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8/27/2010

八月 27, 2010
  • tags: x信息公开复议 g广东 case佛山物价局 p批量申请测试 w维权人士 x信息公开的功效 s申请积极分子评价 a案件背景

    • 夏楚辉在起诉广州第一巴士公司时,曾就外地残疾人乘车优惠的问题曾向省法制办提交了审查建议申请书,前天,他收到省法制办寄来的书面复函并附带了一份由省法制办和省残联共同制定的“关于采取有效措施切实贯彻《广东省扶助残疾人办法》的通知”。

        文件中称:“省法制办对夏楚辉提交的审查建议进行了认真研究,认为所反映的问题在省内部分地区亦存在,为此,省法制办会同省残联报经省人民政府同意发文要求各地级以上市人民政府采取有效措施切实贯彻《广东省扶助残疾人办法》。

        文件中指出:“要做到凡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证》的残疾人在我省各地乘坐城市市内公共交通工具时,不论户籍在何地,均可按《办法》规定享受免费或减半缴费待遇。同时,要对照《办法》规定,对行政区域内相关规范性文件进行清理、废止或修订。”

        这意味着,不仅是省内,而且是全国的持证残疾人均可在广东省享受相关优惠,夏楚辉个人的努力惠及了全国的残疾人。

        执行不力的将启动责任追究程序

        文件中还称,广东各地级以上市人民政府应当加强督查,落实相关责任追究制度,相关贯彻落实情况于2010年9月底报省法制办、省残联,省法制办、省残联将择时抽查各市执行情况。

        对执行《办法》不力的,将依据《办法》及《广东省行政机关规范性文件管理规定》启动相关监督及责任追究程序,依法追究相关单位及责任人的责任。

    • 夏楚辉为什么要这样做?记者昨天电话采访了夏楚辉。

        “我有股牛脾气,别人叫我阿牛”

        夏楚辉称自己的性格很倔强,有一股牛脾气,连小名也叫阿牛。“其实,我就想通过法律手段来促使政府依法行政,也是为了向公交司机证明我不是想仗着自己是残疾人就耍无赖,拒交车费是政府给予我的合法权利。

        一些公交公司经常说政府没有给财政补贴,所以拒绝给残疾人提供优惠,也许他们有难处,但是有没有给补贴不关残疾人的事,我们的权利是法律赋予的。”

        “我不需要别人同情,支撑我的是法律”

        夏楚辉说,“的确,在这个世界上,肯定有很多人对残疾人施冷眼,也有很多人同情我们,对于我的维权的行为,还有人说我是为了出名,其实,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是为了争一口气,比较较真而已。

        还有,权利本来就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为什么不去争取呢?我觉得应该从每个人做起,如果大家都积极维权,那么整个社会就变得更公平更公正。我在这条路上走得很有成就感,我感到自己在成长,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我,我的一个理念是,作为一个残疾人,我的确是不幸的,但作为一个在法治社会中的人,我又是幸运的,在这个社会中,我不需要别人同情,支撑我的是法律。

  • tags: x信息公开复议 g广东 case佛山物价局 p批量申请测试 w维权人士

    • “我不服气,2007年实施的《广东省残疾人扶助办法》写明残疾人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可以享受至少半价的优惠。我不缺那一两元,可我觉得那是法律的尊严。”就在第二天,夏楚辉揣着从车上撕下来的一张公交车票来到了广州市工商局投诉,要求第一巴士公司退回多收的1元。
    • 从广州市工商局走出来,夏楚辉照样拖着义肢走到邮局寄了一封《信息公开申请书》,收信人是“广东省人民政府”——他要求广东省政府在10个工作日内书面答复“凭本人《残疾人证》是否有权享受广州市内公共交通工具免费或者减半缴费优惠”等。
    • 我想知道除广州之外的其他地级市都是如何处理残疾人乘车优惠的。”昨日,夏楚辉说,隔了5天后,也就是在2008年11月29日,回到揭阳家乡的他再向全省21个地级市寄出了21封信息公开申请书。
    • 等待……广州市工商局没有答复。于是,在2009年2月,夏楚辉把对方告上了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法院的判决确认广州市工商局回复超时行为违法。这个事件被多家媒体广泛报道,称为“一元官司”。
    • 时隔一月,2008年年底,广东省政府以及深圳、揭阳等14个地级市都没在期限内书面回复,夏楚辉分别向广东省政府提起了15宗行政复议。
    • 粤府行复[2009]1号的第八页上写明“确认被申请人(广东省人民政府)未在法定期限内履行给申请人书面告知的义务……违反了《信息公开条例》。”夏楚辉有点激动,“这等于省政府认定自己做错了。”他之前设想过很多结果,但“知错认错”的广东省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到来时他还是“很意外”
    • 除省政府外,广州、佛山、深圳、珠海、江门、中山、东莞、茂名、潮州、清远、汕尾、梅州、湛江这13个地级市市政府都被确认“未在法定期限内依法履行给申请人书面告知的义务”
    • 记者拨通了广东省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唐良均的电话。记者直接抛出了一个问题“做出这样的决定,等同于自我认错么?”

        “省政府错了,一样要承担责任。(省政府的)态度很明确,有错就改、依法行政、职责所系。”唐良均简要地回应称。

    • 武汉维权人士黄志宏:广东省政府勇于承认错误,有别于一些政府为了掩盖错误不惜用更多的错误来掩盖的做法。

        湖南天戈律师事务所罗秋林律师:肯定广东省政府勇于承担自己的错误,这是一种有担当、有责任的政府体现。根据《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的规定,省政府对自己的行为自查自纠。老百姓觉得很惊讶“怎么省政府自己认错了”,但其实这在法律上并不新奇。在法治过程中,这种态度也是一种进步。

  • tags: x信息公开复议 g广东 case佛山物价局 p批量申请测试 w维权人士 s申请行为与询问行为

    • 把“一元官司”折腾成向省政府和21个地级市政府申请公开信息,再到提起15宗行政复议,揭阳二级残疾人夏楚辉昨天终于松了口气———广东省政府做出复议决定,称政府超期回复行为违反《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 2009年2月,他将广州市工商局告上广州天河区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理由是工商部门未能在法定期限内对他的投诉作出答复。随后法院作出判决,确认广州市工商局回复超时行为违法。但鉴于工商部门已在诉讼期间给予夏楚辉答复,故无需再重新调查。
    • 2008年11月底,他向省政府寄送了一封《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广东省政府在10个工作日内依法书面答复两个问题:一是凭本人《残疾人证》是否有权享受广州市内公共交通工具免费或者减半缴费优惠?无法享受优惠时该如何处理?二是《扶助残疾人办法》在广东省内的实施情况如何?
    • 接着,他又萌发了向全省所有地级市了解残疾人是否能优惠乘车的想法。

        夏楚辉回到揭阳后,又花80多元向全省21个地级市政府寄去了《信息公开申请书》挂号信,询问自己究竟能否在当地享受公交优惠。

    • “惠州市是第一个电话联系我的。按照惠州市残联的说法,惠州市政府关于残疾人的扶助办法尚未出台,以省政府的《广东省残疾人扶助办法》为准。”

        夏楚辉说,最满意的是汕头市的答复,内容多达3页,说根据《汕头市扶助残疾人办法》,户籍不在本市行政区域内的,凭《残疾人证》即可免费或者减半乘坐市内公共汽车与渡船。

        “还有的回应称不明确,而大多数则没有答复。”

        “按正常期限应该在15天内给我回复,可省政府和其他14个地级市政府却没有按期回复”。夏楚辉决定较真到底。

    • 2008年12月底,他就超期答复一事,分别向省政府提起了15宗行政复议。

        去年2月,省政府行政复议办回复称,因案涉法律适用问题,即如何界定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行为与信访行为的有关问题,需请示国务院法制办,故中止了行政复议。

        今年5月28日,夏先生收到了来自广东省政府行政复议办公室的来函《恢复行政复议审查通知书》,称“中止的原因已消除,本府决定:从2010年5月25日恢复对上述15宗复议案的审查。”

    • 昨天,羊城晚报记者获悉,夏楚辉已经收到了省政府的复议决定。

        “决定中称,收到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后,省政府领导对此案高度重视,派专人会同省法制办、省残联等有关部门多次约见申请人并进行了专门座谈和解答。但是,省政府应当在15日内书面告知处理情况,虽然省政府已经委托省残联在法定期限内电话告知夏先生有关处理情况,但是不符合申请人所要求的书面形式。虽然省残联在2009年7月9日作出了书面答复并送达了申请人,但该答复已超过法定期限,违反了《信息公开条例》。”

    • 除了省政府外,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江门、中山、东莞、茂名、潮州、清远、汕尾、梅州、湛江都被确认违反《信息公开条例》(揭阳复议案当事人已撤诉)。省政府还就政府公开的申请也一并作出了答复,在答复中称,《省扶助残疾人办法》作为广东省政府的规章,一经颁布,自2007年5月1日起在全省范围内全面实施,至于具体的“在广东省内的实施情况如何”,省政府则需要进行全省执法检查后才能掌握,这并非省政府一经请求便可立即公开的信息。
    • 羊城晚报:把“一元官司”折腾成向省政府和21个地级市政府申请公开信息,再到提起15宗行政复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夏楚辉:起初我是很气愤,通过深入了解,发现很多地方在保障残疾人交通福利方面都没有落实。恰好国家出台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我就想到了通过政府信息公开来了解各地是否能给我享受公交优惠,也是为了向公交司机证明我不是想仗着自己是残疾人就耍无赖,拒交车费是政府给予的合法权利。

    • 羊城晚报:如今等到了这样的复议结果,你满意吗?

        夏楚辉:其实,起初我对结果一直是不看好,但我想公民的力量能推动更高效的政府,相信有了这次事件之后,政府会更及时地答复申请人。我真的没有想到最后能有这样的复议结果,出乎意料,政府拿出了承认错误的勇气,让我感受到了阳光政府的态度。我很满意。

  • tags: s商业秘密 t通信管理 f福建

    • 2008年,福州一市民向福建省通信管理局申请公开月租费成本,被答复说月租成本是商业秘密,不在政府信息公开范围;2009年,北京一律师根据反垄断法再告月租费
    • 长期关注手机资费问题的福建省委党校法学教研部副教授王利平认为:“手机月租费的继续收取,已经让运营商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理应彻底取消月租费。”

      王利平认为,月租费不管是视为政府定价,还是视为占据事实垄断地位的企业定价,其成本都难以被确定为商业秘密。“如果消费者没有知情权,也就难以有效维护自己的权益。”

  • tags: b北京 x信息公开诉讼 y原告资格 l利害关系 h环境信息公开 f法院公然违法 case北京垃圾焚烧

    • 海淀法院认为,行政诉讼的原告,应与被诉具体行政行为之间有利害关系
    • 海淀法院认为杨女士没有诉讼资格,驳回起诉
    • 杨女士说将上诉。她认为,根据规定,距离医疗垃圾焚烧厂800米以内,不可能有居民居住,如果800米以外没有诉讼资格,那就是没有人对医疗垃圾焚烧厂有诉讼资格。

        杨女士的律师张浩认为,医疗垃圾焚烧厂距离居民区800米,是一个应然的规定,而实际上,在焚烧厂周围数千米的居民都会受到影响,这些居民应该有诉讼资格。

  • tags: b北京 x信息公开诉讼 y原告资格 l利害关系 h环境信息公开 f法院公然违法 case北京垃圾焚烧

    • 例如朝阳区居民赵蕾和杨女士,二人针对同一个对象——高安屯医疗垃圾焚烧厂而打的两场官司,一审都以败诉告终,为公民环境维权平添了几丝悲凉。
    • 类似厦门“PX项目”事件和广州番禺垃圾焚烧事件,都折射出公民维护环境权益的蓬勃生机,同时也隐含着地方政府遵从民意、寻求善治的良好意愿。但这样的范例并非总能被复制。再富有活力的公民行动,只有建立在政府持之以恒的执法和司法没有偏私的矫正基石上,才能实现环境正义的目的。
    • 公民环境维权的最大困境,恰缘于政府执法的偏私以及司法矫正的无力。
    • 这个焚烧厂却是靠着环保局连续9次颁发的有效期为半年的“临时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开工,如此变相违法审批很难说是环保部门的一时“疏忽”
    • 对于杨女士提出的有关信息公开申请,环保局则因“焚烧厂因设备测试,各项数据不稳定,不具备监测条件”,所以没有要求其提供监测数据,言语之间执法部门与被监管对象“情同一家”,个中利益纠葛着实叫人猜不透。只是照此逻辑,大概所有的环保部门都可以推卸掉此项职责了。
    • 在赵蕾的诉讼中,法院的判决让我们明白:垃圾厂周边居民负有“容忍义务”,这意味着住在垃圾厂周边的公民,将无法获得环境权的眷顾
    • 杨女士的诉讼中,法院更是以“距离大于800米”的单一性条款,抵消掉原告针对环保局信息不公开的所有关键性诉求,堪称四两拨千斤。
    • 环境权在公民权利谱系中的地位日益凸显,公民对自身周围环境的体察与关注,将污染环境者诉诸法律,成为现代公民展现主体精神的重要行动。只是面对备受争议的垃圾焚烧,一如既往的执法疲软,秉承地方保护的司法失职,再蓬勃的公民行动也难不受挫折。
  • tags: b北京 x信息公开诉讼 y原告资格 l利害关系 h环境信息公开 f法院公然违法 case北京垃圾焚烧

    • 昨天海淀法院做出一审裁定,法院认为,杨女士的住处距离垃圾焚烧场有2.5公里,超过了《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中规定的800米,因此裁定驳回了她的起诉。
    • 杨女士称,她在2006年入住万象新天小区,此后一直受到不明来源的烟气和臭味的侵害,不敢开窗通风,夜里经常被呛醒,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后来她才知道这些污染物来自附近的高安屯医疗垃圾焚烧场。4年来,该垃圾场一直使用市环保局颁发的临时许可证试运行。去年11月9日,她向北京市环保局提出申请,要求公开核发临时许可证所依据的法律文件、焚烧场历年检测数据及提交次数。但北京市环保局的回复中对后一项数据只字未提。今年1月7日,杨女士再次提出信息公开申请,2月23日,环保局仍然没有回复此问题。
    • 根据国务院规定,从事危险废物收集、贮存、处置的经营单位,应当领取有效期为5年的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而市环保局已经连续9次颁发了有效期为半年的“临时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属于审批违法
    • 她请求法院判决环保局向她公开高安屯医疗垃圾焚烧场从试运行以后,每次换证提交的检测数据及检测次数,以及颁发临时许可证所依据的法律文件。
    • 庭审中市环保局代理人称,高安屯医疗垃圾焚烧场因设备测试,各项数据不稳定,不具备监测条件,所以环保局没有要求其提供监测数据。此外他们称杨女士的住处距离垃圾场大约有3公里。
    • 法院审理认为,《医疗废物管理条例》中规定,医疗废物集中处置单位的贮存、处置设施,应当远离居民居住区、水源保护区和交通干道,与工厂、企业等工作场所有适当的安全防护距离,处置场选址应与这些区域距离大于800米。但杨女士居住的万象新天小区距离高安屯医疗垃圾焚烧场约2.5公里,这一距离已经远远大于800米,因此环保局对杨女士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是否进行答复以及如何答复,对杨女士的权利义务不产生实际影响,杨女士不具备提起诉讼的主体资格,裁定驳回其起诉。
    • 听到判决后,杨女士表示要上诉。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