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3/06/2010

三月 6, 2010
  • tags: s司法解释, q起草者解释, w网民反馈, t统计数据, h豁免

    • 于去年11月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在一个月的征求期限内,共收到网友意见411条。这是记者今天从最高人民法院获悉的。
    •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庭副庭长李广宇今天在此间说,总体来看,各方面对早日出台这部司法解释充满期待,对司法解释基本取向和主要内容给予肯定,对最高人民法院落实司法公开注重公众参与的做法也给予了好评。同时,在某些条款上,还存在不少争议。尤其是针对第十一条关于例外信息司法认定的内容,争议非常大,几乎有三分之一的意见集中在此。
    • 据悉,最高法院已对这些意见和建议进行了逐条梳理分析,并吸收合理的建议,对征求意见稿进行认真修改,拟在适当时候召开论证会,邀请学者、法官、行政官员、普通群众代表参加,尽可能把司法解释起草好。
  • tags: s司法解释, q起草者解释, w网民反馈, g国家秘密, s社会稳定, t讨论过程信息, f, 法学家立场

    • 李广宇告诉记者,例外信息的司法认定是政府信息公开诉讼中最核心、最重要的问题。确如有些网友所言,这一条款起草得好,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 “至于国家秘密由谁认定,或者说,法院能不能对国家秘密的认定进行实质审查,国际上的一般做法是,法院对于国家秘密尤其是国防和外交事项,应当尊重有权机关的判断,一般不进行实质审查。因为行政机密文件的解密和降密处理是一项专业性很强的工作,法官不具备这方面的优势。在我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也没有赋予法院这方面的司法审查的权力。”李广宇说。

        李广宇告诉记者:“一些人士反映,现实生活中存在着定密随意、解密不及时等不规范现象,一定程度上对政府信息的有效公开与利用造成了影响。正在审议修改的保守国家秘密法有望对此进行规范。法院在这方面也并非毫无作为。征求意见稿同时规定,行政机关主张政府信息涉及国家秘密,必须提供证据证明是依照法定程序确定的。也就是说,尽管难以进行实质性审查,但对于是否经过法定程序定密,还是不能放弃审查职责的。”

    • 一些网友对第十一条第(四)项中的“有关主管部门或者同级保密工作部门”提出质疑,认为“有关主管部门”概念模糊,“同级保密工作部门”层级太低。

        据介绍,政府信息不能确定是否可以公开时的保密审查程序,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十四条规定的法定程序。按照该条规定,有权作出确定的机关是“有关主管部门”或者“同级保密工作部门”。按照权限,司法解释难以对此作出不同规定。

        “‘有关主管部门’听起来确实有些泛泛,网友的担心可以理解。不过,条例还有一个限制条件,那就是要‘依照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并不是随便哪一个主管机关都能作出这种确定。至于‘同级保密工作部门’,确实有些层级太低,权威性和中立性难免让人怀疑。在征求意见过程中,有关方面对此建议,确定的主体可提高为‘省级以上’。这样可以减少人们的疑虑。”李广宇说,“一些网友和有关机关还建议,将本项并入第一项的国家秘密当中,不必重复。我们在修改时也会认真考虑。”

    • 不少网友对第十一条第三项,“公开后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的”,提出不同意见,认为“三安全一稳定”见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总则部分第八条,并不在政府信息公开的例外规定中,不属于条例规定的例外情形。

        还有观点认为,“三安全一稳定”规定得太原则,并未如公众和法学界所期盼的那样加以必要的解释。在实践中很难操作,导致法院的裁量权太大,也担心行政机关将此作为不公开信息的“挡箭牌”。

    • 李广宇对此说明:“‘三安全一稳定’并不是司法解释在条例之外的另行创设。它的确规定在总则部分,是否属于关于信息公开范围的规定,学术界是有争议的。不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对此加以明确:‘如公开可能危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按规定不予提供,可告知申请人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围。’”

        “起草中,我们也试图对这些不确定的法律概念作出具体解释,但结果证明,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许多国家都曾经试图对公共利益等这样的不确定法律概念作出解释,最后都无功而返。”李广宇说,但从实践中行政机关和法院的做法来看,对于适用“三安全一稳定”为理由拒绝公开政府信息,都是持非常慎重的态度的,应当不会成为不公开信息的托词。

    • 针对征求意见稿的第十一条第五项,“尚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过程中的政府信息,公开可能影响正常行政管理活动和行政目的实现的”,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认为,对这一条款如果不加条件限制,有可能不当限缩政府信息公开范围和法院对政府信息公开案件的受案范围。

        姜明安建议:对于尚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过程中的政府信息,其不公开应受严格的法定条件限制,而不仅只是“可能影响正常行政管理活动和行政目的实现的”。

        “因为在很多情况下,公开过程中的信息比公开结果信息更重要,公开过程中的信息是保障公众参与,推进行政决策和其他行政行为民主化、科学化的基本条件,一定要等‘生米煮成了熟饭’再公开,有时可能会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姜明安说。

    • 李广宇说:“这些国家之所以这样规定,主要是考虑决策信息很多是不成熟的,公开可能会造成不必要的混乱,使公众失去对行政的信赖,还会妨害行政机关内部之间坦率的意见交换。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虽然对此没有明确规定,但这种现实需要性却非常迫切。至于司法解释有无权限作此规定,也曾是起草过程中反复考量的事情。我们注意到,从一些国家的信息公开立法来看,决策信息是否公开,主要不是考虑信息的形成阶段,而是基于‘损害标准’,主要是指扰乱社会稳定或决策制定。无论如何,对于决策信息还是应当区别对待的,对于需要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事项,特别是决策信息中的纯粹事实信息,只要公开后不致造成损害后果,也不能一概不予公开。”
  • tags: s司法解释, q起草者解释, w网民反馈, s受案范围, y原告资格, j举证责任, p判决方式, g公共利益衡量, c处理申请程序不合法, s司法解释的限度, t统计数据

    • 仅上海市去年就受理一审政府信息公开案件199件。其中一家基层法院受理的此类案件,几乎占到所有行政案件的半数
    • 北京大学教授姜明安认为,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对于法院来说,是一种完全新型的案件。应遵循何种诉讼程序规则?其受理、审理、判决与一般行政诉讼有何区别?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并未作任何规定,其他法律、法规亦未规定。在这种情况下,各地法院的法官只能各行其是,从而导致法制的严重不统一。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相应的司法解释,为受理、审理、判决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提供统一的依据和准则,显然是非常必要的。”姜明安说

    • 起草司法解释最先注重的是为知情权提供有效法律救济。先要解决的就是门难进问题。”李广宇说。

        据介绍,在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行为的可诉性方面,按照现行行政诉讼法对于受案范围的列举,的确难以找到明确依据。这也是有的地方法院不受理此类案件的重要理由。但是,行政诉讼法还授权单行法律、法规规定可以提起诉讼的行政案件。征求意见稿据此规定和条例的规定,对可以提起诉讼的几类政府信息公开案件作出明确列举,可以很好地保证起诉不被拒之门外。

        行政诉讼法保护的权利一般仅限于人身权和财产权,不少行政机关和有的法官因此认为,不予公开政府信息,并不对申请人的人身权和财产权造成侵害,因而也就与被诉行政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起诉也就不能受理。

        李广宇说:“起草过程中,还有的主张原告资格应当限定在与其生产、生活和科研‘三需要’有关,但征求意见稿在对原告资格的规定方面,并没有附加任何条件,只要是政府信息公开的申请人,一旦申请遭到拒绝或者得不到答复,就可以提起诉讼。征求意见稿对诉讼权利的保护是充分和明确的。”

        “诉讼权利的保护是实体权利救济的前提。司法解释一旦出台,所谓的诉讼困局应该能够迎刃而解。”李广宇说。

    • 征求意见稿在许多条款上都突出了对行政相对方的倾斜,以求得实质上的平衡。

        李广宇首先从举证责任分配方面进行了解读

    • 针对实践中行政机关常常以政府信息不存在为由拒绝公开,征求意见稿要求,被告主张政府信息不存在的,应当提供经过合理查询的证据。并且规定,原告能够提供被告保有政府信息线索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调取证据。
    • 征求意见稿还在审理之后的判决方式方面加大了权利保护的力度、效率与便捷程度。征求意见稿规定,被告依法应当公开而不予公开政府信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限期公开。
    • 即便涉及不应当公开的内容,如果能够作出区分处理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被告公开可以公开的内容。过去,如果被告对原告的某项申请无正当理由逾期不予答复,人民法院一般判决被告限期答复,这样往往会造成循环诉讼,使原告的权利长期得不到救济。征求意见稿为解决这一弊端规定,原告一并请求判决被告公开政府信息且理由成立的,可以判决被告限期公开。
    • 应认识到,行政公开并不是政治生活的唯一原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行政效率、公民的其他权利保护等问题也不能忽视。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中充满了利益平衡,司法解释对此亦应有所体现。”
    • 一些网友指出,征求意见稿规定,被诉政府信息公开行为存在程序瑕疵但不影响原告实体权利义务的,可以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这会助长行政机关不重视程序的不正之风,全社会刚刚建立的程序公正理念势必遭到动摇
    • 按照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可以对在审判工作中如何具体应用某一法律或者对某一类案件、某一类问题如何应用法律制定司法解释。也可以根据立法精神对审判工作中需要制定的规范、意见等制定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就属于根据有关立法精神,对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这一类案件制定具体的规范和意见,同时对有关条款在诉讼中如何具体应用也作了必要解释
    • 起草是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立法精神进行的,但并非直接对条例进行解释。
    • 李广宇告诉记者,在起草征求意见稿过程中,始终注意把握司法解释的定位,不超越司法解释的权限。比如这次征求意见过程中,有网友建议增加关于历史信息的规定。

        所谓历史信息,指的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施行之前所形成的政府信息。历史信息可不可以公开?换句话说,是不是只能申请公开条例施行后才形成的政府信息?

        “这是一个重要问题,在实践中也存在不同认识,非常需要有一个明确规定。但正是考虑到权限问题,征求意见稿在公布时删去了相关条款。”李广宇说,还有不少网友建议对政府信息的定义进行细化,我们考虑这也属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立法中的问题,难以通过司法解释解决。

    • “这次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是一次有益尝试,我们体会到了公众的关心和期许,也收获了许多好的意见和建议。这对于修改好这部司法解释,乃至为公民依法获取政府信息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都是大有裨益的。我们会根据收集到的意见和建议作进一步修改,最后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后正式公布为准。”李广宇最后说。
  • tags: p普通公民行使知情权, m民政部, z灾害事故公开, d调查报告, w维权人士, case四川震后, l立法实施效果, f法官言论

    • 中国艺术家艾未未3月1日向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诉状,控告中国民政部违反了中国信息公开条例,因为民政部对于艾未未等提出的公开“512”地震相关信息的要求逾期未作任何答复。相关条例规定,对于这类请求,必须在15天到30天内作答。而艾未未提出的公开信息要求已经是去年年底的事情了。
    • “512”这个公民调查,我们做了1年时间,在这个过程里遇到了很多很多问题,这些问题只有政府的信息能够解答。普通人是无法知道的。这些问题涉及到建设部,教育部,民政部,公安部等。问题包含建筑质量,民政关于救灾的资金使用、分配,还有教育部的学校的各种问题,包括抚恤金,包括尸体掩埋。成千上万的问题。经过1年的努力,我们把这些问题分类,来问不同的责任单位。跟据国务院的信息公开条例,公民是有权利问责和获取信息的透明性和知情权的问题。所以我们想利用我们合法的法律权利,来向政府要求公开。
    • 我们给各级政府机构写了有100多封信,每封信里都涉及几十个到几百个问题,问得非常相近,都是经过律师和专家看过的问题,认为是必须问的问题。我们收到的所有的回答基本是3条:第一是,该公开的我们都公开了;第二,没公开的是不能公开的,是机密;第三,你有什么资格问这些问题?这么大的问题,涉及到如此多的机构,回答都是一样的,甚至有的单位把回答的样本都误发给我们,这是很滑稽的。你可以发现,所有政府机构都在搪塞和推委,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 这个信息条例对政府没有任何约束的可能性。作为公民你必须要有责任去督促这个事情,就是用公开的方式去问,让全社会看到,看政府是作为还是不作为。现在正在开”两会”,大家在说各种各样的事情。我们有许多所谓的人民代表,他们当中会不会有一个人把我们的问题交上去。如果没有,那么你说,这个社会会走向什么地方去?这些问题都是应该最公开的
    • 我为什么状告民政部呢?是因为他们连回信都没有。最起码应该是回一个信,说收到了这些信息公开申请书。但是他们连这个信都没有。所以我们告民政部,就是说必须裁定他(民政部)不回这个信是违法的,而且要责成他们回答我们的问题。我们不仅告了民政(部),还有教育和建设部
    • 只是告民政(部)是我自己去递的信,其他两个我们用特快专递寄的。我们的信息公开申请书都可以在网上看到。每一个看到这些申请书的人都可以知道,我们是做了很细致的工作的,而且问的问题都是合情合理。
    • 我们上周四第一次递交的时候,被拒绝了,他们说,我们缺少原件。1号的时候,我们拿原件又去。他们基本接受了。我说,我们从任何一个方面讲都是合理的,你们必须接受。他们说先接受下来,但是能不能立案,还要和上面讨论。刚才我在《环球时报》上看到,他们也说,”由于媒体重视了,我们也会抓紧讨论。不过由于提的问题太多,不知道能否在7天内答复。”
    • 我想提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国务院是不是能履行政府信息公开?这是关系到国家向何处走的问题。如果我们想走向真正的法治的社会,公正的社会,政府信息必须公开。否则我们将走向深渊。
  • tags: z政府网站评估, x信息准确, h河南, g官方媒体

    • 2月24日以来,一篇题为《河南商水县政府办配备秘书28名其中15人专司驾驶》的报道被国内网站广泛转载,引起热议。新华社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调查。商水县委、县政府经过调查核对,确认,发布在政府网上的这份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联系方式名单是2007年以前的老名单,其中部分人员已经调离,其中一位名叫闫安全的副主任已经去世半年多
    • 商水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张运峰介绍,商水县政府网站2008年6月开通试运行,按照国务院《政务信息公开条例》的有关精神,为方便工作,把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名单和联系方式都发布到网上,没有经过严格审核,将部分习惯上尊称为秘书,事实上并不是政府秘书的工作人员,按秘书登记发布。2009年,政府网站改版,也没有核实更新此信息
    • 政府部门自己在网上发布有错误的信息,严重影响了政府的公信力。据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张运峰称,商水县政府网站设在县政府办公室,由于缺乏专门人才,目前是由一名聘用人员维护,存在发布信息审核不严、更新不及时等问题
    • 一些网民评论认为,政府网站犯如此低级错误,反映出一些地方政府对政务公开缺乏诚意,甚至“心不在焉”、应付了事
  • tags: g官员财产公开, f法学家立场, r人大代表立场, z总结, g官方媒体, 2′, toberead

  • tags: t土地, z执法信息公开, g国土部, z主动公开, j监管者公开, j监管信息公开

    • 土地供应、开发、利用信息公开不够,社会公众和舆论监督无法实现
    • 国土资源管理部门将切实做好住房用地特别是保障性住房用地计划,严格规范住房建设用地供应,切实加强住房建设用地监管,建立健全信息公开制度,开展房地产用地突出问题专项检查
    • 土地利用司司长廖永林表示,“今年将强化国有建设用地市场动态监测信息公开,重点对项目用地开发建设等情况进行跟踪,特别要加强对房地产企业土地取得、开发、使用情况的监管和分析,及时向社会发布相关信息
  • tags: x新闻审查, k控制言论, k控制媒体以限制公众知情权

    • 在中宣部強大壓力下,發起13家內地報章發表敦促戶籍改革「共同社論」的北京《經濟觀察報》高層受到整肅,社長兼總編輯劉堅遭嚴重警告,一名副總編輯則受記過處分,而負責起草該份社論的「經濟觀察網」副主編則被炒
    • 當局劃定的禁區範圍除了不准報道13家媒體的「共同社論」外,凡涉及北京的負面新聞也一律不准報道,媒體報道外地的負面新聞也只能轉載新華社稿件;同時,當局還具求要求各家網站禁止轉載對退伍軍人的上訪維權、部分工行職員上訪、企業退休員工待遇問題、「萬里大造林」受害客戶等上訪內容、北京市拆遷補償等事項。同時,還對北京打工子弟在京升學問題的負面新聞也被劃入禁令範圍。
    • 當局還要求內地媒體及其網站對城鄉結合部拆遷導致農民工子弟失學的內容,各家媒體只能轉發政府解決此事的正面新聞,只能說好,不能有任何異議。同時還要求內地媒體不准炒作廣西煙草局局長「性愛日記」新聞;甚至連當前北京市小學生過早放學,下課後無人照顧,學校為補課教師加工資一事也不准報道。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