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09/14/2012

九月 14, 2012
  • tags: l立法路径 l立法背景

    •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2006年终于被列入到国务院一类立法计划,成为必须在年度内完成起草任务提起审议之法规。据了解,该条例之所以能在2006年被调为一类立法,与2006年初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常委会议上指示要加大政府信息公开力度的讲话有关。
    • “信息公开条例草案的通过快得出人意料。”大陆一位知名的经济学家称
    • 早在2000年,国务院信息化工作专家咨询委员会就受到了国务院的委托,研究如何将电子政务作为政府信息公开的切口。
    • 或许正是对中国电子政务现状的不满,有媒体曾经报道,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在视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时,对电子政务、政府网站的评价是“有用没用上”。

       

      “电子技术只是一个工具,改革才是实质。”支持信息公开的专家们相当推崇美国太平洋委员会在关于发展中国家电子政务建设的研究报告中指出的观点。

    • 其实,早在199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已成立专门机构,就政府信息公开的立法问题进行研究和探讨。2002年5月,该机构接受国务院委托着手起草政府信息公开的相关立法。
    • 有关信息方面正在起草的法规有两项,一个是《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另一个是《电子签章条例》。
    • 2003年的“SARS”爆发为信息公开法法规的面世提供了最佳背景和注脚。周汉华回忆说,“一有机会,法学界的一些学者就赶紧四处活动。”
    • 2002年,周汉华等30名学者联名提出关于制定政府信息公开法的建议。
    • 国务院信息办就此议案给全国人大的答复中,提出了一个极其现实的问题:“政府信息公开不仅仅是一个信息公开的问题,涉及到政府行政体制的改革和职能的转变。”

       

      然而,方方面面的利益纠葛构成了信息公开的一道道障碍

    • 国务院信息化办公室秦海说。而这几乎是众多政府信息中一个极为细节的部分。

       

      或许正是因为考虑到艰难性,最早考虑制定的政府信息公开法变成了目前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国务院信息化办公室给出的解释是,制定条例比较简单,耗时短,可以解决急需。

    • 另外,在问题还没有研究得很透彻,把握性不大的时候,我们一般先制定条例,在实施过程中总结经验,然后再上升到法的高度。
    • 信息化工作专家咨询委员会的专家们当时的判断是:对于政府信息公开的立法问题,中央决心很大。
    • 2002年12月27日,这部条例制定工作基本告一段落,上报到国务院法制办,等待国务院批准。2005年7月底,3年前已起草完毕的全国行政法规《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草案,被提交到国务院法制办公室,等待审议通过。
    • 周汉华透露,历史信息问题也是必须面对的问题。从上海市信息公开行政诉讼案例的特点看,由于历史原因,一些问题按照法院和政府机关的一般程序都处理不了,只能由相应的专门落实政策机构负责处理。一些官员希望信息公开规定能够不溯及既往,将历史文件完全排除在适用范围之外。

       

      “某种程度上讲,历史信息已经成为是否真正推动信息公开制度的一块试金石,政府与公众都需要严肃面对。”周说。

    • 政府信息公开立法在经历了“马拉松”式的过程后,被法学专家们戏称之为“蜗牛式”立法。从1999年中国社科院成立专门机构开始研究政府信息公开立法问题,到2002年《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起草成文”,再到2005年“走上立法轨道”,前后历时长达6年的时间。
    • 2005年6月9日,中国第一部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条例草案结束了在中央各部委征求意见的程序,进入修改阶段。在连续两年被列入三类立法计划之后,《政府信息公开条例》2006年终于被列入到国务院一类立法计划,成为必须在年度内完成起草任务提起审议之法规。
    • 这个焕然一新的设计,一度成为条例最受关注的亮点之一。但有关“首席信息官”的内容,在草案提交给国务院法制办时就被取消了。究其原因,周汉华称不得而知,他推测大概是由于条例属国务院序列的行政法规,不能规定由全国人大立法才能解决的人员安排和机构设置问题。

       

      被取消的还有另一项制度设计:信息公开委员会。在原有草案中,“信息公开委员会”是为给公众提供更多救济途径而设立的一个非常设性合议制机构。政府各部门的“首席信息官”都是委员会的委员,另一些则由有威望的专家、学者担任,全都兼职工作。公众可以就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中存在的问题,向这个委员会提起申诉,委员会将根据实际情况,对政府提出建议,并督促其执行。

       

      对于取消的两项利于推进条例实施的国际通行救济措施,是否是由于条例本身的“级别不够”所致,陈富智副司长给出的答案是“不太清楚”。至于能否恢复此两项设计,陈表示,这要经广泛征求意见后才能决定。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