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2/15/2009

十二月 15, 2009
  • tags: case广州徐大江, g官方媒体, s申请追踪, x行政处罚, s上诉, x信息公开诉讼, a案件背景

    • 据了解,今年35岁的徐大江来自江苏盐城农村,中专文化。他当过电梯工、服装厂苦力和网络公司业务员等,后在广州从事职业打假至今。他自称是“最专业最草根的刁民”,也不避讳“打假是为了生活”。

      从2003年至今,他向广州市工商局举报了几百件关于商场、超市、百货大楼等流通领域的涉嫌违法的案件线索,但都不知道处理结果如何。今年5月6日,他向市工商局提交“信息公开申请表”,以“了解贵局对流通领域的行政执法力度”为理由,要求市工商局以纸质材料提供2008年1月1日至2009年5月5日期间,对商场、超市、百货大楼等流通领域所作出的所有行政处罚决定书。而在此前,他还向市物价局、市卫生局、市林业局等提出了完全相同的信息公开申请。

    • 各单位回复稍后到来,各不相同。市物价局等单位没有完全拒绝申请,而只有市工商局明确回复不予公开。工商局的《政府信息不予公开告知书》认为,徐大江不是行政处罚相对人,所以不告知相关处罚决定书内容。而徐大江认为,根据信息公开条例规定,各政府职能部门应重点公开环境保护、公共卫生、安全生产、食品药品、产品质量的监督检查情况,市工商局不仅应向作为公民的他公开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更应该向社会、向民众主动公开自己所申请的同类政府信息公开内容,为此他将市工商局起诉到天河区法院。
  • tags: case广州徐大江, f非官方媒体, s申请追踪, x行政处罚, s上诉, x信息公开诉讼, b败诉, s申请人资格

    • 广州市中院审理后认为,首先,徐大江要求公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内容不属于广州工商局应当主动向处罚决定相对人以外人员公开的政府信息范围
    • 徐大江在向广州工商局提交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中仅表示要求公开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内容是为了了解该局对流通领域的行政执法力度,但徐大江并没有合理说明或提供证据证明其申请获取上述行政处罚决定书的内容是根据其自身生产、生活、科研等特殊需要
    • 广州工商局决定不予公开徐大江申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内容,依法有据,故维持原判,驳回徐大江的上诉。
  • tags: case成都路桥费, l律师行使知情权, x行政收费, j交通, s四川, s申请追踪, l类似个案, g甘肃

    • 兰州市征收路桥费引发的质疑,再度引起各界对城市路桥费问题的关注。

          四川成都在去年就遇到了类似的问题。自2003年元旦起,成都市的机动车主就必须为市内的“五路一桥”(即五条公路和一座大桥)付费。随着2008年国家宣布公路养路费从2009年起正式取消,成都继续征收“五路一桥”费是否合理、之前到底收了多少钱、这些钱去了哪里,成了成都“有车一族”心中逐渐聚集的疑问。

    • 2009年10月9日,成都市向社会公布了2008年“五路一桥”通行费收支状况。
    • 成都市“五路一桥”车辆通行费征收管理处的冉正杰12月8日告诉记者,收取“五路一桥”通行费主要用于偿还道路建设的贷款,预计2022年还完。从今年开始,将每年公开通报通行费收支状况,满足民众知情权,同时接受社会监督。
    • 在有着金融学教育背景的成都市民马女士看来,2008年的收费总额中,归还建设借款本金的仅有0.57亿元,贷款余额还有35.40亿元,这就说明通过收费偿还的基本是贷款利息。从另一个角度看,修建“五路一桥”时贷款的数额太大,远远超出了全市机动车收费本身能够偿还的能力。
    • 邢连超认为,成都政府从被动公开信息到主动公开信息,是依法行政的表现。作为老百姓,更加明白交给政府的钱花在了哪些地方。但从公布的收支情况来看,城市超经济承受力发展道路的问题已经显现出来。

          对比多年代理道路维权官司积累的信息,邢连超表示,在政府财政压力过大的情况下,建收费道路是国际惯例,但我国的收费道路占世界上收费道路的八成以上,就不正常了,“城市道路建设的花费,超出了本地经济发展的承受能力”。

    • 11月28日兰州市私家车主的“自驾游事件”发生当晚,兰州市政府向媒体介绍,自2000年起,兰州市以省政府批准的车辆通行费收费权为质押,与国家开发银行先后签订了52.9亿元的贷款协议,所贷资金全部用于兰州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收费是加快当地路桥建设的需要。
    • 邢连超透露,在2008年参加交通运输部组织的座谈会时,交通运输部明确要求在今后的城市道路建设中,应以政府投资为主导,建设收费公路将作为辅助。
  • tags: x下位法篡改上位法, f法律冲突解决, c拆迁

    • “拆迁”是一个错误的法律概念,在现有的关于土地、房屋的宪法和法律中找不到依据,也完全不合乎法治的基本精神。就事物的性质看,“拆迁”就是2004年的宪法修订案和2007年颁布的《物权法》所说的“征收”行为,政府为了公共利益征收公民的房屋及房屋所占用之土地。然而,对照宪法和《物权法》,拆迁的全部程序又都不合乎征收的程序,甚至正好相反。换言之,拆迁是地方政府以超出宪法和《物权法》规定的程序行使征收的权力。
    • 拆迁条例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制定的,当时,公民自己房屋所占用之土地的产权尚未被明晰,因而才有这样一个含糊其词而对地方政府十分有利的“拆迁”概念。拆迁概念无法弥补的缺陷也正在于此。按照宪法和物权法,那些已经被政府划入拆迁范围内的房屋的业主,对于其房屋所占用之土地还拥有通过各种途径享有的合法的使用权。政府作为土地所有权人,确实可以转让这些土地。但政府在进行这种决策时,必须首先与享有这些国有土地之建设使用权的现有业主们进行协商,在此基础上征收其土地使用权,然后方可向开发商转让之。拆迁条例所建立的拆迁制度却完全绕过政府与土地使用权之现有持有人协商、征收的程序,随后展开的一切程序也就没有法理上的依据。
    • 可以明确地断言:在法律已经确定了政府征收私人土地产权的程序之后,拆迁条例以拆迁替代征收的制度设计,就不再具有合法性了——— 这里的“法”就是宪法和《立法法》所说的严格意义上的法律。对一部基本概念都不合法的条例,仅仅进行修补,是无从解决问题的,因为它的立法依据现在已经不再成立。
    • 这种主张当然没有问题,但并不能说,拆迁制度本身仍然是有效的、合法的。因为,《拆迁条例》与《宪法》《物权法》和《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存在着根本性冲突,所有这些法律都未确认拆迁制度,而是建立了征收制度,立法者制定这些法律、确立征收制度的意图就是以之替代拆迁制度。而且,这些法律在法律层级上均高于拆迁条例。据此完全可以说,拆迁制度已经被这些高层级法律宣告无效了,尽管它的立法机构并未直接宣告它本身无效。关于此一事实,人们只能推定:这仅仅是由于该立法机构的疏忽;人们同时还可以推定,该立法机构也不愿意看到它所制定的条例在违反宪法、物权法的情况下继续有效。
    • 如果法官尊重宪法、尊重法律,那他们现在就可以在司法实践中适用物权法,而不应当继续适用拆迁条例。当两部法律发生冲突的时候,法院当然应当选择适用层级更高的法律,不适用低层级的法律;适用更为公平合理的法律,而不适用显著地不合理的法律;适用民众广泛认可的法律,而不适用民众已经普遍排斥的法律。这种选择之权在法官的自由裁量权范围内,也是法官的司法职责所在。
    • 选择适用物权法而不适用拆迁条例的法官,不过是在为案件寻找合适的法律而已,而与司法审查根本无关。因此,拆迁案件的当事人和律师完全可以依据《物权法》主张自己的权利和利益,并与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据法力争。法官对这样的当事人和律师做出良性回应,也可以推动不合法、不合理的拆迁条例在事实上归于无效,不论其是否被直接宣告废除。
    • 假如从立法机关到专家学者乃至普通民众都已经确认了一部法规的不合法、不合理,那社会就总得通过某种途径终止它的效力。而现行法律也本来就为当事人和法官开放了这样的可能性。
  • tags: case深圳学生绑架案, j警务公开, z侦查信息, z主动公开, g公民问责, g官员言论, s上级立场, x新闻发言人回应

    • 前晚,在媒体报道传言有十多名孩子遭绑架,恐慌情绪弥漫校园,家长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公布真相的情况下,深圳警方通报近期破获了三起绑架学生案件,其中两起发生在福田区,一起发生在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10月20日,该校文华部六年级学生易某(此前报道曾用化名“小译”)被绑架,稍后遭撕票。
    • 记者发现,半年前该校也发生过一起绑架案。今年6月24日,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科苑部11岁男孩曹宗恺上学途中被绑架,机智小男孩15天后全身而返、绑匪被擒(详见本报今年7月11日报道)。
    • 同一辖区为何半年内两发绑架案?辖区派出所是否尽到了维护治安的责任?面对涉及公共安全的案件是该第一时间发布还是低调严管?近日,深圳校园绑架案震惊全社会,家长和网友们发出连串追问。
    • 南山区政法委书记向本报记者坦言,“对于网上家长的质疑、问责,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个事件的发生,作为教育部门、治安主管部门确实要反思。”
    • 深圳南山外国语学校连续发生两起绑架案,特别是后一起案件孩子被撕票,辖区派出所和南山公安分局有没有尽到维护治安的责任?不少网友都将矛头对准了警方,认为其在第一起绑架案(曹宗恺被绑案)发生时宣传不力,与后来撕票案的发生不无关联;对第二起绑架案(易某被绑案)通报不力,则引起了大面积的恐慌。
    • 收到学校提醒短信时,“开始根本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以为只是年末安全提示。”深圳罗湖嘉多利花园业主白艳的儿子在深圳中学上初二。“如果早点公布,后面的两宗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呢?”白艳认为。

          一些家长认为,相关部门不但应该在第一时间公布信息,而且应公布应对方案,“告诉学校、家长和孩子到底该怎么防范”。

    • 发布不及时应否问责?

          警方为何在小道消息满天飞的时候不及时发布消息?是哪一个环节阻止了信息的公开?谁该为谣言四起和人心惶惶负责?面对此类公共事件,警方的沉默是否违反了新闻通报的有关规定?2009年9月15日,深圳市政府发布了《深圳市人民政府新闻发布工作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并于12月1日正式实施。《办法》在全国率先将行政问责引入新闻发布工作,新闻发言人如有“不作为、不及时、不规范、不准确”的“四不”行为将被行政问责。情况严重的,则依法移交有关机关予以问责。

    • 有网友指出,“如果在发生第一起案件的时候就及时把消息公布出来,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几起绑架案了”;现在被逼到墙角了才发布消息,不但造成了事实上的社会不安定因素,而且使得政府公安部门的威信大打折扣。

          深圳市公安局一位负责人昨天对记者表示,第二宗绑票事发之后,受害者家长几天不报警,学校和家长的沟通交流也没有做好,双方都存在一定的问题。

    • 面对质疑,昨日下午,南山警方回应称,市公安局已经下发通知,要求绑架案的相关情况一律由市局统一回应。而市公安局相关部门负责人称,警方通报了3起绑架学生案,这些都是个案,属于突发性事件,跟其它案件的性质并无不同。

          其表示,学生的身份并无特殊性,这跟监狱中的犯人不一样,学生又不由警方看管。南外的绑架案,警方之前履行了相应的责任,比如每天有民警在学校门口巡逻。它们本质上是恶性的治安案件,跟整个大的社会环境有关,如果让相关派出所和民警负责,这没有任何道理。

    • 对于交警有没有对学校周边蓝牌车尽到打击责任的问题,昨日下午,深圳市交警局回应,在深圳各个学校周边,特别是在上下学高峰,交警局都会安排交警在附近巡逻,不仅仅是打击蓝牌车,而且还维持学校门口路面的交通秩序。可以说,交警为此做了不少事情,应该是尽职尽责的。
  • tags: case深圳学生绑架案, j警务公开, z侦查信息, z主动公开, g官员言论, s上级立场

    • 继“俯卧撑”、“躲猫猫”等网络名词蹿红之后,本周末,又一个网络名词的新贵诞生———“国际惯例”。
    • 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处长邓建伟表示,他最近一直也在持续关注深圳的绑架学生案,他认为这类案件发生后应该第一时间公布。
    • 邓建伟表示,广东省公安厅作为公安机关,也是政府部门的组成部分。根据政府的有关信息发布的规定,涉及公众利益的重大事件应该及时发布。此外,国家以及公安部也有相关重大新闻的发布规定。
    • 邓建伟说,对由于未及时公布引发的社会恐慌,深圳市公安局宣传处目前也正在补救,省公安厅宣传处也将会与深圳市公安局宣传处再研判一下,讨论讨论。 
  • tags: case深圳学生绑架案, j警务公开, z侦查信息, z主动公开, m媒体问责, x新闻发言人回应, j狡辩, c戳穿, z知识分子立场, x行政责任, x香港, l类似个案

    • 昨日记者登录《晶报》网站查询,发现电子版上刊登的确是“国际惯例(画圈处)。 截屏图片
    • 有网友认为,从人质安全出发,这个不能公布。还有网友提出,不公布一可避免社会引起恐慌,二为受害人的隐私保密,没什么不妥。

          也有网友对那些要求警方公布信息的观点提出了批评,认为公安机关应当加大防范措施,加强对市民的宣传,而绝对不能透露案情进展,否则害处无穷。这种人质绑架案本来就是不可以公开的,本来还可能私下解决,可一旦被媒体公开,匪徒就没退路了。

          还有网友举例说,美国的媒体上次是怎么对待记者被绑架案的?全美国的新闻媒体都闭嘴两个月,最终该记者成功获释。

    • 不过,此次深圳公众呼吁警方公布的并不是生命权与知情权的争论。因为,目前深圳警方所公布的三起案件已经全部侦破,6名嫌疑人落网,三名人质中两人遇害,一人获救。在案件侦破后,由于迟迟未能见到官方消息,这三起案件被疯传为十几起,甚至上百起,在深圳造成了一股恐慌情绪。
    • 对于破了案仍然不公布,网友提出了强烈质疑。一位网友表示,如果是个别案件,保密无可厚非,但发生了多起,而且社会上已充斥着小道消息的时候,公安机关就应该对社会发出警示信息,同时澄清流言,这才是对民众负责任的做法。

          一位新浪网友表示,公众质疑的是为何在多次发生同类案件并且结案后不及时向公众警示,好让大家做好防范,并且应该做好警力部署,如今是直到媒体披露才解释是“国际惯例”,而接连发生的绑架案件,不正说明隐瞒信息的恶果吗?

          另有网友认为,警方想破案没错,但不公布情况就等于让不知情的市民面临风险而毫无察觉。如果一个地区短时间内发生多起类似案件,当地公安机关会对民众告知,加以防范才是国际惯例。

    •  据媒体报道,“国际惯例”一说来源于深圳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助理、宣传处副处长周保军。不过,周保军上周六致电本报记者表示,在《深圳特区报》与《晶报》刊发的对他的专访稿件中根本就没有“国际惯例”一说。

          周保军表示,他的原话不是“国际惯例”,而说的是“绑架案件的发案信息不适宜向社会进行公布,这也是国内外同行处理此类案件的基本做法。”

          周保军告诉记者,为了保证见报稿件的权威性与严肃性,当晚他专门到两家报社审读稿件,并报送有关领导审阅。在两家报社记者整理的初稿中,确实出现了“国际惯例”的说法,但市公安局有关领导认为此说法不准确,因此改成了“国内外同行处理此类案件的基本做法”,次日两家报纸也是按照修改后的刊发的。至于为何其他媒体次日转发这两家媒体的稿件时,将“国内外同行处理此类案件的基本做法”又改成了“国际惯例”,周保军表示不解。

          周保军还表示,“国际惯例”一说见报后,不仅网上议论很多,也引起了公安部与省公安厅的关注,要求市公安局对这一说法作出解释。

    • 参与报道了“国际惯例”一说的广州某媒体驻深记者介绍,周保军当时只选择了深圳本地的《深圳特区报》与《晶报》刊发专访,他们也是看了这两家报纸后才知道市公安局作出了解释。

          这位记者表示,这两家报纸的稿件内容几乎没有区别,为了保证稿件转述的可靠性,他直接将《晶报》电子版刊发的周保军的说法复制下来,当时确实没有留意《晶报》印刷版与电子版有何不同。直到上周六周保军找其反馈,他才知道,原来《晶报》电子版与报纸刊发的说法不同。

          昨日,本报记者登陆《晶报》官方网站查询,发现电子版上刊登的说法确是“国际惯例”。不过,晚些时候记者再次登录《晶报》网站时,发现该稿已被撤下,电子版上只留下一片空白。

    • 对于深圳市公安局宣传处此次的发布方式,不少媒体表示了强烈质疑。作为深圳市公安局宣传工作的执行部门,为什么没有选择最先报道此事的两家媒体发布,而是选择了深圳本地的两家媒体?这种“选择性发布”的决定是如何作出的?

          一些市民也和媒体一样表示质疑。“我看到这件事后,第一反应是想到了一个词———‘躲猫猫’,我觉得这是深圳市公安局宣传处与媒体‘躲猫猫’。”市民龚先生说,深圳警方既然提出公开的四个理由与公开可能引起的问题,为什么又公开了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既然要公开,为什么只选择两家媒体,难道这也是“国际惯例”?

    •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认为,所谓不发布是“国际惯例”,是“国内外同行的基本做法”这一说法的文过饰非
    • 喻国明认为,如果案件发生后,为了保证人质的安全,不发布可以,但这不影响提出一些警示,与解救人质之间并不矛盾,只要不涉及具体案情。当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应该以适当的方式进行警示,这是警方的责任。
    • 对于深圳警方提出的绑架案侦破后仍不公布,是因为涉及到未成年人的问题,喻国明认为这一点也站不住脚。“群众要求的公布不是要求公布受害人的名字和详细案情的细节,而是希望能得到警示。”事实证明,越是不透明,流言传播的可能性就越大,老百姓只能道听途说,而这种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最终又放大了恐慌情绪。而这种恐慌情绪的形成,责任就在占据权威信息资源的责任方手中。
    • 喻国明认为,对于一些涉及公众安全的重大案件,警方应该及时主动地召开发布会。在不影响破案与保护人质的情况下,以适当的方式进行披露。比如通过媒体发布,近期发生几起针对学生的绑架案,警方采取了什么措施,希望家长与学校注意安全等等。这些都不涉及案件本身。

          “对于涉及公众安全的重大信息不发布,这实际上是对公众权利的一种侵权。”喻国明说,应该制定一个责任体制,如果不及时发布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 该名不愿具名的香港记者介绍,香港的绑架案,警方一般都会公布。公布的信息包括事主年龄、犯人作案经过等。警方在公布这些信息时会“有选择性”,这主要是考虑到事主的意愿,尊重个人的隐私。而且除了被绑架者自行公开资料外,一般都是警方破案之后才会透露详情。

          有人担心绑架案的公布会引起公众恐慌,该记者表示,香港警方正是通过对犯人作案经过的介绍,使公众保持警惕。

    • 另外,此次深圳警方不召开新闻发布会,只向两家本地媒体通报信息的做法也受到质疑。该名香港记者说,香港警方不会这么做,警方一定要回复所有媒体。

          记者注意到,香港政府有一个专门的新闻发布平台,每天24小时运作,公众和媒体都可以随时查看。平台上发布的消息也包括即时交通事故、人员失踪、市民伤亡的报告等。而且不同的发布部门还会留下联系方式,以便即时查询。

  • tags: case深圳学生绑架案, j警务公开, z侦查信息, z主动公开, m媒体问责, x新闻发言人回应

    • 在沉默多日后,深圳警方昨天首次接受了深圳本地两家媒体的专访,对为何不第一时间发布进行了回应。深圳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助理、宣传处副处长周保军在解释为何不发布的原因时提出,警方不发布是因为侦查需要,保护人质安全,并且这也是国际惯例。
    • 在之前警方发布的新闻通稿中,对于案情的介绍比较简单。仍有诸多疑问没有得到解答,其中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这三起案件是否为同一团伙所为,三个案件之间有没有关联。

          周保军表示,这三起案件都是孤立个案,没有任何内在联系,不属于一个团伙的系列案件。除了第一起案件的嫌疑人曾在10多年前因抢劫被处理过外,其他嫌疑人都没有前科,案件的偶发程度比较高。

    • 对于媒体与公众最为关注的警方为何没有第一时间公布案情并发出提醒,周保军也做出了正面回应,并给出了四点理由。
    • 1

          不宜向社会发布

          周保军说,案件信息的公布要遵循一个原则,就是必须有利于案件的侦破。由于绑架案件信息的敏感度极高,发生此类案件的信息公布后,会极大干扰、影响案件的侦破和人质安全,因此,绑架案件的发案信息不适宜向社会进行公布,这也是国际惯例。但什么是国际惯例,国际惯例又是怎么得出的,周保军并没有详细解释。

    • 2

          侦破后还要调查

          为何案件侦破后还不公布?周保军说,案件侦破后,公安机关需要一定的时间调查取证、证实犯罪,以查清全案的细节,包括有无在逃嫌疑人,有无其他案件需要并案侦查,有无扣留其他人质,因此在一段时间内也不能向社会公布。

    • 3

          社会危害已消除

          案件全部查清楚了,为什么还不公布案情呢?周保军说,这几起案件没有任何内在的联系,都是孤立的个案,犯罪嫌疑人也已全部落网,不存在继续发生系列案件的可能,不会继续对社会造成危害。

    • 4

          怕给孩子留阴影

          三起案件已经引发了社会恐慌,警方为什么还不公布?周保军说,警方当时考虑的另一个因素是,这些案件涉及到未成年人,公布案情会对他们造成不必要的阴影。综合上述因素,警方作了反复权衡,因此没有向社会公布案情。

    • 两大疑问仍未解
    • 疑问一:有无绑架案未发布?

          警方的连续三次发布并没有解开公众心中的所有谜团,仍有家长与媒体提出质疑,10月至今深圳只发生了三起绑架案吗?是不是警方只公布了侦破的三起案件,而其他案件因为正在侦查而未发布?

    • 疑问二:为何不开发布会?

          周保军接受了深圳本地两家媒体的专访,有家长存疑问:既然打算公开,为何不向所有媒体公开?这是不是选择性发布?开个发布会真的那么难?市公安局宣传处是否有难言之隐?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l类似个案, j江苏

    • “民营企业搞个项目,谈何容易!”
          他说的不容易,是市场推广的不容易。他的企业所拥有的城市生活垃圾水处理系统设备,是目前国内独有的一项垃圾处理专利,得到了国家的6项发明专利证书,同时还拥有美国、韩国等40多个国家的发明专利证书。
    • 世界上多国正在研究分类处理的最佳方法。杨志伟的上亿元投入和8年耗时,找到了解决办法,他说,以水处理和空气分解等办法,可以将生活垃圾分成13类,实现垃圾的资源化利用。与焚烧法相比,他的水处理系统建设与运转成本要低三四倍,而且经过清理的生活垃圾,不再有二恶英问题。可就是这样一种先进设备,目前只在广东番禺和江苏沭阳有使用。由于这一系统的建设与使用是一项公益性事业,无法成为民间资本的投资方向。
    • “累啊!”杨志伟一声叹息,让与会的中华环保联合会能源环境专业委员会成员们也十分认同,他们认为,在当前生活垃圾无害化、资源化、减量化、自动化处理的发展背景下,推广城市生活垃圾水处理系统虽然艰难但前景十分广阔。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f非官方媒体, z总结, g公民社会的发展, g公信力, z政府定位转变

    • 本埠媒体发表社论认为,番禺转变思路可为广州提供经验。行政思维的转变当然值得称道,但是,应该说,从官员力挺此项工程的强硬发言,到决定对这项工程重新估量;从人大代表信口说“民心工程”,到重视不愿被代表的居民声音,这种公共决策的调整,是番禺市民为权利而斗争的结果。
    • 作为一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广州之所以有其魅力,在于它的平民性与开放性。而这种平民性与开放性,与广州乃至广东地区公民社会的相对成熟密切相关。当人们从乡村出走,进入城市生活,他们便摆脱了乡村熟人社会中的身份角色,而成为城市法理社会的公民。

        在传统的乡村社会中,由于社会简单,共同事务可能由自发生成的公共权威基于其对宗族的责任进行决策。而在现代城市中,公共决策的制定,常常并非真正基于每个人的福祉,而是基于不同群体的力量博弈。

        因此,人们必须成为公民,以公民的身份对公共决策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权力必须建构在公民社会的基础之上,以民主的方式进行运作。

    • 在番禺垃圾焚烧事件中,“人民”不再是一个空洞而抽象的符号,而是一个个理性而成熟的公民,民意不再是几个代表面对麦克风不关痛痒的发言,而是一个个高举的标语与具体的口号。而在对这一事件的反应中,政府到目前面对公众所做的姿态,也表现出一定的政治成熟。
    • 同时,政府不是高高在上地凌驾于公民头上的统治者,而是为公民的共同生活提供安全与服务的管理者。政府的合法性建立在它对待老百姓的态度上。

        一个国家从权力集中走向民主,从根本而言,并非依赖于最高权力机关的转化,而是依赖于社区、乡村自治体的形成

    • 而在近十几年中,中国社会所发生的进步,常常不是因自上而下的宏观政策调整造成,而是由某些偶然事件的爆发导致法律、公共决策的改变而造就。感受并认识社会力量增强对于未来中国社会治理的意义,应该成为这次番禺垃圾焚烧事件最宝贵的经验———我们姑且称之为“番禺经验”吧。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l类似个案, h花都, g公民抗议, b白领维权

    • 昨日下午14时许,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碧桂园假日半岛小区的近百名业主组织了一支包括60余辆私家车的车队“出游”,于17时左右到达花都区政府门前,打出横幅并散发传单,反对汾水垃圾焚烧发电厂建设。花都区信访局主任谢学维接访了部分业主,但双方因派不派出业主代表进行谈判的问题,未能达成一致。
    • “我们昨天晚上才知道要建垃圾焚烧厂的消息,今天早上就组织了车队。”业主们说,他们是在业主论坛上看到消息的,此前对于汾水要建垃圾焚烧厂一事毫不知情。
    • “但我们对这个公示毫不知情,昨天晚上才在业主论坛上看到。”碧桂园假日半岛的业主邓女士说,所谓“公示”却无人知晓,这样的“公示”根本是一纸空文。

      从业主们提供的地图等资料上看,拟建的汾水垃圾综合处理场周围

      3000米范围内有16个村庄和居民小区,其中碧桂园假日半岛小区距其约2500米。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l类似个案, x新闻综述, h花都, z增城, c从化

  • tags: g广州, j检察公开, z侦查公开

    • “检察开放日”活动从12月14日开始,一直持续到明年2月底。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王福成表示,活动同时在网上发布,将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团体前来参加,普通市民只要携带身份证也可进入了解检察院工作流程。
    • 自去年市检察院推行“阳关检务”工作以来,检察开放日制度、检务大厅、案管中心、案件查询系统纷纷建立。昨日记者走访了市检察院案件管理中心,据了解,该案管中心今年9月28日开始试运行,统一受理和移送案件,并登记、录入案件信息,所有数据与阳光检务系统相对接,实现全公开。
    • 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廖荣辉昨天通报了检察院诉讼监督工作。今年1月至11月,市检察院共受理公安机关提请逮捕22358人,经审查依法逮捕19404人,受理公安机关移送起诉22630人,依法起诉18494人,相比去年同期分别上升10.3%、7.4%
    • 立案查办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案件394件406人,立案数量上升14.5%
    • 在民事诉讼方面,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结民事行政抗诉案件20件,采纳检察机关抗诉意见改判的有5件,发回重审2件,调解5件,原判的改变率达到60%
  •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j建议, c戳穿

    • 垃圾处理问题,整体看是一座山,但细看之下,无非是一块块石头,一堆堆泥土。
    • 上月26日,我曾经在早茶中说过南都关于垃圾分类的社论在广州的烧垃圾困局的地图上轻轻地勾画了一个出口。看来此话没有落空。
    • 有一种似是而非的言论,说什么垃圾分类不能代替垃圾处理,垃圾始终要烧。我谓此言差矣。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个问题的逻辑地图———

          A .广州即将垃圾围城

          B .烧是最佳的处理方式

          C .垃圾焚烧厂非建不可,迫在眉睫。

          如果城市垃圾像已经成功推行垃圾分类的东湖街那样可以减量八成,垃圾围城的问题不复存在,这个逻辑推演的全部过程都不成立了。事情就是这样简单。

    • 量的牛鼻子在于各家各户产生的餐厨垃圾。占垃圾总量百分比最大的餐厨垃圾一旦在各家各户之内处理完毕,整个广州的垃圾处理问题几乎可以迎刃而解。而要解决这个问题说简单也很简单,大力推行厨房垃圾处理器就行。想想以后每家每户的垃圾都是“干货”,从每天必倒垃圾改为三五天倒一次垃圾,生活会变得多么美好!
    • 城市垃圾处理的第二只牛鼻子是切实减少再减少塑料袋的使用,无论后处理阶段是采用填埋、焚烧还是生物等其他处理方式,塑料袋都是万恶之首。然后才是在此基础上脚踏实地推行垃圾分类。居民要做的是在每家每户中进行的前处理阶段主动实行,而政府要努力的则是垃圾收集分运之后的后处理系统的建立。
    • 当然最大的前提还是那一个:要解决垃圾问题,不要利用垃圾问题输送利益。
  • 网友一语道破:数字游戏,让永兴村总人数稀释李坑人口数,用年平均数淡化了年度发病率

    “对于调查方式,广州市疾控中心表示,本次调查并没做环境因素的考察,只是通过多途径调查、比对数据变化得出,没有入户调查。他们对比网络上披露的癌症死者名单,认定其中一些死亡名单已查找不到。”

    tags: case番禺垃圾焚烧场, z主动公开, w卫生, q欺骗, x宣传公关

    • 广州市疾控中心和白云区疾控中心对白云区永兴村近年村民总死亡和癌症发病情况进行了专题调查,调查数据显示,近年永兴村村民死亡及癌症发病情况无异常变化,网络流传永兴村癌症发病率暴升情况失实。
    • 广州市疾控中心和白云区疾控中心通过查阅、检索龙归派出所2002至2009年户籍人口死亡登记资料、白云区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报销资料、广州市肿瘤报病登记系统2003年至2008年资料,以及部分医院就诊资料,对网络流传永兴村村民癌症患者名单进行逐一核查。调查掌握永兴村村民总死亡情况
    • 该中心表示,确实与白云区疾控中心耗时一周,对永兴村村民总死亡和癌症发病情况进行了专题调查。大洋网稿件即是他们的调查结果。
    • 对于调查方式,广州市疾控中心表示,本次调查并没做环境因素的考察,只是通过多途径调查、比对数据变化得出,没有入户调查。

          他们对比网络上披露的癌症死者名单,认定其中一些死亡名单已查找不到。

  • tags: l利益输送, w网民问责, l立场转变, x新闻发言人回应

    • 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昨日下午就阿荣旗人民检察院的“豪车”风波发布书面新闻稿称,要再次进行全面调查,在查清事实的基础上,严肃处理,决不护短。
    • 新闻稿说,对近期网民关注的呼伦贝尔市阿荣旗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丽洁“借车”等问题,自治区人民检察院再次要求呼伦贝尔市人民检察院积极支持配合市纪检监察部门进行全面细致的调查
    • 在多家网络媒体对阿荣旗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丽洁“借车”等问题提出质疑后,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检察院纪检监察部门就指示呼伦贝尔市检察院纪检监察部门严肃认真地调查处理。
    • 自治区检察院有关负责人表示,检察人员借用企业车辆,既违反廉洁自律规定,也是检察机关明确禁止的行为。检察机关真诚欢迎并虚心接受各类媒体和网民的监督,坚持从严治检,加强队伍管理,严格规范执法,坚决查处违纪违规违法行为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