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5/08/2010

五月 8, 2010
  • tags: b保密法修订, s商业秘密, b部位规章, s涉信息公开立法, toberead

  • tags: b保密法修订, l立法意图, l立法者解释

  • tags: b保密法修订, x泄密责任, l立场转变

    • 据媒体报道,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孙安民表示,修订草案二次审议稿对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服务商发现、报告和删除利用公共信息网络发布涉及泄露国家秘密的信息的义务作了规定。

        更改的原因在于,部分常委委员、部门提出,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对泄密案件进行调查,需要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商、服务商的配合和支持,建议对此予以明确。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增加上述规定。

    • 根据2009年6月27日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二审稿第二十六条,“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开展泄密、窃密案件调查时,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服务商应当提供技术保障和日志记录。”

        此外,“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服务商发现公共信息网络所传输的信息涉及泄露国家秘密的,应当向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报告,并根据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的要求,删除泄露国家秘密的信息。”

    • 经4月26日修订后,此条款进一步明确为,“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商、服务商应当配合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对泄密案件进行调查;发现利用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发布的信息涉及泄露国家秘密的,应当立即停止传输,保存有关记录,向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或者保密行政管理部门报告,并根据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或者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的要求,删除涉及泄露国家秘密的信息。”

        这其中的变化在于,主体由“互联网、电信运营商、服务商”改为“互联网、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商、服务商”,范围进一步扩大。

        同时需履行的职责由“提供技术保障和日志记录”变更为“配合公安机关、国家机关对泄密案件进行调查”;对相关对象的具体要求,则从“删除泄密信息”,增加了“立即停止传输”、“保存有关记录”

  • tags: b保密法修订, l立法历史, r人大代表立场

  • tags: b保密法修订, w文书全文, l立法意图, l立法者解释, z征求意见

  • tags: b保密法修订, w文书全文

  • tags: b保密法修订, l立法意图, l立法者说明, toberead

  • tags: b保密法修订, r人大代表立场, l立法历史

  • tags: b保密法修订, g国家秘密与言论自由, x泄密责任, x行政责任, l立法意图

    • 与此前2月24日审议的“二审稿”相比,“三审稿”又做了几处修改,但总体而言,改进依旧有限。
    • “三审稿”的第一处改动是,在总则中增加一款有关信息公开的规定,即在明确保密方针和原则的同时,增加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公开的事项,应当依法公开。”

        不过,这一条款仅具有宣示性意义。长期以来,在“以保密为原则,以公开为例外”的传统原则下,保密制度弊误极多,已经有违法治条件下“阳光政府”“透明政府”建设的要求,公民知情权的实现受到严重制约,“国家秘密”甚至容易沦为侵害公民权益的借口。

    • 总体而言,这次修法的主旨在于强化保密,保密与公开的界限并未得到清晰界定,缺乏具体的制度设计,在此条件下,仅增加一款宣示性规定,缺乏实质性意义
    • “三审稿”还增加规定,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服务商“应当配合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对泄密案件进行调查”。

        此前,“二审稿”即已经规定了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服务商发现、报告和删除利用公共信息网络发布涉及泄露国家秘密的义务。这一规定引起很多争议,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服务商既无审查、拦截信息的职权,又无判断信息是否泄密的专业知识和能力,而且,如此规定会侵害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这意味着,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服务商的义务再进一步,而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的保障未获得同等重视。

    • 有关问责方面,“三审稿”增加规定,“机关、单位违反本法规定,对应当定密的事项不定密,或者对不应当定密的事项定密,造成后果的,由有关机关、单位依法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

        有业内人士担心,在定密规则和机制尚不完善的情况下,如果“应当定密”和“不应当定密”的边界模糊,在强化保密的主旨驱使和问责压力之下,可能会加剧“过分保密”的倾向。

        而有关保密行政管理部门调查泄密案件的职责问题,“三审稿”将“组织、督促”改为“督促、指导”有关机关进行调查处理。

  • tags: 1′, b保密法修订, x新闻综述, z制度发展史, l立法意图, r人大代表立场, d定密行为, x泄密责任, b保密机关立场, g国家秘密与言论自由, f法律冲突, x行政许可法

    • 《保密法》(修订草案)曾于2009年6月首次提交立法机关审议,并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由于《保密法》修订的重点在于强化保密管理、严格保密责任,社会各界的期待却是保障公民知情权、确定保守秘密与信息公开之间的边界、解决《保密法》落后导致妨碍政务透明化问题等,两者方向不一,因此在当时曾引起激烈争议。

        此次二审草案稿,对公众的意见有所回应,在国家秘密的范围、定密层级和权限、保密期限和解密条件,以及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的权限等方面有所调整,但加强保密的总体格局未有变化。

    • 《保密法》不能与时俱进,不仅有违“阳光政府”“透明政府”的方向,制约公民知情权的实现,“涉及国家秘密”也容易成为权力滥用和侵害公民权利的借口。
    • 在一审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前夕,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曾召开相关座谈会征求意见。不少意见认为,信息公开是大势所趋,保密应该是在保证公民知情权和信息公开情况下的一个例外。而一审草案基本上只是从确保国家秘密安全角度规定,对信息资源合理利用规定不够,也没有注意保密与信息公开之间的衔接。

        在首次审议过程中,多数与会人员也提出,要明确“政府信息公开是原则、保密为例外”,保障、落实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表达权。

    • 不少专家认为,这一改动问题很大。“涉及”相比于“泄露”,不仅范围无限扩大,而且具有完全的“不确定性”,很可能被任意解释,导致人人噤若寒蝉。

        但是,二审稿对此未作改动。

    •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范徐丽泰也表示,普通公民一般并没有机会接触到国家秘密,他怎么去保守?即使碰到“国家秘密”资料,他也无法判断这是“国家秘密”,哪还有什么保密的义务?

        二审稿对此问题也没有实质修改,只是在国家秘密的界定上,从泄密后果角度增加了一个笼统的限制,即增加规定:“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事项,一旦泄露可能损害国家在政治、经济、国防等领域的安全和利益的,应当确定为国家秘密。”这一微调有多大实际意义,难以定论。

    • 现行《保密法》规定“各级国家机关、单位对所产生的国家秘密事项”都有定密权限,一审稿对此基本没有做出修改。
    • 由此,二审稿在此方面有细微调整,对不同层级的定密权有所区分
    • 不过,对于公安、国家安全机关,给予了特殊授权,“公安、国家安全机关在其工作范围内按照规定的权限确定国家秘密的密级。”
    • 此次《保密法》修订草案中一个关键内容,是明确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的职能。

        1993年的“三定方案”,国家保密局同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办公室“一个机构、两块牌子”,列入中央直属机关的下属机构,由中共中央办公厅代管。

        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在一份调研报告中认为,中国现行保密管理体制和机构设置不尽合理,保密工作部门缺乏具体管理职能定位,机构不在行政序列,保密工作部门制定的保密法配套办法,大多由党内法规和一些规范性文件构成,与依法行政的要求不相适应。

        因此,修订草案一审稿中由“国家保密工作部门”改为“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明确了保密部门的行政主体地位。

    • 一审草案曾特别规定,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依法开展泄密、窃密案件调查时,互联网和电信营运商、服务商应当提供技术保障和日志记录。

        由于这一规定存在违反《宪法》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国家安全机关行使公安机关的侦查、拘留、预审和执行逮捕的职权的决定》的嫌疑,一审之后,这一条款即被删除。

    • 但二审稿保留了另外一款规定,即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服务商发现公共信息网络所传输的信息涉及泄露国家秘密的,应当向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报告,并根据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的要求,删除泄露国家秘密的信息。

        对此也有很多争议。有电信运营商和相关主管部门指出,运营商、服务商无权对网络总传输的信息和数据进行审查和拦截,让他们承担发现、报告泄密信息的义务导致“权责不一致”。而且,运营商、服务商的工作人员也缺乏判断是否涉及泄密的专业知识和能力。

    • 全国人大常委会一些委员也认为,要求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服务商主动发现和报告涉及泄密的信息,会使公民的个人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到侵害。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石泰峰则表示,在健全完善保密制度的时候要严格遵循法治原则,“一个机构行使什么权力,要按照现行相关法律和机构性质、职能来界定,目前草案中赋予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的职权与这个机构自身的性质、职能不完全吻合。”

        陈斯喜委员也认为,赋予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制定保密规章和国家保密技术标准很有必要。但是,按照《立法法》规定,只有国务院各部委和具有行政管理职能的直属机构才能制定规章。而目前的国家保密局是中办管理的机构,还不是国务院的直属机构,未来首先要解决国家保密局的地位问题。

        对于从事涉密业务的企事业单位的保密资质问题,一审稿中规定,由保密行政管理部门负责审查授予。由于这涉及行政许可的设定,在一审中引起争议,二审稿对此作了回避,只规定相关保密安全审查的“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

  • tags: b保密法修订, d定密行为, j解密, x泄密责任, b保密机关立场, g官员言论, x新闻综述

    • 一些常委会委员和部门提出,国家秘密的范围比较宽泛、定密标准不明确,不便于掌握执行。考虑到秘密事项应当区分国家秘密、工作秘密和商业秘密,草案对“什么是国家秘密”作出了明确规定:“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事项,一旦泄露可能损害国家在政治、经济、国防等领域的安全和利益的,应当确定为国家秘密”。
    • 我国存在着定密过多、过乱的问题。一个乡政府也可以定一个绝密级文件。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周汉华建议,对定密主体作出限定,至少应限定绝密、机密级国家秘密的定密主体,如列举一定行政级别以上的机关、单位才可以确定绝密、机密。

        修订草案吸纳了相关意见,严格限定了定密层级和定密权限,“确定国家秘密的级别,应当遵守定密权限。”“中央国家机关、省级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单位可以确定绝密级、机密级和秘密级国家秘密;设区的市、自治州一级的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单位可以确定机密级和秘密级国家秘密。具体的定密权限由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规定。”

    • 此前,国家保密局曾在媒体上公开表示,只有先把密定准了,才能做到既保障国家信息安全,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又促进政府信息公开和信息资源合理利用,保障人民群众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 湖南省政府办公厅的一位官员说,不该保密的文件被定了密,显然给保密工作增加了难度,提高了保密成本。他举例说,某市委下发的一份关于向先进人物学习的文件竟然也加密,足见保密文件的泛滥程度。
    • 针对密级的“一定终身”,修订草案明确,国家秘密的保密期限,除另有规定外,绝密级不超过30年,机密级不超过20年,秘密级不超过10年。

        修订草案还对及时解密的条件作出规定:机关、单位应当根据工作需要,确定具体的保密期限、解密时间或者解密条件。机关、单位对在决定和处理有关事项工作过程中确定需要保密的事项,根据工作需要决定公开的,正式公布时即视为解密。

    • 对于泄密事件的处理,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此前规定了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的罚款权。对此,常委会委员张学忠认为,这种方式“不够严肃”。“这些罚款少的1000元,多则几千元,且不说这种方式能否起到震慑作用,这种规定在国家层面的法律中出现,显得不够严肃。”

        不少社会公众也认为,用罚款的办法难以解决保密问题,应当通过督促机关、单位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予以处理来解决保密责任问题,维护保密法的严肃性。修订草案对此作出了相应修改,规定机关、单位违反本法规定,发生重大泄密案件的,由有关机关依法对负有责任的领导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不适用处分的人员,由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督促其主管部门予以处理。

    • 为进一步增强保密意识,强化保密责任,修订草案将涉密计算机、涉密存储设备接入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等12种情形列为违规行为,并规定:“国家秘密受法律保护。”“任何危害国家秘密安全的行为,都必须受到法律追究。”
  • tags: b保密法修订, d定密行为, x续密行为, l立法意图, f非官法媒体, p批评, g国家秘密与公信力

    • 修订草案对此有设想,就是从尝试定义国家秘密开始,给出国家秘密从定密到解除、从原则到例外的流程。草案的着眼点在于程序,是对长时间延续下来的保密操作的明确化,对公众理解国家秘密有帮助。有密有解的可能性有所增加,混乱的保密执行有望得以规范。
    • 对修订法草案还可有另外的视角,可概括为“一个定义、两种权力”,即:何谓国家秘密,以及定密权与续密权。定义的范围比较广泛,弹性极大。即便对国家秘密规定了限期解除,但只要存在续密权,且续密权本身不被审核、不能透明,秘密有期就可能被频繁地延长为秘密无期。草案逻辑考究,可谓严丝合缝,却不契合“公开为原则、保密为例外”的大趋势。
    • 有关例外的规定是草案很关键的构成,然而也因此留下“后门”,不能有力管束某些滥定国家秘密的惯常做法。同时,或提高公众对法律的使用难度,譬如,推动信息公开有可能变得更加困难,而不是像理想中那样变得更加容易。不可否认,修正草案在保密观念上有些进步,但实际效果更复杂,确实有利于巩固政府的主动地位。国家机构无必要坐拥过多秘密的情况或会合法延续。
    • 拥有过量、过度的秘密会让政府深受其累。政府的秘密越多,就必须制造新的秘密去掩盖,不能解释的就越多,对民众的侵扰和干预就越强。随着无所知的民众的挫折感倍增,对政府的信任感下降得越快。众多秘密组成一个巨大的秘密体系,政府以为将自身裹在其中会很安全,其实未必。因为治理终究以民众同意为合法性基础,有着太多秘密的政府是脆弱的。

          政府与国家秘密之间的关系需要调整,而且调整当以满足民众对阳光政府的需求为归依,这是两种不能截然分开的现实。除了观念更新,修订国家保密法当有更贴近这种现实的追求。假如让国家秘密变得更牢固或更圆滑,不仅浪费宝贵的立法机会,还将民众带入更难摆脱的“秘密”之境。国家秘密对政府是双刃剑,祛除其妨碍公众知情权的一面,始终是良法的用心所在。

  • tags: b保密法修订, d定密行为, g公安机关, l立法意图, l立法者解释, l立法协调, tozotero

    • 通过了修订后的《保守国家秘密法》,将定密权上收至市、州一级机关,改变了过去乡镇政府都可定密的历史。
    • 对公安、国家安全机关的定密权限没有明确,赋予特殊定密权限。
    • 新修改的保密法中规定,设区的市、自治州一级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单位可以确定机密级和秘密级国家秘密;
    • 公安、国家安全机关在其工作范围内按照规定的权限确定国家秘密的密级。
    •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家法室副主任孙镇平在回答南方都市报记者提问时表示,该规定是为了防止目前定密过多、过滥的现象。作为县、乡一级机关产生国家秘密相对较少,没有规定赋予它们定密权,主要考虑到这些信息能够促进普通群众的生产、生活和社会经济活动,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要求相互呼应。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