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4/13/2010

四月 13, 2010
  • tags: s审判白皮书, s司法公开, z最高人民法院文件

  • tags: s审判白皮书, s司法公开, x学术论文

  • tags: s审判白皮书, s司法公开

  • tags: s审判白皮书, s司法公开

  • tags: case三峡资金, b不予受理, s上诉, f法院公然违法, m媒体知情权, j记者行使知情权

    • 4月8日下午,坐等两个多月后,任星辉第三次来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于得到了明确答复。

      1月26日,他到这里递交诉状,请求判决财政部依法公开三峡工程建设资金信息。根据《行政诉讼法》,法院接到诉状,应在七日内立案或者作出裁定不予受理。2月5日,答复期限已过,任星辉坐了一个小时地铁前来询问是否受理,被要求回去继续等。

    • 北京一中院立案庭的一位人士告诉他:已决定不予受理,裁定书将在七日内寄出。本刊记者向这位人士询问:为何接到诉状后七日内不答复?未获正面回应。
    • “这样的钱应该公开,而且应主动公开。”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起草专家莫于川对本刊记者说。
    • 莫于川解释,条例起草时,因担心主动公开的成本太大,才有依申请公开的规定。任星辉申请公开三峡基金信息,实为公益监督,“应当满足这样的要求。”
    • 今年3月18日,本刊记者以函件方式,就三峡基金及其他资金事宜,向财政部、三峡集团提出采访请求。

      随后,三峡集团新闻中心人士来电转答集团答复:“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是纳入国家财政预算的专项基金,三峡集团仅是三峡基金的使用单位之一,所以不便就您的问题接受采访。”

      本刊记者表示,作为使用单位之一,并不妨碍介绍其使用部分,而且其他筹资渠道主要由三峡集团掌握。但截至目前,未获进一步回应。

      4月7日,财政部有关人士致电本刊,表示不便接受采访。

    • 郭玉闪说:“避免妖魔化的一个恰当方法,是要给予各方观点公平论争的平台。在当下三峡工程已经建成的情况下,避免妖魔化更重要的方法是要透明化。”
    • 今年3月11日,原三峡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许多反对人士对三峡工程并不了解,其中一些还拒绝正面探讨,他“希望反对的人都到三峡看看”。
    • 3月26日,财政部于其官方网站公布了2010年中央财政预算数据,在去年首次公开中央财政预算四张表格基础上,增加至十二张预算表。财政部新闻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称:“预算信息公开是公共财政的本质要求,也是推行政府信息公开的重要内容”,“我们对预算信息公开工作十分重视,将努力把这项工作做得更好”。

      根据其间的《2010年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预算表》和《2010年中央政府性基金支出预算表》,三峡基金2010年预算收入为10亿元,支出为44.9亿元,分别仅为上年执行数的5.1%和22.5%。

      与此同时,预算表中多出“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下称重大水利基金),2010年收支预算俱为188亿元,此前并无此项基金。

    • 2009年12月31日,财政部印发经国务院同意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征收使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向重大水利基金平稳过渡,保持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现行征收政策基本不变”,“本办法自2010年1月1日起执行,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同时停止征收”。

      据此,从2010年1月1日起,三峡基金已随三峡工程基本完工而停止征收,但为其筹资的电价附加并未取消,继续以新设立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的名义征收,征收期为10年,其用途包括“解决三峡工程后续问题”。

    • 任星辉此前已闻三峡基金将转化为其他基金的传言,去年2月,他执笔为一民间组织上书全国人大,以工程基本完工为由,要求国务院取消三峡基金,以减轻全国民众的电费负担,并特别提醒,“防止改头换面保留该基金作为它用的情况发生。”

      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法案室原主任俞光远向记者表示:按现行制度,与税收不一样,政府性基金的设立、调整、取消在政府的权限之内,无须通过代议机关。

    • 从北京市一中院出来后,任星辉坐到街对面广场的一条长凳上,在风沙中眯着眼睛说:“如果收到不予受理的裁定书,我会上诉。”他还拟向国家电网公司申请公开输变电工程资金信息,“如果不公开,我们只有继续在零碎信息中拼图。”
    • 疑问因此而出现:累计完成并折合为1258.16亿元的静态投资,已超出1223.64亿元的静态投资概算,怎会占静态投资概算的93.01%?

      在工程建设领域,动态、静态计算复杂,概算调整亦不鲜见。但这些疑问,也只有在相关机构提供完整数据并作具体解释后才能知晓。

    • 时间多了三个月,累计完成的动态投资不增反减,也是一个谜。
    • 三峡工程投资有时按三大项目口径统计,有时则不包括输变电项目,以不同的口径公布的这些数据,是造成误读的原因之一。枢纽与移民投资由三峡集团(原称三峡总公司)负责,输变电则由国家电网公司及其前身负责。
    • 按管理权限,政府性基金收支由财政部掌握。财政部去年和今年公布了预算报告,三峡基金前两年的执行数与今年的预算数已经公开,但过去每年的收支及累积总收支尚不得而知。
    • 即便了解三大项各自所使用的数据,也不能窥见基金全貌,因其支出不限于这三部分。如国土资源部负责的三峡库区地质灾害治理,投资合计超过100亿元。据原三峡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介绍,这笔钱从三峡基金里出,但不算进三峡工程投资。
    • 1992年12月,财政部等部门联合发布《关于筹集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的紧急通知》,规定三峡基金专项用于三峡工程建设,凡未经国务院、财政部批准,将三峡基金挪作他用的,一律按违反财经纪律论处。
  • tags: x学者行使知情权, h湖南, case湘潭大桥收费, a案件背景

  • tags: n年报, j监察部, t统计数据

    • 4月9日,监察部通过官方网站公布了该部2009年度信息公开工作报告(以下简称年报)。此时距离《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规定的3月31日已过去了近10天
    • 监察部也成为除国防部、国家安全部之外最后一个公布年报的国务院组成部门
    • 同日,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的国家林业局也公布了该局上一年度年报。
    • 与其他国务院部门年报相比,两部局年报不仅篇幅较为简短
    • 监察部年报仅千余字,国家林业局年报篇幅不到2000字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