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5/09/2010

五月 9, 2010
  • tags: b保密法修订, r人大代表立场

    • “保密法和政府信息公开的关系很难处理。”辜胜阻委员表示,定密一定要科学,该定的必须定,不该定的不准定。个别部门希望把自己的事情弄得很神秘,定密的积极性很高,最后又不依法执行。辜胜阻表示,机关、单位违反本法规定,对应当定密的事项不定密,或者对不应当定密的事项定密,造成严重后果的,由有关机关、单位依法直接追究责任。
  • tags: b保密法修订, x新法律, d党领导立场, l立法意图, g官方媒体

    • 吴邦国说,针对保密工作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常委会本着积极防范、突出重点、依法管理的原则,对保守国家秘密法作了全面修改,增加了涉密信息系统保密措施,完善了国家秘密的确定、变更和解除等管理制度,强化了保密法律责任,有利于加强新形势下的保密工作,更好地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
  • tags: b保密法修订, g官方媒体, j解密, b保密机关立场, l立法者解释

    • 随着10月1日新法的实施,30年前的国家秘密是不是就自行解密了?

        孙镇平表示,如果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话,立档单位应该进行解密,由档案管理部门按照相关的规定进行解密。但他表示,这个解密不意味着公开。作为公民,可以通过正常的渠道申请获得这些信息。

    • 国家保密局副局长杜永胜今天透露,随着修改后的保守国家秘密法的实施,负责定密的机关、单位应当依照新法的规定,对国家秘密的确定、变更以及解除进行一次清理
  • tags: b保密法修订, g官方媒体, l立法历史

    • 修改后的保守国家秘密法对保密期限提出了明确要求,“应当根据事项的性质和特点,按照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的需要,限定在必要的期限内;不能确定期限的,应当确定解密的条件”。

        新法指出,国家秘密的保密期限,除另有规定外,绝密级不超过三十年,机密级不超过二十年,秘密级不超过十年。

        新法还对及时解密的条件作出了规定:机关、单位应当根据工作需要,确定具体的保密期限、解密时间或者解密条件。机关、单位对在决定和处理有关事项工作过程中确定需要保密的事项,根据工作需要决定公开的,正式公布时即视为解密。

    • 新法明确规定,中央国家机关、省级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单位可以确定绝密级、机密级和秘密级国家秘密;设区的市、自治州一级的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单位可以确定机密级和秘密级国家秘密。同时规定,具体的定密权限、授权范围由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规定。

        新法还规定,机关、单位执行上级确定的国家秘密事项,需要定密的,根据所执行的国家秘密事项的密级确定。下级机关、单位认为本机关、本单位产生的有关定密事项属于上级机关、单位的定密权限,应当先行采取保密措施,并立即报请上级机关、单位确定;没有上级机关、单位的,应当立即提请有相应定密权限的业务主管部门或者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确定。

        同时,考虑到公安、国家安全机关工作的特殊性,新法规定:公安、国家安全机关在其工作范围内按照规定的权限确定国家秘密的密级。

    • 近年来,有关部门动辄以“机密”、“秘密”为由拒绝信息公开,从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公民的知情权。审议过程中,有些常委委员提出,属于保密的事项,应当严格保密;属于依法公开的事项,应当公开。修改后的保守国家秘密法体现了这一精神。

        新法力求对保密和政府信息公开的关系进行妥善处理,在总则中增加条款:“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公开的事项,应当依法公开。”

    • 修改后的保守国家秘密法在法律责任中增加条款,督促机关、单位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予以处理,来解决保密责任问题,维护保密法的严肃性。
    • 新法明确,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依法给予处分:
    • 非法获取、持有国家秘密载体的
    • 在私人交往和通信中涉及国家秘密的
    • 新法还规定,机关、单位违反本法规定,发生重大泄密案件的,由有关机关、单位依法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不适用处分的人员,由保密行政管理部门督促其主管部门予以处理
    • 新法还进一步强化了机关、单位的定密责任,以预防和减少不依法履行定密职责的情况。机关、单位违反本法规定,对应当定密的事项不定密,或者对不应当定密的事项定密,造成严重后果的,由有关机关、单位依法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
  • tags: b保密法修订, g官方媒体, l立法历史, b部门利益渗入立法, z最高人民检察院

    • 在审议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的过程中,有的常委会委员、部门和地方提出,修订草案对涉密人员的义务作了规定,也要相应规定保护其合法权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经同内务司法委员会、国务院法制办、国家保密局研究,赞成上述意见。
    • 针对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商、服务商应当配合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对泄密案件进行调查的相关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检察机关依法对泄密案件进行调查,也需要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商、服务商予以配合,应对此作出规定。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经同内务司法委员会、国务院法制办、国家保密局研究,建议将相关规定修改为:互联网及其他公共信息网络运营商、服务商应当配合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检察机关对泄密案件进行调查。

    • 有些常委会委员建议,对定密范围、定密程序、解密审查等问题作出更为明确的规定。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经同内务司法委员会、国务院法制办、国家保密局研究,这些问题可在实施办法中作出具体规定,建议由国务院及其有关部门及时出台配套性法规和相关措施
  • tags: b保密法修订, x新法律, f法学家立场, s商业秘密, g国家秘密定义, w外国的做法, s涉信息公开立法, b部委规章, f法律冲突

    • 在一些市场经济发达国家,已有专门的法律来保护商业机密,单就立法而言,中国与发达国家尚有不小的差距。这也导致了一个后果,一旦出现了涉及商业机密泄漏的问题,执法者往往难以找到适用的法律条文来予以量刑。

      “现在国际上有一些国家坚持认为中国不属于市场经济国家,其中一个主要的观点,就是中国把商业秘密定义为国家秘密。”周汉华研究员表示,“我觉得这方面应有所改变,不要授人以柄。”

    • 与如何区分商业机密与国家机密直接相关的另一个核心问题是: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是否属于定密主体?它们是否具备定密权?
    • 按照法律规定,定密权属国家权力的一种延伸,而企业不管是国有企业还是民营企业,并非国家权力机构。“在二审稿中,为纠正过去定密主体缺乏明晰、定密过多过滥的问题,对于定密权,其实是上收的。”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表示。

      本次通过的修订后的保密法第十三条也明确规定:“中央国家机关、省级机关及其授权的机关、单位可以确定绝密级、机密级和秘密级国家机密。”

    • 但由于现行的管理体制,国有企业尤其是央企都具备一定的行政级别,这就使得这类企业也相应具备了定密权。

      “现在延伸到一些单位,实际上是一种授权。”一位熟悉起草过程的相关人士说。比如中石化、中石油及国有商业银行等,这些企业都属事关国民经济安全的战略型央企,按照其行政级别,都具有指定国家机密的权力。

    • 不过,随着国有企业改革的推进,央企废除行政级别已成为未来改革的一个侧重点,那么这些国有企业尤其央企,未来是否仍具有定密权,就成为颇为复杂的问题。
    • 近日,国资委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中央企业商业秘密保护暂行规定》。据国资委相关人士表示,该规定是国资委基于“广泛调研、反复讨论、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历时半年多时间起草出台的,是我国第一部关于商业秘密保护的部门规章。

      在这部《暂行规定》中,明确了央企自身具有商业机密的定密权。第十二条规定:“中央企业商业秘密及其密级、保密期限和知悉范围,由产生该事项的业务部门拟定,主管领导审批,保密办公室备案。”

    • 对于国家机密,则在第十一条做出了规定:“因国家秘密范围调整,中央企业商业秘密需要变更为国家秘密的,必须依法定程序将其确定为国家秘密。”

      这就在程序上厘清了央企对于商业机密与国家机密之间不同的定密权。随着新法的实施,负责定密的机关、单位应当依照规定,对国家秘密的确定、变更以及解除进行一次清理。这也就意味着,包括央企在内的众多定密主体,将重新明确自己在保密领域自身的新角色。

    • 不过,有识者进一步提出,拥有定密权的主体应该在定密的过程中强调专业性。

      “希望有一个科学定密制度,这是高度职业化、专业化的问题。就是说,定密一定要科学定密,该定的必须定,不该定的不准定。”在参与审议的辜胜阻委员看来,若要保证这部法律的严肃性,非常重要的还在于定密责任,要科学定密

  • tags: b保密法修订, x新法律, f非官方媒体, l立法历史, d大员言论, l类似个案, g国家秘密定义, x泄密责任, s涉国家秘密诉讼, f法学家立场, l立法背景, s商业秘密

    • 4月29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闭幕。在下午举行的全体会议上,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守国家秘密法》以144票赞成、3票反对、3票弃权得以通过。
    • “目前,信息公开与信息安全之间出现了一些矛盾冲突,国家秘密的确定、变更、解除等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 国家保密局副局长杜永胜表示
    • 关于国家秘密的界定,在历次审议中,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修订前的保密法,由于对国家秘密定义过于原则和宽泛,几乎所有事项都可以被都纳入到国家秘密之中;在定秘主体资格及权限上,也没有严格规范和限制。

      去年爆发的“力拓案”,则以一种颇为戏剧性的方式,将此疏漏呈现在公众面前。引发了商业领域中国家机密与商业机密如何界定、企业是否具有定秘权这样的讨论。

      新通过的修订后的保密法中,对上述问题都作出了规定。据杜永胜介绍,该法将在今年10月1日实施。

    • 在此次通过的《保密法》中,详细具体开列了七项“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事项,以明晰“国家机密”的范围。

      其中第四项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秘密事项”,第五项是“科学技术中的秘密事项”。曾有法学专家表示,因这两项中很多属于商业秘密,是否可以删除这两项,将其归入“商业机密”中。但最终,这种意见并未被立法者所采纳。

      “如果是作为商业秘密,就由企业进行管理。但是如果作为国家秘密,要按照国家的秘密进行管理”。上述人士表示。

    • 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关于《保密法(修订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中,一些常委会委员和部门提出,“修订草案规定的国家秘密的范围比较宽泛、定密标准不明确,不便于掌握执行”。

      对此问题的探讨,在《保密法》的三次修订中都有涉及。

      在此前的一审稿中,对有关国家秘密的规定仍较为宽泛,在征询意见时,就有一些委员和部门明确表示“不易掌握执行”,更有委员提出,秘密事项应当区分国家秘密、工作秘密和商业秘密。

      在此后提交常委会会议审议的修订草案二审稿中,对于上述问题有了重要修改,将秘密事项区分为国家秘密、工作秘密和商业秘密,并对什么是国家秘密作出了明确规定。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会同相关部门,同时建议在修订草案二审稿第九条第一款中增加“涉及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事项,一旦泄露可能损害国家在政治、经济、国防等领域的安全和利益的,应当确定为国家机密”的法律条文

    • 据熟悉起草过程的相关人士介绍,在修订草案中,除了国家秘密外,对于工作秘密并没有单独予以规定,而是依照公务员法中相应的规定来执行。
    • 最难认定和界别的,则是商业秘密。虽然商业秘密主要涉及商业利益方面的问题,但有些商业秘密本身就是国家秘密,特别是央企在对外的谈判、招投标过程中,一些标的本身就具有两重性,一重是国家秘密,一重是商业秘密。

      提及保密法的这一修订,绕不开“力拓案”。

    • 2009年7月,上海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窃取中国国家机密罪”逮捕包括胡士泰等在内的力拓上海办事处的4名员工。当时,双方争执的焦点之一,就是此案的定性。力拓方辩护律师表示,其当事人非法获取的是国有钢铁公司的商业秘密,这在刑法上不属国家秘密范围,不构成危害国家安全。

      3月29日,纷扰近一年的“力拓案”终落下帷幕。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胡士泰等四人被认定犯有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侵犯商业秘密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4年至7年,没收财产和罚金人民币70万到52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法院最终是以“侵犯商业秘密罪”而非此前的“涉嫌窃取国家机密罪”为此案定罪的。

    • “此案对当时正在修订中的保守国家秘密法相关条款的起草有一定的影响,很多专家也认为何为商业机密、何为国家机密应有一个明晰界定。”一位不愿具名的曾参与保密法修订讨论的法学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

      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介绍,由于中国目前还没有制定专门的商业机密保护法,遇到问题,一般依照刑法第219条的“侵犯商业秘密罪”论处,或是直接依照保守国家秘密法论处。

  • tags: b保密法修订, x新法律, b半官方媒体, b保密机关立场, r人大代表立场, l立法者解释, x信息公开诉讼, s受案范围, d定密纠纷, j解密, g改变密级, d大员言论

    • 国家保密局政策法规司司长张勇今天明确表示:“对于不属于国家秘密的事项,如果个别单位以保密为借口拒绝让公民查阅,是不妥当的,而且也不符合保密法的立法精神。
    •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家法室副主任孙镇平指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要求行政机关在进行政府信息公开的时候,必须要进行保密审查。即公开的信息不得涉及到国家秘密,以及商业秘密、个人隐私,否则应当承担法律责任。“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对公开的方式、公开的程序、公开的保障以及救济途径,都有明确规定。
    • 因此公民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时候,如果行政机关以保密为由拒绝公开,可以进行行政复议,也可以进行行政诉讼。”他说。
    • 孙镇平说,在保密期限范围内,如果保密期限范围因为调整变化不再作为国家秘密事项,或者公开后不会损害国家安全和利益,不需要保密的,也可以提前解密。需要继续保密的,应当延长保密期限。

          对于保密期限“另有规定”的,孙镇平解释说,这个“另有规定”指的是除了原则性的保密期限以外,也有个别保密期限为长期的,还有提前解密、延长保密期限。还有在重大决策或者工作过程中应当保密,或者在一些情况下根据工作需要进行公开的情况,也作出相关规定,从正式公布、公开之日起视为解密。

    • 新法实施以后,原有的定密是否要清理?对此,国家保密局副局长杜永胜说,保密法在今年10月1日实施以后,负责定密的机关、单位应当依照保密法修订案的规定,对国家秘密的确定、变更以及解除进行一次清理。这项工作什么时候开始、如何开始,将在法律实施过程中进一步研究和部署。
  • tags: b保密法修订, f非官方媒体, m媒体与记者立场

    • 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始以无数像我这样的人民的名义,审议这部规制了我们20年的法律,我想告诉以我等公民的名义进行审议的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们,作为一个非官非兵几乎从不涉密的普通公民,我对修订之后的保密法,有一个小小的心愿:国家秘密不再让我感到神秘,更不能让我感到恐惧
    • 一切负有保守国家秘密义务的国家机关、武装力量、政党、社会团体的头头脑脑们,不能以国家秘密为借口,将本来应该让我知道的事情,瞒得严严实实,将本来应该在太阳底下公之于众的信息,搞得神秘兮兮的,连问都不能问
    • 我希望修订之后的保密法尊重我的知情权,除了满足周知世界的一己之私,还有期待我们的政府更为法治的考虑。我们的政府早已通过总理宣读过一份简称为“法治政府纲要”的承诺书,答应按照法治政府的定义,还我们一个廉洁的政府、高效的政府、透明的政府、守信的政府。正因为此,国务院颁布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让我们拿起知情权的鞭子,督促政府往公开、廉洁、高效、信用的方向跑。
    • 我希望国家秘密不再让我感到恐惧,不是要求修订之后的保密法放弃必不可少的暴力机器,而是希望暴力机器不要盗用国家秘密的名义,随意侵害我的个人权利,干涉我的隐私,妨碍我的生活。什么样的信息才是国家秘密?国家秘密的密级谁说了算?什么样的行为可能导致国家秘密的泄漏?等等这些问题都得说清楚。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组成人员们,你们需要避免我日后可能的麻烦。你们不能让我看着弹性空间甚大的法律条文,听专司保密调查的机构和个人,任意解释,随意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们也不能让你们审议通过的这份法律文件,对涉密问题规定得过于笼统,使我无法厘清自己行为的边界,让我一不小心瞥见红头文件的时候,就手足无措,担心自己刺探了国家秘密,浑身不自在。面对一部分官方资讯,我希望它们不再是“皇帝的新装”,看得,说不得。我不愿意泄密,也不愿意因为恐惧而放弃言论自由的权利,为了保守天下人都知道的所谓“国家秘密”,而扼住自己的喉咙。
    • 我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我有知情的权利。我希望修订之后的保密法,不要让我这样的普通公民,一听见“国家秘密”四个字,就心生鬼魅,感到恐惧
  • tags: b保密法修订, x新法律, f非官方媒体, d定密行为, j解密, x行政责任

    • 加强对定密人员失职的处罚力度,“违反规定,对应当定密的事项不定密,或者对不应当定密的事项定密,造成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处分”。
  • tags: b保密法修订, x行政责任, l立法协调, f非官方媒体, p批评, l立法建议, d定密纠纷

    • 4月27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分组审议《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达列力汗·马米汗委员建议,建立解密审查制度。许振超委员建议,拒绝公开应当依法公开的信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也应追究责任。这两条确实应当写入保密法中。
    • 本次修订国家保密法,应致力于改变这种局面。修订草案需要对政府各个部门确立关于保密和解密的基本规则,要求它门把必须保密的范围控制在最小限度,并在没有保密必要的情况下立刻解密。但即便这样的法律开始实施,有些政府部门也还是会本能地倾向于扩大保密范围,或者即便到了保密期限,也不愿意公开相关文书。

       立法者因此有必要对此设计出相关制度,破解这一难题。追究拒绝公开应当依法公开信息者的责任,因此是必要的。

    • 如何确定什么样的信息属于应当依法公开、应当解密的范围,当保密机关与其他机关或公民对此有不同看法时,谁来裁判?
    • “解密审查制度”或者说“保密事项复审制度”,可能是可取的办法。现有草案在这个方面的规定也有待商榷。根据此前公布的征求意见稿第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对是否属于国家秘密或者属于何种密级有争议的,由国家保密行政管理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保密行政管理部门决定。” 也就是说,把裁决是否属于秘密的权力,完全赋予中央、省市两级保密行证管理部门。而且,该条款也没有规定,对本应解密而相关机关没有解密的做法,其他政府机关或民众是否可以提出异议,又能通过什么样的渠道提出异议,最终又由谁来解决。
    • 建议设立更加中立、也更加公正的保密复审机构或解密审查机构。这个机构中可以包括保密行证管理部门负责人,但也应当包括那些可以增加这一复审程序可信性的人员,比如同级别司法机关负责人,或人大相关部门负责人。甚至可以规定,其他政府机关和公民与定密机关一旦发生争议,可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没有救济就没有权利。如果救济只局限于行政系统内部,这样的救济是不完善的。保密是政府的工作所需,获得信息是公民的权利,平衡这两者,需要可信的程序和制度安排。本次保密法修订应当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 tags: b保密法修订, l立法历史

  • tags: b保密法修订, r人大代表立场, f法学家立场, x行政责任, l立法历史, l立法路径, l立法背景

    • 第二次审议保密法修订草案,此次修订在诸多方面作出重大修改,涉及到区分国家秘密和商业秘密、上收定密权、设定保密期限以及取消一审草案中保密部门的行政许可权、调查权和罚款权等。

       曾多次参与保密法修订工作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周汉华对此给予很高评价,认为二审草案相对一审草案有很大进步。

       保密人员脱密期不得泄密

       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昨日第二次审议保密法修订草案,在上次审议中,常委会委员认为管理好涉密人员是做好保密工作的核心,一些部门和公众也表达了对这点的期待。二审草案对此给予回应。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孙安民表示,法律委员会经同内务司法委员会、国务院法制办、国家保密局研究,建议增加相关规定

  • tags: b保密法修订, r人大代表立场, x行政责任, j解密, d定密纠纷

    • 达列力汗·马米汗委员表示,草案第19条规定了保密期限和解密,建议建立解密审查制度。他分析,在实际工作中往往可能有虽然已经到了解密期限,但未能及时解密,可能带来一些不良后果。建议增加一款“建立解密审查制度”的内容,并应当进一步确立应解密而未解密的法律责任。
    • 许振超建议,拒绝公开应当依法公开的信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也应追究责任。
  • tags: b保密法修订, r人大代表立场, x泄密责任, g国家秘密与言论自由

    • 朱永新委员认为,保密跟信息公开的关系是关键问题。他认为,信息公开是大前提,而从保障公民知情权这一宪法赋予的权利看,国家应有信息公开法。国务院2008年出台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作为行政法规权威性不如法律,“建议把信息公开法列入立法计划。在信息公开法尚未正式立法时,保守国家秘密法应该体现信息公开的基本精神。”
    • 该法部门立法的色彩,“在保密与信息公开的关系上,过分强调了保密;在法律责任问题上,强调了泄密处理,而忽视了定密失职。”
    • 来自澳门的贺一诚委员替传媒表达了对保密法的担心,草案27条关系到报刊等传媒应该遵守的有关保密规定,“在这方面,港澳台及海外媒体十分关心和担心,不知道哪些因是保密文件范围是要判刑的。”他建议法律修改通过后,国务院有关保密规定要做好宣传。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