然做出了更大让步,不仅是否选址大石可以讨论,而且就连是否选择垃圾焚烧方式也可以继续商议。
    • 从坚持己见到开门纳谏,在官方态度的转变中,可以看到民意在政府决策中的分量在逐渐加重。可以说,番禺垃圾焚烧项目风波能够得到平息,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民众参与决策的权利受到了应有的重视。官方能够在这一问题上回归法律,回归常识,的确应当获得一定程度的肯定
    • 这份肯定显然要加上某种限度,或者说打了一定折扣。道理很简单,如果这种对民意的尊重在项目决策一开始就得到了体现,那么官民双方以及利益相关各方的讨论和博弈,会在前置环节中进行并取得必要共识,最终不至于造成今天这样的震荡。
    • 比如说,尊重民意将如何落实?番禺官员已经明确表态,“全区投票”并不可行。在垃圾处理项目选址的问题上,选址地居民相对而言是一个少数群体。对于大多数民众而言,选址于何处可能并不关乎切身利益。以他们手中的选票来决定选址地居民的利益,并不能体现出公平和正义
    • 现在的问题是,在“全区投票”的方法之外,将以何种方式来保障真正的民意得到采纳?官方表态将听取政府部门、专家学者、市民代表“三类人群”的意见,那么市民代表到底将占多大比例,而且如何能够保证他们能真正代表市民,这都需要细致入微的制度智慧。
    • 值得反思的除了官民关系之外,还有某种不正常的官企关系。尽管相关关联企业借车给官员当座驾的事件以还车作为对公众的回应,但是官员亲属在关联企业任职的传言仍然停留于“以后再说”的悬疑之中。
    • 垃圾焚烧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它还是事关民众利益的社会问题,更是检验权力纯洁程度的行政问题。若官企之间的利益瓜葛得不到必要的调查与清算,那么它很有可能成为垃圾处理流程中的地雷,在不可预测的时间和地点掀起波澜。而且,这种波澜不会局限于垃圾处理一个领域。如果说即将到来的广州亚运会值得万众瞩目,那么番禺垃圾风波作为一个标本,同样值得长久关注。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g官员言论, z自相矛盾

    • 之前,在谈到建番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迫切性时,番禺区有关人士曾说,该区到2010年垃圾年产量将达到70多万吨(约2000吨/日),“在二至三年内,番禺区将无法处置每日2000多吨的生活垃圾,出现垃圾围城的局面”。
    • 随着事态的发展,如今垃圾发电厂暂时建不了,而且区政府又表态,垃圾处理方式、选址最终要到2012年才有定论,有居民就疑惑,“到2012是否已经垃圾围城”?对此,周剑辉表示,目前该区的填埋场还可以收两三年的量,“区里也有应急预案,不会影响大局”。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l类似个案, s深圳, s视频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s视频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x新闻综述, 1′

  • tags: k控制媒体以限制公众知情权, m媒体与记者立场

    • 11月9日,另一只靴子终于落下。

      这一天的上午,《财经》主编胡舒立正式向自己的老板、联办总干事王波明提交了辞呈,联办随后批准了她的辞职。继总经理吴传晖9月底携经营骨干辞职后,这家中国最富盛名的杂志的采编团队也被证实即将出走。在媒体上沸沸扬扬了一个多月的“财经变局”看起来正在划上句号。

      本刊获知,除了美编组,《财经》的绝大多数编辑和记者都将追随胡舒立提交辞呈,而联办方面要求在11月11日中午12点前将辞职信发到相关邮箱。

    • 有媒体引述知情人士说,在过去的一个多月中,《财经》团队和联办双方其实没有太多的谈判,都在为分手各自做准备。而整个过程中,胡舒立都对外界保持了沉默,包括10月29日网上一度爆出“内幕”,称《财经》团队“逼宫”,她亦选择按兵不动。

      有知情者告诉本刊一个细节,在11月9日的最后一次谈判中,联办人士指责《财经》团队蓄谋已久,并且宣布不再谈判,胡舒立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了辞职信。

    • 《财经》的成功,被认为得益于坚持新闻专业主义和拥有深厚的政府关系,不过,近半年来,它却受到了挑战。

      2009年7月,《财经》接连4篇稿子被联办“枪毙”,所涉从新疆到石首再到通钢改制,均是一时的“敏感题材”,而这种情况在《财经》11年的历史上几乎没有出现过,“通钢的报道被压了两个礼拜,是我们编辑部实在忍不了自己发的。”《财经》的一位编辑告诉本刊。

    • 王波明在2006年接受本刊专访时曾说,“在美国当记者很有无冕之王的感觉。”对于联办突然干涉采编,有人分析与其上级单位全国工商联的换届有关。7月底,联办向《财经》下发了“关于明确《财经》杂志报道方针及规范管理流程的决定”,本刊记者获得了文件,但联办并未在文件上盖章。“决定”要求《财经》“不折不扣地执行”上级关于新闻报道的指示,而《财经》每期封面报道的选题、对于非财经领域(政治、社会、非财经领域的涉外报道)的重大新闻报道,在发稿前均需报批。
    • “这是要断我们的根啊。”前述《财经》编辑评价。本刊获知,胡舒立当时对编辑部同仁承诺,“给他们(联办)3个月时间,我们看一看。”

      后来,在《无法确定的愿景》一文中,胡舒立再次提起了那句著名的话:“我觉得媒体的批评权、公众的知情权远远大于利益集团自赋的或他赋的历史使命。”而接下来,她写道,“我又希望媒体有更大的空间,不承担那么多的压力,媒体人可以安心而尽职地履行媒体责任。”

    • 这是被称作“理念之争”的一个版本,而在硬币的另一面,则是更为复杂的对于《财经》未来的设计——这被一些人称作“利益之争”。
    • 2009年的上半年,胡舒立曾经在一个论坛上侃侃而谈《财经》杂志与“财经网”的“报网互动”,在她看来,财经网是《财经》的未来。而更早的时候就有媒体报道,胡舒立与李泽楷合作,就是最终希望将财经网发展成为一个通讯社——更确切的表达是,她希望未来的《财经》成为一家类似路透和彭博的金融信息供应商。

      但媒体的报道说,王波明没有同意这样的想法,显而易见,胡舒立团队因此无法得到他们希望的投资。

    • 《财经》杂志的体制为人诟病已久,在头几年,胡舒立作为主编甚至连编委会成员都不是,不能出席《财经》杂志决策会议,而现在,《财经》杂志仅今年上半年就为财讯集团带来约5410万港元的收入,但是,“内容创始人无法分享财经媒体事业发展红利”——这是《经济观察报》前执行总编仲伟志的评价,他刚刚辞职去创办新刊,并且坚持让核心编辑团队拥有股权。

      7月份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联办和《财经》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在这样的背景下,双方坐到谈判桌上,讨论如何重新划分《财经》的股权结构、让管理层成为股东的问题。不幸的是,谈判破裂,吴传晖随即辞职。

    • 有人如此概括这硬币的另一面:在创造一个媒体品牌的过程中,资本收益归资方,而品牌影响力则归媒体人,两者在初创期尚能同舟,一旦成功,传媒人的精神投入无法获得合理的回报便会影响两者的合作。

      毕竟,在初创阶段的传媒人(管理层),并非只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还是事实上的创业者。如果资方不给予管理层合理的股权激励,那么,失衡的传媒人则会另立门户。

  • tags: k控制媒体以限制公众知情权, m媒体与记者立场

    • 改革是艰难的,经济改革既如此,中国新闻业的变迁只有更难。但改革以及由改革驱动的中国进步,是时代的大趋势。
    • 《财经》的创刊号,就发表了很有影响的报道:谁为“琼民源”负责?是大家所说的批评性报道。接下来,《财经》揭露了很多股市操纵的案例,以及其他经 济领域的问题,比如《君安震荡》《基金黑幕》《银广夏陷阱》《谁的鲁能》等等,
    • 当然,压力也非常大,包括利益集团的非议。我觉得媒体的批评权、公众的知情权远远大于利益集团自赋的或他赋的历史使命。
    • 对于未来,我当然希望经济体制与政治体制的矛盾逐渐理顺,市场规则得到真正的尊重,公开、公正、公平得到进一步的保障,记者没有那么多的“黑幕”可揭露。另一方面,我又希望媒体有更大的空间,不承担那么多的压力,媒体人可以安心而尽职地履行媒体责任。
    • 我觉得,我和《财经》见证着中国转型期的整个社会经济现象,对它的复杂性的理解,是很多时候回过头才能看到的。我觉得中国的记者需要独立的认识能 力,需要理解转型中国的成熟的、有理论支撑的复杂认识框架。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能需要比我们杰出的外国同行更多的努力,才能做好我们的事情,不负记者的使命。但机会肯定是有的。
    • 对中国的事情,我最不会做的就是预测。我经历过“文革”十年,从1966年的中学生停课到1976年的“四人帮”倒台。我愿意承认,在当时的每一次 跌宕之中,我都从未预测过将来如何。何况此后我们又经历了改革开放艰难挺进的30年。甚至11年前创办《财经》,我自己对《财经》也无甚预测,更谈不上长期预测,就是在一直努力做着,就到了今天。

      现在年长了,见得多也想得多。我已经深刻地意识到,对今后进行长期预测,非我的能力可及,甚至也不是我的兴趣所在。我就在想,我们期望的中国应当是 什么样,每人心里有个梦,英文叫vision,中文有译作“愿景”。然后就是扎实地努力,向这个愿景靠近。愿景可能总是很远很远,我作为乐观主义者,也得 不断调整,然后努力地靠近着

  • tags: case钓鱼执法, s上海, s胜诉, g公信力, n难找的证据, s司法权威低下, f法院公然违法, m媒体问责

    •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对“钓鱼执法”事件当事人张晖诉上海市 闵行区城市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一案公开开庭审理,一审判决确认交通行政执法大队行政处罚违法,由执法大队承担案件诉讼费50元。
    • 2009年9月8日下午,上海私家车主张晖因搭载自称胃痛要去医院的人,被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认定“非法营运”。

      9月14日,张晖到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接受调查、处理,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作出了行政处罚的决定。9月28日,张晖以该行政处罚决定“没有违法 事实和法律依据,且程序违法”为由,向闵行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区交通执法大队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10月9日,法院依法立案受理。

      昨日下午,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具有查处擅自从事出租车经营行为的行政职责,在诉讼中应该对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承 担举证责任。鉴于交通行政执法大队在庭审前已经自行撤销被诉的行政处罚决定,没有证据证明原告张晖存在非法运营的事实,法院遂认定交通行政执法大队违法行政。

    • 庭审现场几无硝烟,原告被告之间没有出现真正的辩论。整个庭审过程中,闵行区交通执法大队队长刘建强和副队长王建明一直沉默不语,只有其代理人作了简短发言。

      从审理到宣判,昨天仅仅用了一个多小时。

    • 庭审时,张晖希望两个月前利用了他的善良的钩子,和当时掐他脖子、限制他人身自由的3名执法人员都能出庭质证,结果一个都没有来。被告代理人表示,对张晖的处罚决定早已撤销,没必要再进行举证或还原事实真相,并表示被告今后将规范执法。法院支持了被告的理由。
    • 闵行交通执法大队依旧坚称“钩头”是个人行为,不承认雇用“钩子”。
    • 被告方承认,被告曾强迫张晖放弃陈述申辩权。此前,被告一直坚持张晖是自愿放弃陈述申辩。
    • 法官宣判后一个小时,闵行区法院大门外由媒体和数十被钓司机组成的人潮并未退去——刘建强仍迟迟没有出来。

      突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刘建强出来了。”几乎在瞬间,人群向那个被遥遥指着,正六神无主的男人涌了过去。“刘建强,我的车什么时候给我?”“刘大队长,我的案子开庭时你去哪儿了?”“刘建强,你别走,你今天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刘建强在“被钓司机”们的推搡甚至指戳之下,仍牙关紧闭。

      在场面即将失控的关键时刻,几名法警冲出大门将刘建强护返院内,身后人群里爆出一阵哄笑和不甘的怒吼,“躲吧躲吧,过几天,咱们法庭见。”

    • 昨日14点55分,闵行区法院一审判决宣布,15时,判决结果就发布到了网上。网友们表示“由衷地佩服张、郝二人,他们敢于吃螃蟹,树立了一个典范。希望 这个第一个不是最后一个”,“希望此案例能推动行政执法,起到了一个标杆和里程碑的作用,接下来应该要追究有关部门责任了吧。”
    • 网友“缺心眼的老实人”提出了大家都想的问题:“法院已经裁定执法大队行政违法,可问题是谁来进一步追究他们到底犯了什么法呢?有可能会公诉吗?且让我们关注下一步事态的发展,希望早日看到上级部门是如何处理相关责任人的。”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x新闻综述, a案件背景, 1′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x新闻综述, a案件背景, 1′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x新闻综述, a案件背景, 1′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k控制网民, x限制言论者人身自由

    • 10月28日晚9时18分,丽江花园业主“epccben”在江外江论坛发帖《周日上午10:30渔人码头晒车大会,请买了环保车贴贴在车后的车主都来
    • 该帖说,“我们要合法地发出我们理智的声音,支持建设和谐社会,建设美好番禺!请所有买了贴子的车主在周日上午把车子开到渔人码头正门处,用一正一反的方式停车,让进入码头或出码头的街坊都看到我们在车上的帖子,让更多街坊知道。”

          帖子中提到的环保车贴,是附近业主为反对兴建垃圾焚烧发电厂自发印制的,上面写有“反对垃圾焚烧 保护绿色广州”字样。目前已经在广碧、丽江、海龙湾等各社区车主中发放超过200条。

          帖子发出后,引起强烈响应。至10月30日晚9时许,跟帖已达9页,121条。

    • 前晚10时40分许,广州碧桂园业主阿加西(网名)接到小区警务室的电话,请他过去“喝茶”,了解上午聚会的情况,阿加西以“时间太晚”为由拒绝。

          1个小时后,警察带着传唤书来到他家,随即将其带到番禺南浦洛溪新城派出所问话。

    • 警方传唤阿加西的理由是“涉嫌组织煽动非法集会”,当晚接到同样传唤书的还有丽江花园的三位业主。昨日零时许,多位闻讯的业主以及传唤者家属来到洛溪新城派出所外。零时30分许,被传唤时不在家的“epccben”主动来到派出所,与警方进行沟通。随后,被传唤的业主陆续被允许回家。

          据被传唤的业主介绍,警方主要向他们询问了解第二天晒车的有关组织情况

    • 昨日凌晨2时44分 ,“epccben”从派出所回到家中,立刻上网发帖。

          他在帖子中表示,“原11月1日早上10时30分停车在渔人码头门前的想法,经过今晚喝完夜茶回来特地到实地观察,原来道路过窄,不适合停车。停车会对其他人造成影响。所以,就不要停了。建议大家都不要停车在那里,免得影响交通和阻碍行人。支持和谐社会建设,做好亚运东道主。周六周日大家多点在家陪陪家人,睡睡觉,好好歇息。”

          此帖发出后。昨日上午,在渔人码头,未曾有贴有车贴的车辆前往停放。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x宣传公关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w外电评价, z政策转变

    • 新华社引述番禺区区委书记谭应华的话说:“我们认识到,垃圾处理问题是关系到民生的重大问题,从今天开始,我们从头开始,发动全体番禺居民展开大讨论,集民意、深论证。”
    • 经过近三十年的经济快速发展,广州市的环境已遭到严重破坏。而随着当地中产阶级追求高品质生活,环保维权力量也发展壮大。

      最近的一个例子是,原计划在广州南沙区建设的一大型炼油项目,由于环保原因,选址改在了广东省西部一人口较少地区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b博客观察, g公投, g公民参与

    • 全民公投,是有点全民公决的味道。他容易使人联想到政治领域,带有一定的政治敏感性。但是,把它应用到建议项目投资决策,并非有什么不妥。何况,没有赋予全民公投在垃圾处理项目选址中的最终决定权。它只是体现全民的真实意志。
    • 整个决策过程有三大块:部门意见、专家意见、全民公投。全民公投体现的全民意见,只是作为决策参考而已。即使全民的大多数反对现有选址,政府最终决策仍然可以作出否定意见。因为,它运用的是民主集中制式参政议政方式。而且,全民公投,是在集中指导下发扬大民主的渠道。完全可以作出破冰意义上的发扬民主的尝试。
    • 看来,我们还是心有余悸。为何,政治领域的改革远远滞后于经济领域的改革,原因就在于此。比如,公务员个人财产申报制、基层组织“海选”制等,总是试了又试,总是那样谨小慎微,问题就在于人们的思想没有做到再解放一点,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实一点。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j建议, z追问

    • 这应该可看作坚强民意的一次胜利。只是我们应该清楚,面对垃圾围城的困局,我们离“胜利”还是有不短的距离
    • 对于如何分类,社会的争议比较大。笔者认为必须根据我们特有的国情进行分类,不能轻易地“照搬”外国经验。如餐厨垃圾,是产生臭异味的重要来源,其处理也较复杂麻烦,但它在我们的生活垃圾中所占比例较高,这与中国人饮食习惯、文化有密切关系,特别是食在广州的我们,餐厨垃圾比例更高。所以,垃圾分类需要根据国人的消费模式、生活方式、生活习惯来进行,使垃圾分类能在源头(即居民家中)实现可操作化。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垃圾分类只是第一步,后面的垃圾处理,我们仍须选择方式,是填埋、焚烧、堆肥,还是生物技术处理?哪种方式更适合广州社情?这更多地涉及技术问题,只要通过科学的论证和公众的充分参与,垃圾处理模式的选择实际上应该不是难事。
    • 关键是第二点,垃圾处理行业组织模式的选择。垃圾处理应该走事业化还是产业化路线?对此,政府应如何组织投放资源、发动全民参与?为实现公共利益优先,政府应如何选择优秀企业提供垃圾处理服务,从而达到高水平、低投入的垃圾处理行业环境?政府的挑选标准应有哪些?挑选程序又应做哪些规定?在这选择过程中,如何保障公权力的廉洁运作,防止有关部门对某些企业或个人输送利益?政府、人大、政协、社会团体、公众应如何对垃圾处理行业进行监管,又如何保障监管落到实处?
    • 据目前情况来看,政府已开始反思垃圾处理方式的选择,可垃圾处理行业模式的选择却有意无意地回避,至少番禺公布的工作方案没有明确回应,这不得不令人忧虑和深思。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