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1/20/2010

十一月 20, 2010
  • tags: t突发污染事件公开 h环境信息公开 y隐瞒 g广东 x香港

    信报财经新闻
    P24 | 时事评论 | 大班人语 | By 郑经翰 2010-11-19

    大亚湾核电厂又发生泄漏辐射事故,这已经是过去五个月来第二次发生的意外。令人惊讶又愤怒的是,中电竟然没有汲取教训,再次犯上同一错误,就是刻意隐瞒事故,不在意外发生后第一时间通知公众,连政府也是后知后觉。要不是有人向传媒通报,在传媒再三查问下,恐怕有关消息也不会公诸于世;而更荒谬的是,中电向外界公布有关新闻时,竟然选择性通知传媒采访,其中电子传媒机构一概不获邀请,用意明显不过,就是尽量要将新闻的传播效应减低,以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当年建厂港人反对

    人命关天,大亚湾核电厂泄漏辐射事故可大可小,随时可以引致数以万计的市民丧命,或者染上不治的癌症和白血病,孕妇更可能因而胎变或早产,顺产下来的婴儿,亦会带着血癌或痴呆症来到这个世界。核电厂泄漏的辐射究竟会带来多少祸害?又会祸延多少代?问题愈说下去,愈令人不安,简直教人不敢想像。

    中电辖下全资拥有、占大亚湾核电厂联营公司四分之一股权的香港核电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绍雄,竟然说事故只属「瑕疵」,属一级事故,辐射未有泄漏出核反应堆,在八个评级中只属第二低,按国际惯例只须在每月例报中公布,只有二级以上的事故,才须即时公开。若无其事如斯,试问又岂能为广大市民接受?

    大亚湾核电厂兴建于1995 年,1986 年提出兴建计划时,遭到全港市民强烈反对,民间团体发起的签名运动,签名的市民人数更超逾一百万,可谓史无前例,至今亦后无来者。

    当时东区走廊仍未通车,但已有数以万计的市民在走廊上游行示威反对,直至89 年「六四事件」期间,类似的场面才再度出现。

    若生意外无处可逃

    那时候,香港前途问题的争拗已经相当激烈,移民潮早已兴起,但不少不愿意离开的港人,也因为兴建大亚湾核电厂而萌生移民的念头,包括本人在内,但最终身体力行的只有詹德隆移民新加坡。不过,多年后基于实际生活问题,他亦回流香港定居。

    今天大亚湾核电厂要是真的发生事故,甚至发生爆炸,泄漏辐射的程度,一如1979 年的美国三里岛事件和1986 年的苏联切尔诺贝尔事件,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香港广大市民并不善忘,完全有权知道在在威胁着我们生命安全的大亚湾核电厂的任何意外问题,哪怕发生的意外是如何微不足道,我们都理所当然要有知情权,有关当局实在责无旁贷。

    过去二十多年来,港

    人对大亚湾核电厂一直存

    有戒心,对于大亚湾发生任何事故,我们都希望第一时间知道,以作好必要的应变准备,因为香港中心地区位于大亚湾核电厂五十公里安全范围内,一旦发生意外,全港居民将会面临一场无处逃生的浩劫。

    不错,核能发电是污染最少的发电方式,但却也是最危险的发电方式,一旦泄漏,释放出的辐射对人体伤害至大,因为人体可以容忍的辐射量只有零点五单位的人体伦琴当量,即相当于一个人在一年内接受一百次X 光照射所吸收的辐射量。

    即使是没有泄漏辐射意外,亦有研究证明,在核能机构工作的人员,因癌病和白血病致死的死亡率,远比普通人为高,实不能不令人担忧。事实证明,只要在意外中吸收辐射的人,很快便会在他们身上发现多种后遗症,包括各种癌病、白血病、糖尿病、支气管炎、心脏病、哮喘病和脱发;孕妇所受影响更大,胎变和早产是常见的现象,就是顺产的婴儿,亦会先天患上血癌和痴呆症。由此可见,核电厂发生事故绝非小事,全港七百万市民生命备受威胁,完全有权尽早知道有关详情。

    加强机制通报事故

    其实,香港的邻近地区不只一个大亚湾核电厂,还有中国政府全资拥有位于岭澳的核电厂,现时特区政府也计划在广东省多建一座核电厂,即使我们相信核电厂绝对安全,但人为的疏忽错误还是少不免,而且核电厂的数目愈多,出错的机会率自然相应提高,我们更有理由要求政府设立更紧密的监察机制,一旦有任何差池,第一时间向公众清楚交代事实全部真相。

    大亚湾每年都有意外发生,根据香港核电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绍雄透露,平均每年一至四宗,情况其实已相当严重,因为全世界核电厂最多的法国,全国共有五十九间核电厂,每年也只有七宗零至一级事故,大亚湾一间核电厂的意外频率,便竟然达到法国全国的一成半至六成,还不令人质疑其安全管理的质素和水平吗?

    大亚湾核电厂的大股东是占七成半股权的广东省政府,他们的管理思维完全脱离港人民情,经常报喜不报忧,以为即时公布泄漏辐射事故会引起公众恐慌,因此隐而不报。港方的代表陈绍雄已经默认了港方无权作主的事实,但大亚湾核电厂主要向香港供电,港人是最大的消费群,完全有权知道核电厂运作的具体的情况,何况泄漏辐射人命攸关,又岂能不向备受影响的港人交代?

    今次事件,也揭露了特区政府负责官员其实亦有失责之嫌,并非第一时间向市民公布有关事故的详情,显示现时的监管机制明显不足,必须重新检讨,由有关官员直接与内地官员联络,确保港人有绝对的知情权。在彻底解决大亚湾核电厂的安全管理问题前,政府拟于广东省兴建的另一个核电厂应该暂时搁置,以释公众疑虑。

    郑经翰

    文章编号: 201011193910062

    信报财经新闻
    P23 | 时事评论 | 香港脉搏 | By 余锦贤 2010-11-18
    标示关键字

    泄核通报要走日本模式

    大亚湾核电厂上月发生冷却系统管道出现三条裂纹,香港市民至本周才知悉事件,一众立法会议员为之哗然,群起攻之,批评中电延迟通知,更叮嘱当局日后要尽早通报。对于这个要求,中电代表说会考虑,政府倒没所谓。有政府中人私下说,这情况不过是跟随日本地震通报的轨迹,事无大小也希望当局通报;但相信结果是报得多了,大家又会变得麻木!

    对于今次事件,政府官员虽然未有公开力撑,无谓自找麻烦,但私下也指出,中电今次其实并非延迟公布,亦非有意漏报,因为按照一早的规定,评为二级或以上的核泄事故,鉴于会引起安全后果才须即时向外公布;而今次事件只属一级,5月发生的燃料棒泄漏核辐射事件则是「零」级,即「非等级」也,更是毋须即时对外公布。

    再者,自1994 年大亚湾核电厂落成以来,所有事故事无大小统统放上中电全资拥有的香港核电投资有限公司的网上,并会简略说明事故发生原因,以至发生于一个机组;只是公众近年对大亚湾的关注渐渐丢淡,便以为过去十多年来相安无事,如今一知道出了事便想必是大件事也。查实,今年年初至10 月,大亚湾一共发生过三宗事故,相较往年已经算少,如2007 年有五宗,2004 年有十宗,远至1995 年启用之初,全年便有三十五宗一级或零级事故。

    议员如今狠批,惟有说句是社会要求愈来愈高。相信以后不论一级或零级事故,都须要即时通报公众。政府中人指出,过往日本政府也有类似的经验,只是政府有见地震次数太多,所以改为四级地震或以上才向外公布,但由于公众要求增加透明度,结果哪管七级还是一级,全部向民众公布;开始时自然人人关注,但时间久了,大家也不甚了了!

    不过,以香港人「唔输蚀」的性格兼且对内地安全问题一直欠缺信心,哪管泄核危险程度是「大狼、中狼还是小狼」,最紧要资讯在手,更何况议员现在对此问题重燃兴趣、穷追猛打,中电还是最好想定办法说服大亚湾大股东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是时候要增加通报,提高透明度,让大家安心好了!

    余锦贤

    文章编号: 201011183910145

  • tags: g国家秘密 d定密行为 x信息公开诉讼 s上海 d定密标准公开

    • 今年3月,陈晓兰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向上海市卫生局申请公开这份文件,结果被卫生局拒绝,理由是该文是保密文件。
    • 129号文,究竟是一份什么文件呢?

      这一文件发布日期是2004年7月。当时,被媒体形容为“打假医生”的陈晓兰尚不出名。她写了一篇反映上海部分医院使用假冒伪劣医疗器械的文章,被网友发到网上。

      上海市主要领导在内参上看到该文,批示要求上海市卫生局予以查核。为答复领导批示,上海市卫生局发了一个129号文,向上海市政府报告“调查结果”。这份文件指出,陈晓兰的文章内容不实,并直称陈晓兰“扭曲事实真相”、“混淆视听”,并要求相关部门对其“训诫”。该文件共印发15份。

      据陈晓兰回忆,在向市政府报告之前,上海市卫生局并没有向其本人核实有关情况。事实上,网文中提到的“光量子”早在2001年被上海市药监局查实停用,相关企业也受到处罚。

      陈晓兰当时并不知道129号文的存在。一直到2004年底,她再次去北京向有关部门继续反映问题时,一位官员将这份文件拿给她看。

      原来,上海市卫生局打给市政府的129号文件,不知什么原因,落到了陈晓兰的举报对象手里。他们拿着这份文件到中央有关部门“上访”以说明陈晓兰因举报不实,被上海有关部门处理过。

      此后,陈晓兰在多家医院暗访时,也看到过贴在墙上的129号文及附件。不过,由于认为她反映的相关问题早已有定论(国家药监局就此发了两个文件,上海市药监局曾发文奖励陈晓兰两万元),她也就没有把这份文件当回事。

      陈晓兰真正意识到问题严重,是在2005年打官司时。当时,她“冒充”病人“以身试针”取证,将几家使用假冒伪劣医疗器械的医院相继告到法院。不料,这些官司大都莫名其妙地输掉了。一位法官曾善意提醒她:你的官司肯定会输,背后有许多你不知道的东西……

      有一次庭审结束之后,法官悄悄给她看了一下129号文,特别是最后一页要求相关部门“训诫”她的内容。她这才知道,原来被告医院将这份文件提交给法院了。

      值得一提的是,129号文发出之后,并没有哪个政府部门按上海市卫生局的要求“训诫”陈晓兰。相反,签发129号文的原上海市卫生局局长,很快因为某些原因被免职了。

      据陈晓兰介绍,129号文出来前几天,她听说有人要给自己“政治定性”,于是赶紧写信给当时上海市政府主管医疗的副市长,要求反映情况。这位副市长安排人接待,在听陈汇报后,当面予以肯定。

    • 输了几起官司,陈晓兰想看到那份文件。2006年,在报纸上看到政府信息可以公开,陈晓兰向上海市卫生局提出申请,要求看129号文,得到的答复是:“(129文件)属于正在调查、讨论、处理过程中的政府信息”,按规定不予公开。
    • 陈晓兰再度想起129号文,是在去年。她得知有不少人向上海市卫生局申请信息公开,结果都被拒绝。理由要么是“患方所申请公开的信息‘未明确文件名称、文号’”,要么是“所申请公开的信息‘与申请人没有利害关系’”。

      陈晓兰觉得,129号文与她个人直接相关,而且也有明确的文号及名称。再说,距离上次答复也有4年了,应该不再属于“正在调查、处理的政府信息”了吧。今年3月,她再度向上海市卫生局提出信息公开申请。此时,距129号文发出已有6年,上海市卫生局局长也已换了两位。

      结果这次陈晓兰发现,129号文摇身一变,变成“保密”文件了。

    • 陈晓兰的要求,当然又被上海市卫生局拒绝。她又向卫生部提起行政复议,也被驳回,理由同样是129号文属“保密”文件。于是,陈晓兰将上海市卫生局告上法院。
    • 上海市静安区法院对这一案件很重视,不仅没有以“涉密”为由不公开审理,相反,还安排了一个较大的法庭,审理过程全程录像,并有各界人士前来旁听。
    • 11月11日,在一个多小时的庭审中,这份129号文件成为“国家秘密”的过程,被清晰还原了出来。

      原来,陈晓兰3月向上海市卫生局就129号文提出信息公开申请之后,上海市卫生局先是告诉她要“延期答复”。然后,卫生局又为此召开了一个专题会议,认定(129号文)是“机密文件”,不得公开。

      根据会后形成的“专题会议纪要”,这个会由上海市卫生局一位副局长主持召开,参加会议的,有卫生局保密办、医政处、法规处、信息公开办等有关处室的负责人,“共同认定该文件属于国家秘密,不予公开”。

      之后,上海市卫生局在该局备存的129号文的左上角加盖了一个“机密”章,让它正式成为“国家机密”。

    • 上海市卫生局解释说:文件是打给市政府的报告,“市政府文件来的时候是机密,我们报告也应该是机密”。
    •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这意味着中国保密史出现了罕见一幕:一份曾四处传播的文件,在发出6年之后突然成了“国家机密”。而正常情况下,国家秘密的秘密性,是随着时间推移而减弱的,而一旦文件保密期限届满,就应该自行解密。

      不知是不是意识到此举有欠妥当,上海市卫生局“专题会议纪要”中,也专门提到:“针对之前我局未按公文管理有关规定和保密工作要求,及时对该文件进行定密等问题所暴露出来的薄弱环节,要求有关处室对该文件进行加密处理。同时在机关内部组织一次保密管理相关内容的学习,以提高全体职工的保密意识……”

    • 然而,让法官和被告大吃一惊的是,原告陈晓兰,当庭提交了129号文的“拍照”版,文件上并没盖“机密”章。

      原来,开庭前一天,陈晓兰在多名“证人”陪同下,来到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档案室查阅,在该院的电子文档中查到了129号文的复印件,属于“可打印信息”。不过,在陈晓兰付完费开始打印时,工作人员又表示该信息不能打印,于是陈晓兰只能对着电脑拍下照片。

      拍照之前,陈晓兰特意看了下文件是否注明“秘密”字样。发现没有后,她才敢按下快门。“否则的话,我就是泄露国家秘密。”陈晓兰说。

      之前,陈晓兰曾多次去浦东新区法院查阅过129号文件。陈晓兰解释说,这次之所以又去法院,是担心开庭之后,她可能再没有机会看到这份与她命运攸关的文件了。

      上海市卫生局当庭承认,陈晓兰所拍的照片与129号文原件内容一致。

    • 陈晓兰的代理律师斯伟江当庭提出,希望法官审查129号文到底属不属于“国家秘密”。他说,因为这份文件被说是“国家机密”,自己都没敢去看,担心泄露国家机密,被“抓进去坐几年牢”……

      法官对此未予答复,在合议半小时后,宣布此案择期判决。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