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3/07/2010

三月 7, 2010
  • tags: d党领导立场, f非官方媒体, g公民问责, m媒体问责, w问责制, x新举措, x限制言论者人身自由, l类似个案

    • 温家宝总理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深入推进政务公开,完善各类公开办事制度和行政复议制度,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同时充分发挥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创造条件”一词让人耳目一新。
    • 当温总理说“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政府、监督政府”时,已经隐含了一个不证自明的前提,即政府是欢迎监督的,对来自人民的监督和批评充满期待,问题只在于拓宽监督的渠道。政府的这一表态具有强烈的针对性。关于人民有无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这种监督与批评对权力运行和国家兴衰的作用,本毋庸多议,温总理前不久的一句“只有民主才不会出现人亡政息”已道尽其真谛。
    • 温总理的报告将扭转这一局面,因为这是政策层面上的宣示。
    • 可仅仅确认“人民有权监督”这个原则又是远远不够的,让高远的政治理想回到现实,还需要解决人民怎样监督才最有效的问题。温总理的“创造条件”,无疑是对这一问题的正视。从确认“有权监督”,跃进到思考“有效监督”,这是一大步跨越。鉴于这是当下经济社会发展之必需,我们只能做好跨越的准备。
    • 究竟怎样“创造条件”,就绝不仅是政府官员和公众面对的一个题目,也应该为人大代表和人大常委会所共同思考,而且在中国目前的政治架构中,要真正解决人民想监督政府又监督无门的问题,也非得最高权力机关深思布局不可
    • 不能忽视利用现有的条件。比如当下业已成形的互联网政治。据统计,公检法机关去年60%的案件都是通过网络举报的形式发现的,其中多数涉及反腐。又比如温总理报告中提到的“新闻舆论的监督作用”。这些监督方式发展到今天,已经相对成熟,就看我们在监督和批评政府时如何巧为利用。
    • 湖北郧西县的一位网友,在网上发帖质疑当地的形象工程,却遭到了跨县追捕。类似案例的重复出现似乎在向我们昭示:在监督和批评政府的问题上,无论是利用现有的条件,还是积极创造新的条件,在解决了监督的渠道和方式之后,最重要的,恐怕还得从制度上保证监督的效果。
  • tags: c拆迁, f法规评论, toberead, x新闻综述, l类似个案, z中央与地方区别, 1′

  • tags: c拆迁, f法规评论, toberead, f法学家立场

  • tags: c拆迁, l律师立场, f法规评论, toberead

  • tags: c拆迁, x新闻综述

    • 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官方网站显示,自1月29日草案全文公开后,总计13437人通过该网站的“法规规章草案意见征集系统”提交了修改意见或建议。而通过信函或电子邮件方式提交修改意见或建议的人数,目前尚未有完全统计。

        短短半月即收到上万条的意见或建议,足见这一草案受关注程度之高——可与之相比的是,2005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物权法》草案,历时一月有余,总计收到意见或建议11543件。

    • 也正因为被寄予期望过高,这部法规的制定异常艰难。根据新华社的报道,早在2007年12月14日,《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拆迁补偿条例》草案在国务院第200次常务会议上审议,会议要求有关部门广泛听取意见进一步修改后,再提请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然后公开征求意见,再由国务院决定公布施行。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这样做,用的时间长一些,但这是对国家、对人民负责。”

        时隔总理“对国家、对人民负责”的要求提出一年有余,《征收条例》草案终于对普通公众揭开面纱,这也意味着民众期待已久的“拆迁变法”终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 tags: m媒体与记者立场, m媒体操守

    • -Q:《财经》的宗旨是人们耳熟能详的“三独”(独立、独家、独到),还有一种表述是“复杂的自由主义”。无疑,在《财经》的各类稿件中,“财经观察”是最直接地体现主张的。现在回过头来讲,你是否对实现的程度比较满意?
    • 第二,所有的评论虽然重心各有不同,但能够体现某种一致性。“一致性”是很难的。在《财经》创刊十周年的时候,王烁定了一个题目,叫“财经十年——一以贯之”。汪丁丁以及很多人都讲过,《财经》的特点是consistency。我觉得,写几篇好文章、做几篇好报道,这些并不难,难的是这么多年的一致性。汪丁丁在《财经》创刊十周年时说过,要完整地揭示真相,并且用一种正确的方法去表达真相,这是很难的。《财经》的十年就是这样一点点走过来的。回过头来看,坚持consistency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这并不是说我们就比别人强,而是说,要不断地学习,去提高自己。consistency并不是说,有一个简单的教条,可以处处搬来套用;也不是一种单纯的信念,只要“信”就万事顺遂,它是在找到了正确的认识框架和方法之后,不断学习和改进的过程,是一个不断完善自身的过程。
    • -Q:每篇“观察”都有鲜明的主题思想,这自然是你的阅历、观察、思考的结晶。但是,我想知道,每篇的主题思想是如何突破那些大而化之的信念,直达事实和思想的深处的?
    • 我自己在写作之前,会把所有能找到的相关资料都看一遍,所幸我们有互联网这一工具,使得熟悉背景的工作做起来相对容易了。我争取自己写作的时候能够“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另外,我还要真诚地感谢很多同事的帮助,特别是遇到专业性非常强的问题的时候。很容易理解,在信息爆炸、知识分科越来越细的时代,所谓的“万事通”是不存在的。我得到了《财经》当时的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学术顾问汪丁丁、首席研究员陆磊等多位专家的智力支持;《财经》当时的助理主编、研究部主管编辑叶伟强等同事都给予了我很多专业上的帮助。法律、财税、农业等问题,也不全是我日常知识积累的重点,我之所以能迅速进入某一领域,也得益于相关的专业记者或主管编辑。所以,尽管是我署名,但是,“财经观察”是许多人智慧的结晶,这样说并非客套。
    • -Q:你一再强调写作中分寸的重要性,特别是立论的分寸把握。可以具体谈谈吗?
    • “财经观察”所体现的风格,可能倒是更接近于我作为一名文人或者说记者的本来面目。我是一个写东西比较慢的人,写封信都要想很长时间。这一方面是我不够有才华的表现,“下笔万言,倚马可待”,我是绝对做不到的;另一方面,在这个快节奏,甚至不无浮躁的时代,能够沉下心来写东西,能够反复推敲,我觉得还是很有必要的。记得鲁迅说过,写一篇作品,初稿写完要放在抽屉里,两三天以后拿出来再看一遍。我即使做不到这么沉着周详,最紧张的时候也会隔几小时再看一看,这样改写过的文章才能更少遗憾。
    • -Q:如何看待过去有些文章,如《何必讳言“不救市”》等,造成的社会轰动?    -A:“财经观察”有不少篇章影响很大,大部分时候得到了读者的肯定。我们的观点,在1700字内经过了反复推敲,我自认没有什么问题。可以坦诚地说,我们就是这样看问题的!有争论是正常的,真理只有在不同观点的自由碰撞之中才能璀璨。不能不说,宽容对待异见,理性分辨是非,是我们传统文化中比较稀缺的元素。那种动辄追究动机和背景、惯于深文周纳的做法,应该说是历史上不健康因素的残留,是严重阻碍中国社会现代化进程的。
         《何必讳言“不救市”》这篇文章是一篇非常有争议的社评。受到的批评,包括在互联网上受到的批评也比较多。首先,我很感谢大家的关注;其次,即使是有所批评,也很正常,也是我们应该承受和面对的。不过,我至今认为这篇文章的观点和表述都是立得住的。
    • -Q:你是新闻科班出身,当然知道中国新闻史上有“文人论政”的传统,最为后人崇敬的就是《大公报》的张季鸾、《观察》的储安平。我冒昧问一句,你有没有一种使命感,或者说,一种自我期许、自我定位,来延续这一传统?
         -A:
      我当然很敬佩这些先贤,但自认并没有前辈们那样伟大的抱负和才气。我更多地把写评论看成一项工作,一种责任。或者说,《财经》有这样一个舞台,需要这样的一个角色,既然需要我去做,我就会尽力把它做好。在与很多的读者交谈后,我发现,他们很注意“财经观察”,这样,原本被放在杂志的末页,后来放在了卷首。有些人甚至对我说,看《财经》杂志,首先就读“财经观察”;如果没有时间看别的,就只看“财经观察”。我听了以后,觉得责任非常重大。另外,也可能因为这个栏目篇幅比较短,比较易读,大家都能看懂。
    • 写好评论还是要具备更深厚的理论功底,而且是经济学、政治学、法学、哲学、管理学、社会学、历史学,甚至人类学等尽可能全面的理论功底,尽管“术业有专攻”,但单打一肯定不行,靠“聪明劲儿”和玩弄文字技巧来支撑更不行。毕竟,“绳短不可以汲长”,我自己欠缺的实在是太多了。
    • ,我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有大才华的人,只是一名普通的新闻人,被各种机缘推到了某个位置上。当要做的事其实超过自己能力的时候,一方面要有担当、不退却;另一方面,我也希望活得更加本色。
  • tags: m媒体与记者立场, m媒体操守

    • 离开《财经》—-做了整整十二年的《财经》,心里一直觉得很沉。不敢说“财经观察”是《财经》的缩写,但无疑是脚印。不过那天,我们谈的是业务,是写评论的心路里程,谈得很痛快。
    • 我一直认为,写评论,特别是写社论性质的评论,是非常严肃的事情。“社论是报纸的旗帜。”在传统“党报”体系中,发表社论是相当重大的事情,对此观点我也是深以为然。所以,《财经》创办之初,并没有搞社论或是有社论意味的评论
    • 这就是一种特殊形式的社评了,有点类似香港《信报》早期社评的形式,由本人署名,对吧?
         -A:
      这是我们的一种探索,与传统社评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最初,《财经》是月刊,“财经观察”每月一篇,主要都由我自己来写。
    • 后来,杂志变半月刊,再办双周刊,节奏越来越快,所涉问题也越来越广泛,我就不可能从头到尾都独自操作了。最初,绝大部分还是我自己干,最近一两年,许多都是请记者或我们的经济学家起草后,我再来修改,你的编辑工作也值得肯定。最重要的当然还是王烁,他始终负责题材的选定和最后的编辑把关,十几年如一日。在《财经》内部,大家都明白,“财经观察”虽然由个人署名,但不是纯个人栏目。“财经观察”从确定选题到最后的发稿,有一套严格的程序。
    • 我们常说新闻作品是“易碎品”,现在让读者回过头去,重读这些文章,你认为价值何在?是否可以说,它提供了一种思想史,更具体地说是中国改革思想史意义上的史料?
         -A:
      说是“思想史”之史料,可能过誉了,但对读者或多或少还有些参考价值吧?我觉得,可以从两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其一,新闻的易碎性,这确实是我们常讲的话题,也是客观存在。其二,正是知道了新闻易碎,我们才希望自己的作品不碎,至少不易碎。我在1994年出版的那本《改革没有浪漫曲》后记中写到,新闻本身是易碎的,但新闻记者对于永恒性的追求是始终不渝的。我是从日报的新闻记者做起的,这么多年,想的就是能写一点有生命力、以后看了不遗憾或少些遗憾的东西。后来,有机会做《财经》杂志,更是怀着这种心愿来做编辑、做记者的。
    • -Q:这也许正是《财经》之所以为《财经》的原因,写“财经观察”时这种意识是不是更强烈?
         -A:
      我确实希望,这约1700字所表述的东西,能在比较长的时间站得住脚,回过头来看不感到脸红。1700字的容量非常有限,很难把每件事情都说得很周到,这就是为什么包括我在内的多位编辑不断地对其修改完善,甚至在大样上仍要看和推敲多遍的原因。现在回过头来看,虽然不能说每一篇都完美,但是,可以说,“硬伤”不是很多,这一点是令我欣慰的。
    • -Q:本书选入的140多篇文章,贯穿其中的思想就是为改革鼓与呼。我们不断地说“改革进入深水区”,改革时而加快,时而滞缓。这些文章也记录了这一过程。你如何评价改革的历程?是否偶尔也会感觉到有些无奈?
         -A:
      新闻评论这种体裁,与学术文章及一般的理论文章的写法是不同的,它追求快节奏的出版、语言和文章结构所带来的冲击力,因此,不应把新闻评论看做完整的学术阐述。以此为前提,“财经观察”确实倾注了对改革的急迫之情。尽管文章表达的向往,并不能都变为现实,只是折射了我们自己以及与我们心心相印的改革者们真切的心声,客观上对改革起到了“鼓与呼”的作用。回过头来看,有些文章不但是急切的,甚至是过于急切,这既是可以理解的,也还是有意义的。我们常说,“取法乎上,得乎其中”。
  • tags: w维稳信息, y预算决算, t统计数据

    • 財政部昨日向全國人大呈交的「09年預算執法情及今年預算草案報告」顯示,公共安全財政支出在去年增加16%的基礎上,今年將再增8.9%,增幅超過軍費,實際金額亦與國防開支相差無幾,顯示內地「維穩」的代價甚為高昂
    • 報告透露,去年中央財政支出中用於公安部分為1287億元,超出預算10.9%,較上年大增47.5%。加上地方的支出,全國用於公安的支出則達4720億元,增幅也有16%。今年的公安預算中央財政支出還將增長8%,而全國的支出預算則接近9%(詳見表)。
    • 報告對去年的大幅增加的解釋是:增加了政法裝備和辦案經費。加大對地方特別是中西部地區縣級政法經費補助,「政法機關、武警部隊的信息化工作繼續強化」。今年增加的理由是「繼續深化政法經費保障體制改革。支持上海世博等大型活動安保,加強防災減災和災害應急救援體系建設」。
    • 據非官方的數字估計,中國約有2000萬公安及100萬武警,此外,還有約400萬名各類保安。
    • 北京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專家指出,近年中國公安的支出一直在直接上升,反映了當局對維穩的重視。由於各種利益衝突的交織,各種社會矛盾激化頻生,從2008年奧運為契機,當局不惜斥巨資加強公安武警的人員和裝備,從國慶60周年閱兵及今次兩會的70萬人參與保安,都反映出為維穩付出了代價高昂代價。

    • 去年財政開支中增幅最大的項目是交通運輸,較前年急增71.2%,報告的解釋是因為車輛購置稅超收,按規定必須增加公路建設支出,顯示內地的買車熱潮,間接帶動了道路建設。今年預算中增幅最大的則是「商業服務業等事務」增幅為26%。解釋是因為刺激居民消費,實行家電下鄉等,增加了補貼支出。
  • tags: d党领导立场, d党的方针, h宏观制度环境, z制度深度改革, g官方媒体, x新闻综述, z专家言论, l立场转变, g官员财产公开, w问责制, g公民问责

    •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日在人民大会堂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中国的改革是全面的改革,包括经济体制改革、政治体制改革以及其他各领域的改革,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和现代化建设就不可能成功。

      “政治体制改革”在历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有涉及,但相关表述基本以“积极稳妥推进”和促进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改革协调发展为主。

      分析人士和与会代表委员们指出,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向全国人民释放了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信号

    • 报告中关于“努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的部分,近90%的文字都在阐述当前存在的问题以及该如何缩小政府工作与人民期望之间存在的“较大差距”。对过去一年政府自身改革和建设,仅仅表述为“取得新进展”。

      他说:“这是很有分寸的判断,表明了领导层头脑冷静,对于当前的复杂的形势有着清醒的认识。”

    • 温家宝坦陈行政管理机制存在的问题,包括政府对微观经济干预过多,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比较薄弱;一些工作人员依法行政意识不强;一些领导干部脱离群众、脱离实际,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严重;一些领域腐败现象易发多发。
    • 五项措施:要以转变职能为核心,推动服务型政府建设,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要全面正确履行政府职能,更加重视公共服务和社会管理;推进社会管理体制改革和创新,合理调节社会利益关系;要努力提高执行力和公信力,坚持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加快建立健全决策、执行、监督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行政运行机制;要把反腐倡廉建设摆在重要位置。
    •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科院世界史研究所所长于沛认为,这“五个要”的提出,使政治体制改革具体化,是符合实际的措施,直接针对企业改制、征地拆迁、环境保护、劳动争议、信访、安全生产、产品安全等老百姓关心的问题。

      他说:“只有将改革的目标瞄准到人民群众生活的焦点关切,人民当家做主才能得到保证,政府和人民密切交融的联系才不会阻断

    • 在中共十七届二中全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阐述了“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战略思想”,指出政治体制改革是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必须深化政治体制改革;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是中国发展社会主义民主的正确道路,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必须更高地举起人民民主的旗帜。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继续传递出扩大和保证人民民主的信号。温家宝说,要切实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民主权利,特别是选举权、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和监督权,进一步扩大基层民主,健全基层自治组织和民主管理制度,让广大群众更好地参与管理基层公共事务。

    • 总理在发言中提出政府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强调今后要“特别重视那些规范和监督权力运行的法律制度建设”。
    • 中国今后要创新立法工作的公众参与,充分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此外,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坚决执行中央关于报告个人经济和财产,包括收入、住房、投资,以及配偶子女从业等重大事项的规定,并自觉接受纪检部门的监督。
    • 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监察厅副厅长孙继业认为,中国公民对权力运行的监督今后会继续增强,在“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的承诺下,更多新型民主监督形式将会在中华大地出现。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