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

Diigo newsmarks 12/22/2012

十二月 22, 2012
  • tags: f法规分析 h豁免 g公开义务主体的确定 x行政责任 w问责制 l立法建议 l立法者解释 x信息公开与民主

    • 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并没有把所有的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都纳入到信息公开的义务主体之中,新闻媒体或者公民在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时候,经常性地出现踢皮球的现象。
    • 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在权利义务的设置上,没有把政府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设定为义务主体,而是把政府信息公开当作一种特殊的“行政许可”,采取主动公开和申请公开两种模式,并且在政府信息申请公开的过程中,采用“分类管理”的做法,没有建立互联互通的信息传输渠道,这就使得许多政府机关在信息公开的过程中,把“不属于本行政机关公开”的情形作为拒绝公开信息的挡箭牌。这种把行政义务巧妙转化为行政权力的立法模式,不仅剥夺了公民的知情权,而且也使我国的政府信息公开制度流于形式。
    • ,根本没有考虑到政府信息不公开所造成的直接或者间接损失。因此,一些政府官员即使不遵守信息公开,也不会受到问责。一些政府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出言不逊,受到党纪和政纪的处分,但这与政府信息公开无关,只是与政府官员个人的沟通能力有关。
    • 法院往往只能追究政府信息不公开的“补救责任”,而无法追究政府信息公开责任人的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
    • 在立法的价值取向上,应当彻底摒弃将政府信息作为政府垄断资源的立法模式,把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的“申请许可”政府信息公开制度变为“通知履行”政府信息公开制度。换句话说,今后接到新闻媒体和公民的要求,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必须在第一时间公开信息。如果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不掌握相关信息,那么,应当承诺通过政府内部的互联网络在法定的期限内向提请人提供信息服务,不允许政府机关工作人员互相推诿
    • 政府信息公开法提高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效力等级,实际上就是为了强化执政的合法性

Posted from Diigo. The rest of my favorite links are her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