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2/28/2009

十二月 28, 2009
  • tags: q群体性时间公开, h湖北, g官场规则, x行政责任

    • 湖北省领导在武昌与市州和省直部门主要领导签订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目标管理责任书,建立制度从源头上预防不稳定因素,确保不发生在全省全国有影响的重大群体性事件。
    • 坚持和完善以党委、政府主导,发挥政治优势,多渠道、多种方式化解社会矛盾的大调解格局,定期排查化解矛盾纠纷,定期分析本地区社会矛盾及稳定形势,及时解决本地区重大社会矛盾和影响社会稳定突出问题。
    • 把问题解决在基层、解决在萌芽状态、解决在本地区,确保不发生在全省全国有影响的重大群体性事(案)件
  • tags: x行政责任, b部委规范性文件, 2′

    • 今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规定:引咎辞职、责令辞职、免职的党政领导干部,“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一年后如果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除应当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履行审批手续外,还应当征求上一级党委组织部门的意见。”
    •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昨晚在接受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李长江引咎辞职已满一年,担任新职符合上述规定:“李长江是正部级干部,属于中央管理;对他的问责和复出均需要政治局讨论决定,因此我不怀疑他复出的程序有问题。”

          “但问题是,像三鹿婴幼儿奶粉这样影响很大的事件,这样的官员复出以后会不会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汪玉凯强调,官员复出与否,复出后做什么工作,与他在公共事件中所承担责任大小、该公共事件对社会的影响力(尤其是负面影响)和造成的后果都是直接相关的。

  • tags: y预算决算, f法律修改, z中央与地方区别, l立场转变, l类似个案, g公民参与, ngo参与, t推动因素, t推动政治体制变革

    • 国务院近日向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所作落实审议意见的报告显示,审计署提出将会继续推动中央部门预算公开,争取再经过两三年的努力,使所有中央部门预算都向社会公开。目前,国务院没有公开任何一个部门预算。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负责人曾就此建议:要把中央部门预算公开做到可能和可行,使预算公开真正发挥人民代表和人民监督预算的作用。
    • 国务院就公开部门预算制订了时间表,可以理解为是对政府信息公开方向的确认。这涉及到中央政府公开预算的法律要求。另从审计出的问题看,截至今年10月底,国务院追回或归还被挤占挪用的资金26.34亿元,31人因此面临或已经被审判。预算不够透明,预算滥用无度,利用财政漏洞来庇护犯罪,在事实上证明了预算公开的紧迫性。
    • 从预算公开的必要性到真正实现,正在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国务院需要思量公开的稳妥办法,地方政府对预算公开的排斥则明目张胆。如上海早前就以涉及国家秘密一概拒绝公开。广州市政府在今年公开市本级的财政预算,尽管比较简略,但难能可贵,间接支持了预算公开的普遍吁求。
    • 不只是预算公开,预算执行更要公开,国务院的时间表里理应涵盖更多内容。
    • 预算公开属于国家机密的托辞不值得反驳。广州市本级预算公开以后,虽然受到继起的舆论质询,却也没见到所谓国家机密被“泄露”的后果,反而提高了政府运行的透明度。不公开政府预算,难免让公众怀疑预算有问题,公开预算即等于公开问题,这是那些试图为政府制造神秘色彩者所不愿看到的。阳光政府自然不惧民众审视,预算不予披露,恰恰印证出某种虚怯。
    • 公开不是终点,公开的预算及其执行应该为民众所监督,令无处不在又无迹可寻的政府成为可讨论可评估其质量的实体。政府要让民众放心,前提就是去神秘化。
    • 是社会组织、民间人士等公民力量不容旁观的任务。公民不需要任何附加理由,就应该知道他们所供养的公务员及其组织的运作实情。后者除了服从公开的要求,不该有任何隐瞒或阻挠之举,否则就等于僭越。在政府主动的同时,还需要更多的公民行动从外部推动。
    • 非政府组织在敦促广州公开预算中的韧性一样,政府的去神秘化根本上依赖于民众的群策群力,提高政府能见度不能靠等待。
    • 预算公开有助于揭示财政充裕的中央政府是如何运作的,也将确认并宣示每一位纳税人对于中央政府的意义。这种个人对政府的价值很长时间都被忽视了,信息公开为此提供了核实的机会。不管公民个人从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中得到的是希望还是失望,都比坐等要好。归根结底,纳税人权益的觉醒是政府信息公开最持久、最强劲的动力。
  • tags: y预算决算, f法律修改, l立法实施效果检验, t统计数据

    •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所提供的资料中,曾提到国务院对于审查预算的反馈内容,指出将在两到三年内实现所有中央部门预算都向社会公开。针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新闻局巡视员、副局长何绍仁昨日表示,预算法明年可能会做出修改。
  • tags: s社会矛盾深化, z专家言论, z知识分子立场, q群体性事件公开, h环境保护

    • 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2010年《社会蓝皮书》,分析中国社会的热点问题。社会学家称,群体性事件增加是当前中国社会的热点问题之一,中国必须警惕群体性事件高发。
    • 《社会蓝皮书》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李培林说,现在比较突出的一个问题是群体性事件的发生,今年群体性事件发生仍然保持着多发的态势。特别是引人注目的态势在重演过去的群体性事件,比如湖北石首事件,几乎重演了2008年瓮安事件的发展。它发生的过程、逻辑几乎和瓮安事件是一样的。
    • 李培林说,我们把这类事件叫做“非阶层性的、无直接利益的群体性冲突”。非阶级性的是说参加的人群来自社会各个方面,无直接利益的是参加群体性事件的人和事件本身没有关系。这就说明在我们的一些地方,由于基层财政的薄弱,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的过程当中,在加速发展和转型的过程当中,积累了很多历史上的矛盾和问题。比如企业改制、房屋拆迁、土地征用、集资等等,这些事情当中都向群众欠了很多债,这些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造成的民怨太深。所以一旦突发事件产生以后,就造成了所谓的非阶层性的、无直接利益性的群体冲突。
    • 非暴力性的冲突也在增加。环保问题是成为引发社会冲突事件的重要因素。2001年以来,中国发生的10大环保群体性事件,有6起发生在今年。”
    • 陆学艺认为,中国社会结构与经济结构的脱节,是近来群体性事件增多的根源。中国的经济结构已经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但是社会结构仍处于工业化初期阶段,两者间相差着一个阶段。现在社会问题的根源,就是这两种结构的不适应引起的。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